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九星毒奶 > 489 两开花
    为血战骑士盟主加更赵文龙站起身子,静静的感受着这场瓢泼大雨。

    而那永远斗志昂扬的眼眸,却也渐渐的黯淡了下来,只听到赵文龙轻声喃喃着:“很强的大范围输出星技。”

    滂沱大雨中,无人能够幸免。

    后明明一手扶住了额头,不声不响、不言不语。

    雨水很好的掩盖了她脸上淡淡的泪痕,不知道她在这场雨中回想起了什么。

    伤泪的功效,不仅仅是燃烧目标的生命,更可以促使目标的情绪低落。

    低落的情绪,大概分为几类,无非是常见的那几种。

    但每个人处理低落情绪的方式不同,有的人是真的伤感,直至自闭。而有的人,却是心中充满了怒火,他们愤怒、他们反抗,他们要报复!

    在这场滂沱大雨之中,江晓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里是帝都星武,黑岩山是帝都星武学生们最常进入的异次元空间。

    那么拥有“黑炎惧”星技的学生有多少?

    而黑炎惧可是被动星技,无需主动开启,主动开启的,是前置星技“黑炎”。

    从观众席上有多少人身上冒起了黑色火焰,就能知道有多少人拥有激烈的反抗之心。

    这还仅仅是黑炎一系的反伤类星技,其他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星技更多,统统都灌到了江晓的身上。

    只见江晓的身上突兀的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颜色,黑的白的红的黄的......石块、泥土、草藤、冰霜、冰块、电流、电球、火焰、龙卷、风刃......甚至他身子周围还有淡淡的阴影!

    各式各样,五花八门!

    这个世界,

    请你睁眼看看我!

    我才是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男人!

    ......

    钻石级别的忍耐又立功了!

    立功到什么地步?

    江晓几乎是与全校为敌,但他依旧没有昏死过去!

    好吧,这样的说法有些夸张,毕竟并不是每个师生都有报复心理,更多的人,还处于伤心难过的状态中,和江晓一样,在大雨之中红了眼眶。

    江晓迅速收回了伤泪星技,却是痛苦至极,身体上的打击到没什么,心灵上的打击才是最致命的。

    早在江晓对方孝赶尽杀绝,扩大雨幕范围的时候,他就取消了眷恋光环,毕竟人数太多了,江晓怕自己被生命力给灌死。

    所以,此时的江晓,身体被各种反伤,脑袋更是快爆炸了,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在江晓的脑袋里充斥着。

    唯一的好处就是...悲伤这种情绪在大多数激烈的负面情绪中,实属“弟弟”,江晓也不用再去向二尾讨要爱的抱抱......

    小皮爸爸,终于还是被全校师生制裁了!

    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被制裁的彻彻底底。

    观众席上一片哀嚎之声,裁判席上也好不到哪去。

    黎亮一手捋了捋自己头顶的几缕头发,声音无比低沉:“江小皮,获胜。”

    江小皮赢了!

    他第一个获得了代表帝都星武参加国家队选拔赛的资格!

    但是却没有人欢呼庆祝,反而是一片低声啜泣的哽咽声音......

    至于方小跑...他早就出界了不说,而且是有意出界,没想着怎么返回赛场,甚至跑向了观众席,这种逃兵、懦夫的行为,被直接判负。

    “吼!”

    “嗷!”不知从何时期,一连串的嘶吼声从观众席的各个方位传来,各种各样拥有振奋人心星技的学生们终于回过神来,开始发力。

    甚至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太阳”,让大家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取代了早已经消散的乌云,温暖的光芒照耀着所有人,滋养着人们的心神。

    不知何时,被冰封的江晓视线中,在面前那湿漉漉的草皮上,出现了一双短筒的黑色马丁靴。

    她俯下身,心疼的揉了揉江晓被冰封成冰块的脑袋,然后一手中冰霜旋涡席卷,撕碎了绿色的草藤,敲碎了禁锢着江晓的石头和泥浆......

    在这杂七杂八的星技之中,韩江雪个人作业了起码30余秒,最终手中火焰弥漫,融化了被冻结在土壤里的江晓,努力将江晓拽了出来......

    她一手搀着他的肩膀,将他扶了起来。

    江晓脚步虚浮,身子像是打摆子一样,也不知道是冷是热,依偎着韩江雪的身子,一步步的退场。

    精神未崩,甚至还能走!!!

    给你一个这样级别的钻石大忍耐,你怕不怕!

    韩江雪轻声说道:“你不该扩大雨水范围,他被你赶出场,就已经是输了。”

    浑浑噩噩的江晓,似乎是说出了心里话,如果是平日里,他也许还会皮一下,给自己找找借口。

    只听到江晓说道:“的确是,失误,我想,移动,没想,扩大一,但是,扩多了......没控制,没不好,好范围。”

    江晓不仅说话断断续续,甚至词语都是颠三倒四的。

    被各种各样的星技反伤的,差点变成智障......

    但是韩江雪却大概听懂了江晓的意思,情绪同样不好的她,默默的搀扶着江晓退场,却并不是观众席,而是直接向球员通道走去。

    韩江雪虽然情绪低落,但是她是有理智的,她真的害怕等全校师生们回过神来之后,上来围殴江晓......

