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人间最得意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是熟悉还是陌生
    剑山的事情定了下来,但另外的大事已经生出,吴山河站在问剑坪看着远处的风景。

    虽说有梁亦这位沉斜山观主亲自前来与他讲了些事情,但他还是在等些别的。

    晨光落到了树木之间,剑山生起了些薄雾。

    吴山河穿着一件宽大的衣衫。

    上面一片素洁,绣着一柄小剑,上面用云文写了剑山两字。

    而且一头长发早已经认真的扎成了一个固定的发髻。

    这样的发髻让他的额头露了出来,显得庄重,但少了几分年轻的意味。

    只是人人都会渐渐失去年轻这两个字的,哪怕吴山河失去得太快了一些。

    等到薄雾散去,听见几声鸟叫之后。

    吴山河总算是接到了信笺。

    那是来自学宫的信。

    写信的人有着一手不错的字,看着中正平和,当然是一位大儒,但落款却并不是那位学宫掌教苏夜。

    只是某位学宫的管事者。

    剑山哪怕实在再如何不济,总归也是这世间唯一的剑道门派,就连梁亦都亲自前往,学宫那边却是如此,怎么会不让人多想些东西。

    但吴山河很清楚,学宫没有来人,便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

    至少比梁溪的态度要好。

    不过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毕竟之前在世俗里的争斗,好像怎么看学宫都算是吃了亏的。

    延陵不遵学宫号令,至今都没有什么动作,已经让学宫里的某些人很是生气,想来要不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便会有人上剑山了。

    吴山河看了信,微微一动念,便有无数剑气生出,将信粉碎。

    剑上的内容和道门所说大致相同,没有什么差别。

    这个局既然已经设好,便是不管怎么都要往里面走了。

    言乐来到他身后,看着这个年纪和他相当,但现如今却已经是剑山掌教的年轻人,神情复杂。

    他说道:“还有一封信,你为何连看都不看?”

    吴山河没有转头,“看了,便是乱,我为何要读?”

    言乐感叹道:“你不看,便不生乱了?”

    吴山河没有说话,实际上他知道言乐这句话很有道理,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言乐若有所思的说道:“要乱自然是先从人心先乱,人心要乱,自然便先得失望才是,若是他已经失望了,不管怎么说,都要乱。”

    “不过看起来,他还没有失望。”

    吴山河点点头,沉默了片刻,平静说道:“活下来。”

    说完这句话,他便朝着某处走去,剑山虽然定下来了,但还有很多事情要等着他去处理。

    言乐站在原地,想着是让我活下来,还是让我们活下来?

    仔细思索了很久,却没有答案。

    于是他说了个好字。

    ……

    ……

    说完这个好字,言乐便到了剑山脚下的那间破庙前。

    破庙里的塑像没了,但在吴山河成为剑山掌教之后,这里便出现了三个灵位。

    上面有三个人的名字。

    李扶摇这些时日便一直待在这里。

    言乐来到这里的时候,李扶摇正看着那几颗桃花树。

    却想着另外一个姑娘。

    言乐说道:“听说这些桃树是道种种下的。”

    李扶摇转过头来,说道:“是的,她很喜欢桃花。”

    言乐看着李扶摇,问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世间的年轻人,没有人不想知道叶笙歌是个什么样的人,当然,想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是为了想知道她是个怎么样的人而已。

    更为单纯而直接的原因是他们想超过她。

    很久之前,山河里就有了这么一种说法,叶笙歌走在前面,而离她最近的年轻人,只是能隐隐看到她的背影而已。

    这种说法,不仅仅是针对境界而有的感叹,还有些别的什么原因。

    李扶摇想起叶笙歌,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她的道心是他见过最为纯洁的一个。

    不是说因此她便很单纯,相反来看,她很聪慧。

    只是说她行事风格如此。

    当然修行速度也很快。

    甚至有些偏执。

    思绪太多。

    想了很久,李扶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有些事情,说不清楚。

    他轻声说道:“要是你运气够好的话,或者说这一次真有那么重要的话,你能见到她的”

    言乐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想对她出剑。”

    李扶摇看了他一眼,眼里有些奇怪的情绪,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言乐是怎么想的,但有些事情,真的无关勇气或者别的什么,就是很简单的境界差距。

    气氛一时间有些安静。

    李扶摇说道:“走吧。”

    言乐有些失神,现在离北海之行应当还有半年左右的光阴,若是御剑,要不了多久就能到,为何现在就要出发。

    李扶摇笑着说道:“不见得还能活着回来,趁这段时间不去看看别的什么风景,或是什么有遗憾的事情不去做一做?”

