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诸天时空行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荀子的眼光
    昔年,吕不韦权倾天下,连秦王政都称呼他为仲父而不名,执掌秦国上下,几近无冕之王。

    但最后的下场是什么?

    一杯毒酒了账!

    听到荀子对李斯未来的判断,嬴子和不无惊诧的看了这个老家伙一眼,不得不承认,老家伙的眼光很毒。

    居然一眼就看出了李斯未来的结局。

    一点都不错,李斯正因为对权势太过热衷,以至于被赵高玩弄于鼓掌之间,最后落得一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心思转动间,嬴子和又是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盘之上。顷刻间,刚刚活过来的大龙就陷入了四面楚歌之境。

    “荀子先生,你又输了!”嬴子和双手放在棋盘上,轻笑道。

    荀子看着棋盘上已经再无半点活路的大龙,悠悠一叹,道:“殿下,你赢了。”

    “我们再来!”

    七盘,这已经是第七盘了!

    在这七盘棋中,荀子一次也没有赢过。

    可屡战屡败,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战意,一巴掌拍打在了棋盘之上,摆放在棋盘上的无数黑白棋子尽数飞起,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拨动一样,分别落在了两个棋盒内。

    没有任何一颗棋子,放错地方。

    这位儒家辈分最高的长者,武功修为远远比他人想象中要更加的高明!

    嬴子和两根手指落在了黑棋棋盒之中,捏出了一颗棋子,落入棋盘上,最中央的天元之位。

    “既然先生有意,那晚辈岂敢不奉陪?”

    “哈哈,”荀子听到这句话,大笑出声,“既然太子殿下愿意陪老夫这把老骨头下棋,那就最好不过了。”

    “听说,太子殿下有意重新修订一部律法,广邀百家学者?”一老一少,下棋的速度非常快,一颗颗棋子不断落在棋盘之上,发出了一声声清脆的脆响。

    荀子一边下棋,一边问道。

    嬴子和笑着点了点头,道:“先生所言不差,晚辈的确有这个心思,穷则变变则通,昔年商鞅变法之时,何尝不是讲究变化。”

    “如今,我大秦已经取得天下,这陈腐不堪的律法,也到了变一变的时候了。”

    “呵呵。”荀子一记白棋落在大龙龙睛之上,整个棋盘局面登时有画龙点睛之效。

    口中轻笑,“想要召集百家学者修订一部规范百家作为,甚至是稳固帝国江山的律法,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嬴子和颌首道:“的确不简单,所以本太子必须先处理一下蹦?挺欢的小猫小狗。”

    “小猫小狗?”听闻嬴子和对那些反对帝国的势力的评价,荀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太子殿下倒是豪气。”

    “恐怕他们自己不会这么认为!”说到这里,荀子手中的棋子微微一顿,过得数息,才落在棋盘上。

    “也许其他人算不上什么,但殿下不要忘记一个人!不,应该是一个神!”

    说这句话时,荀子两根枯瘦的手指颤栗,卓然的眼睛深处,划过了一丝发自内心的恐惧。

    就好像,他也在为自己提到的那个人感到恐惧。

    “那个人,本太子自然没有忘记!”听荀子提起那个人,嬴子和面色微变,一字一句道。

    这一刻,这往日里一直给人轻佻感觉的帝国太子,神情凝重,再无半点懒散。

    “那就让老夫拭目以待!”荀子沉声道。

    “很遗憾,先生你又输了!”在超脑这一息之间最少也能运算几十万次,甚至是上千万次的智能生命的运算之下,荀子即使棋艺再高十倍,也不可能是嬴子和的对手。

    又是一枚棋子落下,大龙再一次被绞杀!

    这盘棋刚刚下了数十手,胜负已分!

    “哈哈哈。”再一次失败,荀子全然没有半点失落,大笑出声,笑声洒脱自在。

    “殿下,很多人都说,你是一个貌似傻瓜,实则很可怕的人,本来老夫还不相信,可现在老夫相信了。”

    “多谢先生夸奖了。”嬴子和一动不动,然面前棋盘之上的所有棋子已经尽数飞起,落在了棋盒之中。

    如果说,刚刚荀子一掌之间将所有的棋子尽数分开,恍若有一只大手在拨动。那嬴子和的这一手,就像是以无形之力操弄,所有的黑白棋子落在棋盒中,恍若倦鸟归林。

    单论内力,意境,年不过弱冠的帝国太子,还在荀子这位儒家宗师之上!

    如此年纪,有如此武艺,委实是让人可敬可怖!

    ………………

    “微臣拜见太子殿下。”正如荀子的到来一般,他的离去也无人发觉,整个人就是那么走下去。

    然整个海月小筑之中,无论是嬴子和身边的天幕杀手,还是钟离昧等人,甚至是雪女这等高手,明明这个人就那么从他们的面前离开,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

    而待得荀子离去不久之后,天幕完全化作了漆黑,一颗颗晶莹如宝石一般的繁星点缀在了漆黑的天穹上,是那么的美丽。

    一名刚刚赶到桑海城的帝国高层,来到海月小筑之前,拜倒在嬴子和的面前。

    一身深蓝色官服,脸颊修长,颌上与下巴上留着性感的胡须,双眸湛然,三千漆黑长发以铁冠扎起。

    顾盼之间,颇有几分荀子的风采。

    嬴子和懒散的躺在软塌之上,双眸半睁半闭的看向拜倒在自己面前的李斯。

    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咸阳城,但再次见面,已经到了这桑海城。

    “丞相客气了,请起。”嬴子和伸出一只手,涌动无形力量,将李斯自木板上搀扶起来,口中客气的说道。

    “礼不可废。”见嬴子和并没有在自己的面前拿架子的意思,李斯眸中划过一丝满意,口中这般道。

    嬴子和吐槽道:“要是真的礼不可废,那丞相大人干脆跪上一天好了。”

    “呃!”李斯听到这句话,顿时被堵住了,不知该说什么的好。

    “太子殿下,请不要说笑。”默然半晌,李斯才无奈的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

    嬴子和笑了笑,道:“也对,和丞相大人,的确不能乱开玩笑。为难父皇的股肱之臣,这可不好!”

    说话间,星辰一般的剑眸深处,浮现锐利神光,落在李斯的身上。

    李斯半跪着坐在嬴子和的面前,身躯发寒,汗毛竖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