    韩江雪扶着江晓,汇合了夏妍和其他世界杯队员,为江晓保驾护航,直接返回了夏妍在校外的家中。

    不过在护送江晓的过程中,武耀监守自盗,有数次想要踹江晓,都被宋春熙制止了......

    回到半山枫林小区,众人待了一会儿之后,便纷纷起身告辞。

    韩江雪和夏妍也舒服的洗了个澡,换好了干净清爽的衣物,至于江晓...自从进屋之后,就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这一觉,江晓睡到了大半夜,最终几发祝福,终于是搞定了一切。

    而在下午时分,各个媒体已经传疯了。

    “震惊!毒奶江小皮终显校霸本色,拎刀狂砍帝都星武第三把交椅!”

    “一刃一祝一场雨,一逆一默一瞬移!世界杯,你准备好了吗!?”

    “全国总冠军,16年总决赛最有价值学员江小皮,向全国高校莘莘学子发送强有力信号!国家队,有我一席之地!”

    “毒奶驾到,留个位置!单排王者,效率上分!”

    ......

    江晓本体陷入熟睡,那边的九尾却是能够更加集中注意力,杀伐果断。

    什么叫两开花?

    江晓成功获得了帝都星武大学的推荐资格。

    九尾,在这一天中,同样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这支尾羽队,在路上捣毁了4座开在地球上的厄夜山圣墟,就在刚刚,他们捣毁了第五座厄夜山圣墟!

    而且这一座圣墟的意义非凡,因为,这座圣墟盛开在了一座城镇之中!

    圣墟开在城镇里?伤亡会有多少?

    唯一比较庆幸的是,金红烛火都很友好,不会主动攻击人。

    呃...当然,哪怕是它们会攻击人,人们也不疼,就像是被果冻撞了一下,你可能连动都没动,它自己就弹开了,所以......

    而九尾面临着和金红烛火一样的处境,都是弟弟。

    九尾作为诱饵,没有任何星技,纵然一身刀艺通天,但却没有爆炸输出,无法引起空间震荡,所以无法关闭圣墟大门。

    哪怕是九尾找到了圣墟,也只能无奈的看着,跟金红烛火一样,哪怕是被人抱在怀里捏脸揉脑袋,也只能默默的忍受,毫无反抗之力。

    九尾和殷妮已经形成了固定的组队模式,在寻找圣墟的过程中,斐薛单独一组,二尾更是不需要帮助,所以九尾选择了殷妮共同任务。

    他们配合着当地警察,以及后赶到的凯旋军,共同摧毁了在城东的圣墟。

    由于这座圣墟开在了城镇里,所以尾羽队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帮助城市中的部队开始杀虫子。

    这一“剿灭害虫”的任务持续了大概20分钟,便顺利完成,足以见得华夏各个军方的实力!

    而就在尾羽队再次集结,准备开车离去的时候,有一个小家伙找上了九尾。

    “圈圈大哥哥!”稚嫩的童音引起了尾羽队众人的注意,九尾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了一家四口正在街对面的店面中,隔着窗户,对着江晓招手。

    不是摆手道别,而是招手呼唤。

    这不是自己刚刚解救的一家人么?

    最初,在九尾驾驶着军车入城之后,第一时间听到了街道旁店面的呼声。

    九尾二话不说,停车直接冲了进去,宰了两只金红巨虫,也没等这家人道谢,也没打招呼,直接就和殷妮继续寻找圣墟去了。

    发生了什么?

    有漏网之鱼?

    九尾急忙跑了过去,尾羽队众人随后追了上去。

    刚刚跑进这家餐馆,这一对中年夫妻抱着两岁的孩子,对尾羽队众人不断的开口道谢。

    而刚才那个呼唤他的七岁小孩,似乎有些害羞、也有些害怕,已经躲到了父亲的身后。

    九尾皱了皱眉,对方道谢很正常,但自己有任务在身,还有更多的圣墟等着他去摧毁。

    就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中年丈夫的腿后,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露出了小脸蛋:“圈圈大哥哥!”

    九尾:“......”

    他佩戴的面具到真的是一圈一圈的......

    “这个,这个给你!”小男孩鼓足勇气,奶声奶气的喊道,从父亲身后站了出来,怀里还抱着一只金红烛火。

    不,不是金红烛火,应该是...黑白烛火。

    众人都愣住了,这是啥?

    别的烛火都是彩色的、金红色泽的,你为啥是黑白的?

    只见那黑色半透明的皮肤之中,流淌着白色的星力,小家伙烛眸是白色的火焰,头顶上燃烧的同样是白色的火焰。

    有些炫酷,也有些诡异。

    小男孩噘着嘴说道:“这家伙和其他的不一样,爸爸说我不能留下,要交给你们。谢谢你救了我们一家人。”

    说着,小男孩跑了过来。

    九尾蹲下身子,从他怀里接过了黑白烛火,面具之后的眼眸微微错愕。

    他又不是没去过上层维度,当然知道高等级的同类生物是什么样的。

    上层维度的白鬼只是在体型上有巨大的变化,配色上却是没有改变的。

    这个“黑白烛火”......

    这是变异了?

    闪光神奇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