奇快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相进化 > 第一千零五章 上古真相
    “这……”

    出乎预料,厚重的大门推开后,第一时间看到的不是光芒万丈,更没有堆满仙药法宝,而是……满目的壁画!

    不错,正是壁画。

    巨大的宫殿四面墙壁之上全都是一幅幅人为烙印的图画,无论是壁画本身还是其中的内容,都弥漫着苍古的气息。

    秦长风无所谓失不失望,知道这些壁画被留在这里,就必定有其原因,于是平静地从左手边第一幅看了起来。

    这是一幅宇宙初生,混沌破开,三界分立的画面,而后第二幅内,三界中诞生了各自的无上强者,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上苍?!”

    帝楚天尊和玉奴同时惊呼出声,可见心中何等震撼,那画像中的强者虽然相貌模糊,但从其身上散发的独特威严与波动,却让他们第一时间就认出赫然全都是上苍的帝尊,只不过这幅画像中他们似乎还并不是那九天之上的境界。

    秦长风脸上古井无波,此时没必要太纠结为什么,因为答案极有可能就藏在后面的画卷中。

    果不其然,后面数幅画像内,上苍的强者们曾经和睦相处,坐而论道,一起携手探索上苍及上苍外的宇宙虚空,随手播种下一个又一个文明种子的同时,也逐渐发掘大道之秘,终于联手开创出了一条堪称圆满的修行之道,这便是上苍的真仙大道,他们借此登上九天,进入至高无上的帝境。

    真仙大道诞生,上苍迎来最辉煌的岁月,强者辈出,甚至又诞生了几名帝尊,三界皆灿烂无比,但随着修士增加却渐渐摩擦出了各种矛盾,以至最终互相征伐,三界大乱生灵涂炭,直至后来黯虚侵蚀,终寂之祸出现,三界才不得不联手对抗。

    终寂之灾神秘而无解,帝尊亦是无法,只能修筑长城阻挡黯虚侵蚀上苍,但黯虚之中诞生的强大敌人却越来越多,迟早有一日会超过上苍,将真实世界的一切都寂灭。

    为解此祸,上苍由此开始了漫长的探索之路,帝尊们在上苍外创造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和秘境,不断试验各种可能的修行道或神通,想要找出一条压制甚至彻底清除黯虚的可行之路。

    可惜的是,这些尝试诞生了很多璀璨的文明,却都无法威胁到黯虚。

    其中最璀璨强大的一个,就是曾经的原始神国,九大真尊个个强极大道,几乎可与上苍三界的帝尊争锋!

    然而可怕且无奈的是,随着神国崛起,造就一批至尊强者,黯虚内的终寂之力随之增强,甚至在不久后便接连出现力量与神国真尊类似的恐怖黯虚强者!

    这时,上苍帝尊们终于发现黯虚变得愈发可怕的根源所在,只要真实世界的强者越多,所造成的破坏与混乱越大,作为宇宙镜像暗面的黯虚便会随之急速扩张,直至有一日,必将反过来压制正面世界,从而将一切葬下,陷入永寂。

    如此一来,上苍之外的文明世界不但不能为上苍带来助力,反而会急剧加大压力,被一个个抹灭也就成为必然。

    尤其是原始神国,非灭不可。

    只不过他们发现得有些晚了,神国羽翼已成,冒然发动道战,上苍自身必然也会遭受极大损失,因此他们决定从内部将之瓦解,故意在其中散播出真仙大道的修行法门,但却只有开篇,给他们看到一点希望,却无法判断前方是光明大道还是绝路。

    这之后,就是原始神国的故事了,因为大道之争,神国真尊们果然开始自相厮杀,两大真尊出走,在混沌虚空中另外开辟一界,各自继续探索前路。

    上苍帝尊们高居几天,淡漠俯瞰,并帮助弱的一方,譬如帮落败的真尊掩藏行迹等等,在其中不声不响地推波助澜,只等双方两败俱伤后便现身结束一切。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失败真尊开创的新世界内,不但真的走出了一条同属于大道仙路,却与真仙道大有不同的修仙之道来,还自其中孕育出了一尊连帝尊都要惊悸,半只脚凌驾于帝境之上的存在,堪称宇宙禁忌。

    除了秦长风外,众人越看越是惊讶,每一幅壁画内都以神念蕴藏了大量信息,如玉简一般可以察看。

    就连帝楚仙君都没有想到,上苍背后竟然隐藏了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原来世界曾有那么多璀璨的文明与强者诞生,却又被上苍一一无情毁掉。

