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世界调制计划 > 第66章 惊世骇俗的新潮打扮
    “也喜欢啊,只是现在更喜欢了。”栀儿嘻嘻一笑答。

    “呵呵,你这个鬼精灵,嘴巴还真甜啊。”孟潇潇也笑了,看着栀儿说“看你这么喜欢吃,我决定中午给你做更别样的东西,你以前肯定没有吃过。”

    “小姐,中午你还要做什么”栀儿眨着圆圆的眼睛问,现在她已经全然相信,自己这个从前娇滴滴的小姐,现在能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米茶,中午我们吃米茶。”孟潇潇说。

    “米茶是什么呀”栀儿果然没有听说过这名字。

    “米茶,顾名思义,就是用米煮的茶。现在夏天吃米茶最好了,解渴防暑,兼能营养充饥,比稀饭好吃多了。”孟潇潇解释着说道。

    “哇,小姐,你知道的可真多。”栀儿惊叹地叫了一声,她现在看着孟潇潇的眼神,简直就是崇拜。

    “呵呵,不过是最普通的东西罢了。”孟潇潇淡淡一笑。

    米茶这东西,就是把米放在锅里不停地翻炒,炒熟了铲出来,将米晾凉。然后像煮粥那样,多加些水,用大火煮到米开花,一锅米茶就煮好了,既可以热饮,又可以放冷了食用。

    在没有穿越过来之前,一到了夏天,孟潇潇最爱煮米茶吃了。现在到了古代,以前在将军府没有机会展露手艺,如今却要自己开火做饭,大可以尽兴发挥,她当然想把从前会的那些都用上。

    反正现在的生活这么无聊,在这封建社会的王府里做一个挂名王妃,也不可能有什么更高更新的追求,有空就多研究研究美食得了。

    吃完了早餐,栀儿收拾碗筷,孟潇潇回到房里,找出了针线剪刀,准备给自己改良两套现代版的夏装。

    这个念头是她昨晚在萧墨轩那里做卫生时,把袖子和裤腿卷那么高,突然灵机一动想到的。

    孟潇潇本身就很怕热,现在每天穿着这种累赘复杂的古代长裙她真是苦不堪言。

    昨天那时她突然想到自己可以把这些罗里啰嗦的古装衣服改一改的,改成现代夏装那种简洁的样式,这样她穿着就凉快多了。

    说干就干,孟潇潇兴冲冲地开始忙起来。裁裁剪剪,缝缝绣绣,不一会儿,一套现代化的短袖短裤就做好了。

    她当下脱了长裙,换上这套短短的衣装,顿时感到神清气爽,人舒服了很多。

    走到铜镜跟前一看,自己穿着这种半古半今的衣服还真好看。那在古代长裙里束缚了多日的胳膊和小腿终于可以露出来透一下气了,这感觉真是爽得不得了。

    为了不至于太惹眼,孟潇潇只剪去了一小截衣袖和裤腿,胳膊和腿并没有露得很多,就像现代比较保守的人穿的那种中袖中裤一样,这样既凉快又不是很暴露。

    可是尽管只露了一点点,她玉藕般的臂膀和小腿映衬着薄薄的衣衫,还是显得那么风姿绰约,生动诱人。

    孟潇

    潇今天才发现,原来自己身上的皮肤竟然这样美丽。莹白无瑕,像绸缎那么光滑,透着奶油般的光泽,令她自然而然想起在书上看到过的一个词语肤如凝脂。

    也许这么美的皮肤不是她本来的,而是从前那个孟潇潇留给她的。但是不管怎样,她现在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美女。

    孟潇潇自己都觉得赏心悦目,对着镜子左顾右盼,越看越喜欢,越看越佩服自己聪明。

    “啊小姐你怎么穿成这样天哪,你从哪儿弄的这身衣服啊”栀儿推门进来,顿时如同看到怪物一样惊叫起来。

    “你乱叫什么呀这是我自己改的衣服,你看这样不是凉快多了吗”孟潇潇轻轻瞪栀儿一眼,做了一个优美的旋转动作,热心地说“栀儿,把你的衣服拿两件过来,我也给你改改这样的穿。”

    “啊不不不小姐,我不穿这样的”栀儿连连摆手,脸色都变了,生怕孟潇潇真的强迫她穿。

    “瞧你吓得,栀儿,这衣服穿起来又凉快又方便,又不要你自己动手,我做好了给你穿,你还不要,你可真不会享受。”孟潇潇摇摇头笑道。

    “小姐,这衣服再好,我也不能穿啊。还有,小姐自己也不要穿了吧,不然,不然”栀儿说到这里,吞吞吐吐说不下去了。

    “不然怎么”孟潇潇眨眨眼睛问道。

    “不然人家看到了会说,会说小姐不正经。”栀儿支支吾吾的,还是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有这么严重吗”孟潇潇蹙了蹙眉,慨然发出一声长叹“唉,我就知道古代人的思想不是一般的封建保守。老实说,我也没有准备出去穿,只是在这里穿一下,就我们两个人看到。”

    “可是,小姐,万一有人来了呢,被人看到,那真是很不好啊。”栀儿不无担忧地说。

    “呵呵,栀儿,我们这个不受王爷待见的地方,会有谁来啊大家有时间都会去翠竹苑讨好青青吧,没有谁会顾着来我们这里的。”孟潇潇不以为然地笑笑,接着说“栀儿,你别担心了,没事的,我到别处会换上那麻里麻烦的长裙。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我想让自己舒适一点,就算我的家居服好了。”

    “那如果被王爷看到小姐穿成这样,王爷也会不喜欢的吧。”栀儿还是觉得不好,因为孟潇潇这样的打扮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

    “王爷他应该也不会来的。再说,我自己高兴这样穿,管他喜不喜欢呢”孟潇潇怔了怔,语气有些迟疑。

    她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喝醉了酒,竟然在这里搂着自己睡了一夜,心突然跳得不平稳起来,白皙的脸也微微的泛红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孟潇潇又赶紧说“走吧,跟我先去厨房里把米炒出来,米炒熟了要放凉了才能煮米茶。”

    “小姐,这衣服真的很吓人啊,你还是别穿了吧,露了那么多”栀儿还想劝说孟潇潇,在她看来,小姐这样肯定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