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宗明天下 > 第302章 向导
    文垣见父母没有把自己抱起来的想法,于是也就在地上爬,敏儿与思齐在一旁也玩着。天籁小『『说WwW.⒉

    对于熙瑶来说,这就是一家人在一起最好的场景了,淡淡的笑着在一旁,看着这温馨的场景。当然对于允熥来说他的一家人是包括抱琴与文垚的。

    允熥陪着儿子玩了会儿,想起了什么,稍微避开几个孩子对熙瑶说道:“对了,大舅哥过年回来了吗?”

    熙瑶说道:“妾的兄长请了假,从扬州回来过年了。妾还想和陛下请求,让过几天我见一见我哥哥。十五日哥哥就要去扬州了。”

    允熥说道:“那当然可以。既然你要见见大舅哥,那你就和他说了,我年后恐怕会派他差事,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并且在十五以前来面见我。”

    然后允熥又补充道:“这次的差事估计是时候不短,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允熥还是习惯在派自家亲戚差事的时候提前说一声。

    熙瑶也不问要派什么差事,答应着。

    外戚当然是不坐大为好,要不为什么朱元璋给朱标选定的太子妃都是当时已经死掉了的常遇春的女儿呢。但是薛家现在不要说作大,就是一般的世袭的二代爵爷家里都比薛家势力大得多。所以作为允熥还比较信任的岳父家,允熥一直在努力培养薛家的人。

    这就是不对勋贵进行大规模清洗的问题了。不对勋贵进行清洗,军中势力盘根错节,小仗还好说,大仗只能使用功臣宿将为主帅,要不然各支军队不服气也不听话的,尤其是允熥这样的二代君主。

    幸亏对于满者伯夷国的战争,几位大将认真的了解了满者伯夷国的情况以后,认为对于满者伯夷国的战争不用出动大军,水师动用一个卫,6师动用两个卫就足够了,要不然其中的人事关系就够允熥头疼了。

    但是清洗勋贵,必然导致大将人才出现断层,平安等人虽然也还算有本事,但是也差得远,最后让朱棣等王爷成为了最能打仗的人。

    第二日允熥还是无事,初三在宫中又闲了一天。当然,允熥想起了朱元璋还在的时候每年过年宫里都是十分热闹的,所以把允炆等几个亲兄弟叫进宫来一起吃了顿饭。

    初四,允熥本来正在逗孩子玩儿。这个年代也没有那么多的娱乐项目,或者说很多娱乐项目允熥作为皇帝都不能玩,要不然一定有言官进谏的,所以允熥在家待着没有工作倍感无聊。所以他只能与孩子一起玩了,还能增进亲子关系。

    允熥现在无比怀念前世的各种游戏,尤其是允熥最喜欢玩的《三国志》系列,《钢铁雄心》系列,《使命召唤》系列,《文明》系列。这都是玩了好多年都没有腻的,现在给他任意一款游戏他打一个月都肯定不带厌倦的。

    就算没有游戏,来一个电视剧也成啊!允熥都想弄一个话剧了。只不过因为朱元璋才驾崩不到一年,允熥为了表现自己的孝顺,过年连戏曲都没有弄,所以也不好鼓捣话剧。但是允熥已经决定等到自己把孝期规定为一年以后就鼓捣话剧,看着解闷用。

    允熥正在设想着,这时王喜急匆匆的走进来,对于允熥说道:“陛下,上沪市舶司急报!”

    熙瑶连忙抱着文垣、拉着敏儿与思齐起开了。

    允熥接过奏折,打开来看起来。原来是关于李继迁这伙儿海盗如何处理的折子送到了京城。

    上沪的两位当家人意见不统一,请允熥下旨决定如何处置这伙儿海盗。

    允熥马上站了起来。他细细的看着折子,折子上说李继迁是张士诚的旧部,从三十多年以前就在海上漂泊,当然那个时候的主事之人不是李继迁,是他父亲,但是也是从小漂泊的。

    若是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如果仅仅是这样,允熥秉承着一贯对于人口的重视,既然他们是被抓到了而不是主动投诚,那么统统流放到内6地方,比如雲南去就可以了,只是注意把头目与下边的普通成员分开就好。

    但是允熥注意到了奏折上说:‘……臣细细询问,得知他们曾先后到过梭罗州(今加里曼丹岛)、吕宋、满剌加等地为海盗,后来定在琉球一带,……’

    引起允熥重视的就是他们去过吕宋、梭罗州、满剌加等地了。要说朱元璋对于大明的水师的处理也是很奇怪,大明的水师基本只作为近海防御所用,根本不跑远海,基本上平时最远的道儿就是护送运粮食的船到山東、北平、辽西、辽东等地。

    这样根本没有必要造一堆大船。但是朱元璋偏偏造了一堆大船,大型战舰和可以改为大型战舰的运输船一千多艘,中小战舰一千多艘,再加上辅助作战船只,总共有三千七百多艘船,这么多船都可以称霸太平洋和印度洋了。大西洋不好说,因为允熥不清楚这个时候的欧洲人军舰规模如何,并且听说这个时候威尼斯与热那亚的水师很强,但是基本上也不可能过大明。

    所以允熥觉得朱元璋很浪费,按说这么节俭的人不至于这么浪费,难道是觉得只有这么多的船才能平定东海与南海?

    朱元璋怎么想的允熥也没法去问他了,不过这样也让允熥在海上可以直接进行扩张,不必担心没有船只。

    但是因为大明的水师基本上没有出过远海的缘故,允熥一直担心他们在征讨满者伯夷国的时候在海上迷路。虽说大明的水师能够测量纬度,但是在海上很难测量经度。并且即使能测量经度,他们也不知道满者伯夷国和三佛齐的经纬度,无法凭借着这个去三佛齐国。

    这样的话一个向导的作用就很大了。但是施进卿一行人虽然是从三佛齐国过来的,但是三佛齐国小国一个,哪里知道这些,对于航海一点科学的认识都没有,当初他们能够从广東到三佛齐国就是凭借着老船工的经验,他自己是不懂的,这次坐船又是从宋卡过来的,对于吕宋、梭罗州一带的海况更加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