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海商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借力打力
    在座的几个人都是凤阳事件的亲历者,况且担心护祖派和空空道门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会掠走他们逼问口供,毕竟当初发生了那桩惊天动地的事情,这两个门派一定会千方百计地查明真相。

    况且本想这是一次与各门派摊牌的机会,不曾想江湖上居然还有一个公约,要给皇上面子,不在京城搞大规模争斗。照这么说,倒是他多虑了,那些人回来可能是休养生息,并非冲着他而来。

    他们两派先是在凤阳大伤元气,然后追赶小君上万里,不可能损失不大,最后被骗入海外,最后能回来的一定都是功夫最高的高手,一般人可能都死在海外了,就是回来估计也是九死一生,必须重新修整。

    慕容嫣然带着九娘回去了,剩下三人开始喝酒。

    “小君,你没有危机感吗?”况且问道。

    “危机感?那是什么东东?”

    “就是感知到危险的临近啊,那些人真就会老实了,不会再兜着你屁股追杀上万里?”况且喝着酒问道。

    “当然会,那是不用想的,不过我这次忽然有种感觉,那些人现在是不是把目标对准你了,那样的话我也就没有危险了。”小君哈哈笑道。

    “我说你损不损啊,这不是嫁祸东吴吗?”况且并不害怕,怕也没用。

    “跟我有嘛关系,又不是我要这样的。怎么样,你可是危机感十足吧?”小君笑吟吟道。

    “的确有危机感,可是我一点也不怕,不知道为啥。”

    况且承认,听说这护祖派和空空道门进入北京城,他的确蓦然间感受到了危机,那些人没有一个好相与的,自己却可能要面对一堆。

    他这里能指望的也就是慕容嫣然和小君,对上那样的高手,周鼎成和九娘都只能沦为看客,他当然就必须是主要受害者了。

    “不如我出去放风,就说你是先皇的私生子,证据确凿,他们是不是就不敢动你了?反正坊间也有议论。”小君做了个鬼脸,嘻嘻笑道。

    “胡闹!”况且气得要命。

    周鼎成啥也没说,只顾哈哈大笑,豪饮了一大杯。

    春暖花开,栀子飘香,本来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现在却被这条坏消息大煞了风景。

    况且想动起来,却找不到好的办法,他也没法找到那些护祖派的人都藏在哪里,不然真的会带人挨家挨户做一次拜访,就是不动手也得先混个脸熟啊。

    至于空空道门的人他就不做此想了,根本找不到,除非小君下大力气找,可是让小君对自己原先道门的人下手,应该还是有很大的心理障碍吧。

    “白莲教的余孽进城了,有几个大人物。”况且一早去了锦衣卫总部找到刘守有,告诉他这个消息。

    “消息准确?”刘守有神情一振。

    “当然,有人亲眼看到了。”

    “好,知道都是哪些大人物吗?”

    刘守有不怀疑消息的准确性,那三个刺客的消息就是况且提供的,可惜他没能亲手抓住,还是让况且立了大功,当然他也得到了皇上的嘉奖。

    “详细的情况还不知道。”况且摇头。

    “好,我把所有人手都派出去,尽快查明白他们的踪迹,来个一网打尽。九门提督和顺天府那里我也通知一声。”

    “算了,咱们自己动吧,听说这两个衙门里跟他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况且委婉道。

    “哦,对对对,咱们自己来。宫里我也说一声,让他们再加派人手过来。你怀疑的有道理,上次张开大网抓捕那三个刺客,却让他们凭空跑掉了,我还奇怪着呢,你这一说倒是对上了,那两个衙门可能真有嫌疑。”

    白莲教是朝廷的死敌,锦衣卫缉查他们当然是职责所在。

    况且只是练兵了,还没有这方面的专业人才,这次缉查的事只好让刘守有行动,至于功劳什么的他当然不想,他要的只是抓住白莲教这根线,把护祖派的人顺藤摸瓜牵进来。

    他倒没有怀疑护祖派的人跟白莲教有牵连,只是不这样的话,没法兴师动众的做事,只要能抓到一些白莲教的人,他就有办法把护祖派的人牵连进来。

    到了锦衣卫的地头,说你有罪就是有罪,没罪都是罪,人人都有罪,怎么就你没有?