    “咦,这太初仙宗的仙帝宗主怎么看起来和你有点相似?”帝楚仙君惊讶地看向秦长风,发现壁画上那道雄姿盖世的人影与秦长风外表很像。

    当初道战时,帝尊自有帝尊的战场,因此上苍修士中,见过那位白衣宗主的人倒是极少。

    “大概绝代强者都有相似的伟岸与英姿吧。”秦长风很认真地解释道。

    帝楚仙君在心中暗自呵呵了一声,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后面的壁画吸引,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万古岁月出现两个长得像的人不足为奇,而且改变容貌对仙人而言也是易如反掌。

    神国的覆灭亦早已注定,只是并没有让上苍出手,就被复仇者发动道战覆灭。

    那个仙道禁忌创建太初仙宗,斩尽了神国真尊,虽然在第一次道战结束后因透支本源而陷入轮回,但最终苏醒,结合前世根基重修,走出了更强的路,那时若再面对神国真尊,不用再透支本源,也可将之尽灭了。

    这令上苍的所有帝尊都惊喜交加,惊的是有人似乎已经在修行之道上走到了他们前面,喜的是这让他们看到了自身极境前行,更进一步的希望。

    但无奈的是,这一切终究只是一厢情愿地妄想,他们不但没能突破自身桎梏,反而由于太初仙宗的崛起,令黯虚的力量再次暴增,几乎让上苍无法压制。

    结果,三界帝尊们不得不组建大军远征天界,准备以雷霆之势将以太初仙宗为首的仙道彻底抹去。

    唯有如此,才能令黯虚的力量维持在他们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接下来,一场史无前例的道战暴发,远古天界血海滔天,大道秩序都几乎被打崩,不复存在。

    上苍帝尊的战力,自非原始神国的真尊可比,太初仙宗内虽也有不少无上强者,但真正能在与帝尊道战占据优势的却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那位仙帝宗主,另一位则是背负仙剑,始终守护在其身边的白衣女子。

    秦长风曾经看到的,其一剑斩灭一尊地府帝尊的画面,也在这里再现,不过真实情况是,天界内首先有一名强者以同归于尽的方式重创了那位帝尊,才让她得手。

    道战开始后,壁画便接近结尾,从画面可以看出,虽然战斗十分激烈,双方各有胜负,但也还没到最激烈的程度,上苍只有地府的魔邪帝尊一人陨落,太古仙宗这边死的也大多数附属宗门的强者,自身并未伤筋动骨。

    可诡异的是,画面就此结束了,关于另外两名上苍帝尊如何消失,太古仙宗又为何被覆灭,整个宗门化为废墟的全都没有。

    “怎么没有了呢?”

    一向以稳重示人的玉奴都目光不甘,这些秘密或许并不会对他们的修炼有什么直接帮助,但来自修仙者的好奇本能,根本无法压制。

    唯有帝楚仙君突然变得沉默,一言不发,亲身经历过那场道战的他显然是知道答案的,只是看起了他并不想说。

    这时,不知从虚空何处,响起一道悠扬的女子声音。

    “后来战局僵持,没能如预料中的摧枯拉朽,上苍帝尊之间发生了分歧,有人认为一次又一次的毁灭其余文明,只会令真实世界陷入枯寂,永远无法真正诞生解除终寂灾祸的希望,而上苍也只不过是在自掘坟墓,一点一点亲手将自己葬下。这些帝尊主张停战,与太初仙宗联手抵御黯虚,并探索解决危机之法……

    与此同时,还有帝尊认为终寂不可逆转,一切皆已注定,与其毫无希望地反抗,不如顺从,主动投入黯虚的怀抱,如此纵然宇宙最终寂灭,他们也有机会在死寂中继续存在。

    两派争持不下,道战都由此暂停,但谁也没想到的是,上苍帝尊中竟有人早已成为黯虚爪牙,主动帮黯虚打开时空镜像通道,虚族十余尊帝尊将临。他们不惜生,不畏死,拥有帝境战力,却不在乎同归于尽,所造成的灾难无可形容……三方混战,天界破碎,上苍帝尊非死即伤,太古仙宗灭亡,仙帝陨落!”

    未知神秘女子的话,为壁画的故事补上了最终的结局。

    秦长风都随之倒吸了一口凉气,完全没有料到,这个故事后面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巨大的转折。

    原来仙国前身太初仙宗的覆灭竟也是与黯虚有关,其与上苍之间也并无想象中那样严重的血海深仇。

    “敢问仙子,那投靠黯虚的上苍帝尊可被找出来,或者已经被斩落?”

    这是秦长风眼下最关心的问题,并且在不知道说话女子身份的情况下,他保持礼貌,以仙子相称总不会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