    听着这些话,言乐的神情变得很古怪,没有说什么话。

    心想着你们这对师兄弟说话都有些古怪啊。

    李扶摇没有理会他。

    只是抛出了腰间的青丝。

    落到剑上之后,李扶摇直了直身子,很快便有一道青虹划破天际,消失在云端。

    言乐抬起头看了看,还是追了上去。

    御剑在高空上,其实很不好受,需要用剑气隔绝罡风,以免被罡风吹落人间,这也就是为什么境界低微的剑士不御剑的原因。

    因为一边御剑一边驱使剑气挡在身前,真的很麻烦。

    境界低微,很容易出问题。

    李扶摇御剑已经有了经验,这一次也没有走错方向。

    在很快的时间便从剑山来到了洛阳城外。

    落在城外,把剑收回鞘中。

    李扶摇朝着城里走去。

    言乐御剑比他慢不少,但这会儿也是落到了他身后。

    抬头看着那座刻着洛阳城三个大字的城池,言乐一时间也是有些惊讶。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梁溪那座朝歌城才是世间第一雄城,但是李扶摇没有去过,言乐也没有去过,因此见到巍峨的洛阳城,谁都会觉得,这世间的城池也不过如此了吧。

    不理会言乐的失神。

    李扶摇往城里走去。

    洛阳城已经是盛夏,天气很热,街旁除去一些卖消暑小吃的小贩之外,没有别的什么人。

    李扶摇走在铺满青石的街道上,神情很平静。

    言乐跟在他身后,在四处张望。

    穿过几条街之后,便来到了一条小巷前。

    有两座宅院挨在一起。

    李扶摇指着那座门只是虚掩的小院,平静说道:“叶笙歌以前便在那里待过一些时日。”

    言乐抬头看去,还能看到院子里有几颗桃花树。

    长势极好,想来是有人常常打理。

    李扶摇说完这句话,便踏入了另外一座小院。

    小院里生出些响动,很快便有个妇人走了出来。

    她看着李扶摇,很快眼里便生出些泪水,妇人带着哭腔说道:“说好要回来,怎么一去便是这么久,你还真怕你爹给你找媳妇儿?”

    李扶摇一怔,随即想起了初春时节离开洛阳城的时候,自己好像是说过很快便回来,谁知道去过了万劫关,然后便去了太平城。

    然后到如今,都已经是盛夏时节了。

    想到这里,他有些歉意。

    对着妇人微微一笑。

    只是依然没有说话。

    自顾自便往院子里走去。

    妇人有些失神,然后看到了站在院门口的言乐。

    她试探的问道:“扶摇的朋友?”

    言乐显得有些局促,轻声喊道:“伯母。”

    妇人脸上的笑容渐渐生出,想来是极为开心的表现。

    李扶摇不知道这些,他已经走到了院子深处。

    又是几个月没见,院子里的布局又大了一些。

    自从先后出了两个剑士之后,李家便隐隐有了些底气,之前翻新过一次,等到李扶摇离开洛阳城之后,李父不知道是生出了什么别的想法,就又把院子扩大了一些。

    甚至在院子弄出了一方假山。

    李扶摇没有想过,但见到了也不见得会失望。

    李父要做什么,只要不是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便一定会有人满足他,这一点毋庸置疑。

    走过很长一段路。

    李扶摇在一处凉亭前看见了李父。

    他正在读某本书,身旁有一块不小的冰块,用来消减暑意。

    李扶摇走进凉亭,在他身后不远处坐下。

    看着他鬓角越来越多的白发,李扶摇注意到李父的背已经有些佝偻。

    他今年三十有余,算来李父快要是个花甲老人了。

    或许活不了多少年了。

    这让李扶摇有些感慨。

    生离死别,都是离别,想来也避免不了。

    李父没有转头,已经知道李扶摇到了这里。

    他问道:“回来了?”

    这是句废话,但想来很有意思。

    李扶摇嗯了一声。

    李扶摇把手搭在李父的背上,轻轻用剑气替他梳理着经脉,活络气血。

    李父不自觉的便哼了一声,转过头来的时候,脸色很是红润。

    李扶摇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下一刻李父便问道:“你什么时候娶妻?”

    这当真是没有半点铺垫,直白到了极致。

    李扶摇有些尴尬的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