    跟刘守有交代完后,他就去了大校场练兵,戚继光已经回到了蓟镇,那里形势也变得有些紧张了,他得回去镇守边关防备万一。

    所幸该传授的训练方法都已经传授了,现在就是按照戚继光教的办法日益训练。

    上午演练的是骑兵冲击一字长蛇阵。

    担任骑兵冲击的是两府精兵,他们的任务就是突破一字长蛇阵。

    在一片开阔地上,两府精兵发起冲击,四百多匹马践踏在地上,如同雷鸣一般,声势骇人。

    这种骑兵的短促冲击对于步兵是最难防御的,当年岳飞创建的拐子阵,就是选择勇敢的步兵冲到马的前面,专门用大砍刀砍马腿,马腿断了,马背上的骑兵自然就摔下来,到了地面上,骑兵的战斗力就不如步兵了。

    听上去容易,可是盯着骑兵的巨大冲击力滚身到快速行进的马匹前,特别危险,可以说是命悬一线,真的需要巨大的勇气不怕牺牲的精神。

    这种战法让况且想到那些拿着*包、集束*冲到坦克前炸坦克的情景,其实真还差不多,都是舍命突击敢死队的活儿。

    不过戚继光改进的一字长蛇阵经受住了考验,把两府骑兵生生给顶住了。这当然也是用的骑兵数量少,骑兵只有四百,一字长蛇阵却用了三千人。

    数量上虽说差了七倍多,但是如果不是使用阵法,三千步兵真还未必能抵挡住四百精锐骑兵的冲击,骑兵一个军团也就是一万人上下,步兵却可以编成十万人,二十万人。

    塞外游牧民族的精锐骑兵几乎从未超过过五十万,太多就供养不起了,而中原帝国的兵力却可以达到两百万,可是历史上中原帝国对塞外的战争大多采取守势,而且还败多胜少,就是因为步兵跟骑兵交手时毫无优势,必须采用阵法才能减少损失。

    如果不是因为这点,历代也就没必要花费无数的人力物力不断地修筑加固长城了,单比兵力的数量,中原帝国的兵力总数始终都能占据绝对的优势。

    两方演练完毕,又都归队站好队形,他们这种实兵对抗演练已经开始一阵子了,今天主要就是演练给况且检阅。

    “嗯,还不错。”

    况且点头道。他看得出来双方都非常卖力地演练,就跟实战差不多,没人故意防水,也没有人弄虚作假。

    “大人,我们的人太少了,而不是我们不够强。”孙虎抱委屈道。

    “你委屈什么,这只是检验阵法抵御的强度,又不是检验你们这些人的能力。”况且道。

    孙虎听况且这样说,才满意地笑了。

    最近一些日子,两府精兵总是受那些步兵嘲笑,说他们名不副实也不过如此,真要打起来,他们完全可以吃掉两府精兵。

    两府精兵自然反唇相讥,说是人数上不成比例,要是一比一的话,什么一字长蛇阵,肯定被他们冲击的七零八落。

    况且也听到这些言论,没有理会,这些步兵都是学员,以前被两府精兵修理的很惨,也应该让他们出口气了。至于两府精兵的怨气,他根本不理会,人不能总占上风,吃点亏有好处。

    随后还是对阵演练,各种阵法结合、各种阵法对抗,步骑结合,步骑神机营结合等等,况且最振奋的就是看到步兵、骑兵还有神机营的火铳手火炮都配合在一起的阵势,的确有无敌的气势。

    三个火枪手?呵呵。

    火枪手是不是就是这样的火铳手?他觉得应该是如此。

    在那个时代,欧洲列王都在彼此征战不休,火铳虽然大量使用,比例应该还是不大,更多的可能也是大枪长矛和弓箭手,火铳手也就格外荣耀,被美称为火枪手吧?

    什么枪骑兵,龙骑兵的,应该还都是使用长枪的骑兵,过后才慢慢都有了火铳乃至后世的马枪。

    况且一边看着,一边遐想着,思绪从北京城郊跨越到了当时的欧洲,可惜他对这个时期的欧洲史并不熟悉,不是他看书不多,而是这个时期的欧洲史不仅很乱,而且造假现象严重,有不少都是后世伪造虚构出来的历史。

    如果全国的军队都拥有如此的装备,如此的阵容,又当如何?

    可惜,这只能是幻想,每年的国库收入,就是什么都不干,也只能供养十万这样的部队吧。塞外的精兵一般也就是十几万不到二十万,不仅是人口基数的限制,更是财力的限制。

    一般来说,十个人供养一个兵是比较恰当的比例,如果非常时常,可以增加一倍,也就到顶了。大明朝两千万人口,最多也就能供养两百万的兵力,但要精良还是做不到。

    看到自己拥有的力量,他心里有了底气,他甚至有些不明白戚继光为何还是一点不看好自己将来的任务,难道倭寇海盗真的那么难打?能把自己如此精良的军队吃掉?

    现在他的左右雁翅排开两行刀斧手,刀手佩戴的还是绣春刀,斧手还真是佩戴着金色的小斧头,况且最初看到时有些啼笑皆非,这不是上海滩上的斧头帮吗?

    虽说他看三国等历史小说,都说军营里都有刀斧手,实际上真的有没有他也不知道,这事他没问过戚继光,可是即便有执行军法的行刑人员,也不一定非得用刀斧吧?尤其这些金色的小斧头,挥舞起来观赏性远远大于实用性。

    当然这些刀斧手也是发给了真正的大斧头,而且还有十对斧钺,据说是以后立军门要用的,还有长戟,也是插在军门的大门上,所以军营的大门又叫戟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