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宗明天下 > 第1531章 产业
    “陛下,臣当时向朝廷奉献出臣家中祖传的一种腌制菜蔬的法子,被加封为羽林左卫世袭百户,得以入军中。”听到允熥的问话后,李治良缓缓说道。他当初进入军中的方式说不上不光彩,但毕竟很奇怪,他不大愿意对任何一个人说。可面前之人是皇帝,而且还是当年加封自己为世袭百户的人,他当然不敢隐瞒,只是出于习惯说话仍然慢吞吞的。

    允熥愣了愣,隐隐约约似乎想起来一些事情,但仍然十分模糊,不由得又问道“爱卿是何时被加封为世袭百户?”

    “建业六年,陛下。”李治良又道。

    允熥还是没想起来,好在这时卢义已经返回,将找到的资料递给允熥,脸上带着一股奇怪的表情。不过允熥很快就不在意为何他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了,因为他自己脸上显现出同样的表情。

    “竟然是当年朕出宫转悠,偶然遇到这人,听说他们家中的店铺卖一种十分特殊、能许久不坏的腌制菜蔬,一时起了好奇之心就问问,还买了些尝了尝,觉得口味十分接近后世的榨菜;而当时正要出兵攻打安南,允熥需要这种榨菜来为将士菜蔬,所以将制作方法征为国有,李治良当然不敢不从;但又出于朴素的保护知识产权的观念,觉得应该给予李治良一点补偿,但他当时也没心思琢磨如何给一个平民补偿,就随口加封了世袭百户。前几日吩咐卢义找出这人的履历时只略微瞧了瞧他的年岁与升迁,没发现异常就没有继续看下去,却原来是当初朕一时兴起随口吩咐,才得到最初的官职。”允熥低声自言自语了几句。

    搞清楚了这一点,允熥颇有啼笑皆非之感。一个因为交出榨菜制作法子才得到世袭官职的人,一个原本灰色地带的小黑社会头子兼小商人,竟然能够成为一卫的指挥使,正三品官员。允熥心中甚至涌现出一个经典老梗万万没想到,我竟然因为卖榨菜成为指挥使。

    “李卿,当初朕加封爱卿为羽林左卫世袭百户,建业八年爱卿参与伊吾之战立下功劳升为千户,但后来为何会成为苏州卫千户且升为指挥佥事?”过了一会儿,允熥又问道。虽然知道了他官职的由来,但仍然有些奇怪他为何会去苏州卫。履历只记载了他的调动,可不会记载调动的缘故。

    “陛下,羽林左卫乃是上直卫,将士皆是洪武初年就编入其中之将士的后人,臣在其中,十分不便,是以自请调往其他卫所。可当时京城的其他卫所都没有空缺的千户官职,甚至京城左近也只有苏州卫有一空缺,臣就自请调往苏州卫。后来因做事勤勉升为指挥佥事。”李治良又道。

    听了这话,允熥点点头。上直卫确实与其他卫所不同,甚至一度就连皇宫的侍卫都是只从上直卫选拔,又是全脱产的军队,其中的将士自然更傲气一些。当然经过建业初年的几次整治,比洪武末年好了些,但外人同样不容易融入。何况李治良成为上直卫百户的缘故这样稀奇,更难以被其他将士接纳。‘所以李治良后来就想方设法调往他卫,即使要出京。’允熥想着。

    “既然如此,朕将你调回京城,作为一卫之指挥使,爱卿可愿意?”允熥又问道。

    “请陛下恕臣的罪过,臣请求陛下准许臣继续留在苏州卫。”李治良跪下说道。做官做到指挥使这个等级,又与千百户不同,来到一个新的卫所也无所谓融入不融入了,也不需要融入,只要能指挥得动这个卫所就行。但李治良也不愿意再费心费力重新适应一个新环境了,何况他已经在苏州安家,也已经不愿意搬家。

    “既然如此,朕就许你继续做苏州卫指挥使。”允熥也不强求。

    “多谢陛下。”李治良松了口气,谢恩道。

    允熥没再问话,而是又勉励他几句,最后说道“爱卿之后应当继续奋力朝廷效力,爱卿虽然已经升为指挥使,但也不可心生懈怠之意,早晚必定还有为朝廷效力立功升迁的机会。”

    允熥其实只是随口一说,但很显然被李治良误会了,他心中微微一颤,顿了顿才躬身行礼谢恩。允熥又点点头,让他下去了。

    在离开皇宫的路上,李治良一直在想着‘陛下最后说的那句话何意?是否要派我去印度打仗?是否要早作准备?’他陷入了纠结之中。

    但允熥却丝毫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的话会让李治良胡思乱想起来,他起身伸伸懒腰,又低声自言自语了几句“其实给李九成的赏赐还是低了些,依照他的履历,朕又看了之前苏州府的锦衣卫对当地警察衙门的记录,李九成这人十分适合做警察,甚至能够做掌管一府警察的通判。只是因这次立功并非是因为侦破某一个大案,与警察应该做的差事完全无关,所以爵位自己可以任意奖赏,但官职最多只能升一级。不过他年纪也不算太大,以后朕优先提拔他即可。”

    又琢磨了几件事,允熥看了一眼刻漏,见时候已经到了午时,自己也有些饿了,吩咐卢义道“命御膳房给朕预备些饭食,朕要用膳。就与昨日一样的午膳即可。”

    “奴婢知晓了。”卢义答应一声,转身赶去御膳房告诉御厨。很快御膳房的大厨将菜做出来,送到乾清宫,允熥吃完后睡了一觉,下午开始批答奏折。

    ……

    ……

    “爹,大哥,你们回来了。”在隶属于礼部的外地官员进京觐见陛下前的临时居住的住所里,见到李泰元李孝行父子与李九成等人一起返回,李咏琳马上走过去叫道。她因也算平定苏州谋反的有功之人,也就住在了这个地方,而且大概是这个地方迎来的第一个女住户。

    “嗯,我们回来了。”见到女儿,李泰元脸上露出笑容,说道。

    “皇上给了咱们家什么奖赏?”0将他们迎进院子里,马上问道。

    李泰元也并不惊讶。给予什么奖赏可是非常要紧的事情,对整个李家都是,0会马上询问十分正常,他早就预料到了。不过即使他已经预料到了,可听到女儿询问,还是忍不住笑着说道“皇上加封你父亲为男爵,世袭罔替;又加封你大哥五大夫爵,赐二品的散阶,还要任命你大哥一个大都督府的官职!”

    “这真是太好了!”0马上叫了一声,又忙道“真是皇恩浩荡。”

    “嗯,真是皇恩浩荡。”李泰元也忍不住说道。一个世袭罔替的直接迈入勋贵阶层的爵位,赏赐给一个之前从未有任何官职与爵位的人,真的称得上是皇恩浩荡。

    “咱们家也可以又与萧家勉强平起平坐了。”0又道。自从萧卓的儿子萧涌做了驸马后,萧卓加封男爵成为勋贵,地位一下子比他们李家高了许多,即使萧卓从来不在他们面前摆勋贵的架子,但压力仍然时时刻刻被李家的人感觉到,要矮一头;可现在他们家也有了世袭的爵位,虽然因萧卓也升了爵位仍然低一等,何况人家还有做驸马的儿子,但起码都是勋贵了,而且都是新近加封的勋贵,可以算作同一阶层的人物了。

    “对咱们家的生意也有好处。”李泰元又道。勒索一个只是有背景的商人的产业,与勒索属于勋贵的产业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地方官员胆子再大也不敢做的。

    这也应该是高兴的事情,但听到这话,0却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爹,可是,依照陛下当初定下的规矩,勋贵只能经营某些产业,许多产业不能经营,咱们家现在经营的产业都是勋贵不能经营的产业。这些产业怎么办?”

    “这,”李泰元一路上光顾着高兴了,忘了此事,这时才想起来,顿时皱起眉头。“陛下多半不会因为咱们家破例,这些产业只能交给旁人,咱们家顶多在背后暗地里操控,但族人与家中的下人绝不能直接参与经营,否则就是违背了皇上的旨意。可是,若将这些产业都交给现在的管事人,他们能否经营得好?能否一直对咱们家忠心,而不会带着产业转投其他地位更高、圣眷更隆的勋贵?”

    虽然允熥一直强调政商分离,绝不能变成官僚资本主义,可他也知晓官商不勾结在一起时不可能的,毕竟勋贵和官员需要财富,商人需要人保护产业,只有是以官员为主导还是以商人为主导两种不同情形而已。允熥做的只是让这种勾结不影响到正常的商业秩序,勋贵与官员不能让族人或仆人以任何形式直接经营生意,不让官员动用行政手段打压同行业的其他商户,同时将部分最赚钱的产业归为宗室大勋贵垄断,降低他们插手‘小生意’的可能而已。所以李家将产业给出去,自己继续在幕后操控是可以的。但这样做却又得担心是否能继续赚到钱或能否一直控制这些产业。

    “这确实不好说。那些掌柜的能否一直经营的生意兴隆不好说,过去还能换,以后要换人可要难上十倍了。不过后一点,爹,女儿有个法子咱们家将产业与公主殿下分享即可。”0道。

    “与公主殿下分享?”

    “是。爹,陛下对公主殿下十分宠爱,有她做靠山,必定不会有人敢打这些产业的主意;女儿与公主殿下也是旧识,公主殿下这些年也并未索取太多的珠宝首饰所以值得信任,不如就将部分产业送给公主殿下。”0道。

    听了她的话,李泰元还在琢磨,忽然听门外传来声音“要将什么送给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