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宗明天下 > 第314章 何荣与齐家
    东莞伯何荣从皇宫之中出来,坐上了马车返回府邸。

    马车上自然是只有何荣一个人,何荣也并未说话,但是他的大脑却不像是像他的外边一样安静。

    何荣虽然封号是东莞伯,众所周知是广東的一个地方,但是他并不是广東人,还是朱元璋的老乡凤阳府人,只是因为在东莞那里打过一个大胜仗才加封的东莞伯,就像耿炳文加封长兴侯一样。

    他自从洪武二十四年平定廣西的一次叛乱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上过战场了,大明的大将很多,也不缺他这一个人。所以他老老实实的在五军都督府混日子,就盼着朱元璋不要注意到他,让他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历史上,他的混日子计划失败了,最后在蓝玉案中被干掉;但是这个时空他安安稳稳的活下来了。还得到了建业年间的第一场作战的指挥权。

    何荣自然也是觉得就这样一场动用两个卫水师、四个卫陆师,一共差不多三万四千人的战争就用一个伯爵来指挥使有些浪费,但是他仍然因为获得了这个指挥权而高兴,因为这代表着皇上还记得他,愿意给他任务。

    何荣想着:‘这次大战,一定要干净利落的打赢。水战我虽然也指挥过,但是毕竟不是精熟。既然这样,就不贪图水战的那点儿功劳了,让张晓东指挥吧,万一输了也有个推脱的人。’

    “但是陆战就不能推让了;一是我本就是陆师出身,再推让陆战的指挥说不过去;二是花英毕竟年轻,万一输了也不好看;三是指挥都退让出去那样也就没有多少功劳了,贪墨下属的功劳也不容易。”

    ‘除此之外还有藩国的军队要指挥。我可不敢相信这些藩国的军队,并且也未必能有几个兵,就干一点运送、看管俘虏的活儿吧。’

    何荣一路盘算着打仗的事情,一边车就已经来到了自家府邸的大门。

    他刚刚下车走进府里,就有自己的夫人秦氏走了出来迎接。

    何荣也不在意,跟着她一道走进了后院休息。

    但是来到自己的寝室以后他就觉得不对;若是一般情况,虽然他的规矩大,但是他的夫人迎接他进府以后也就走了去处理家务了,但是今日却仍然在一边。

    何荣问道:“你有何事?”

    秦氏坐到他身边,说道:“老爷,你可是被点了南洋一战的统帅?”

    何荣说道:“是这样,怎么了?难道是有人托关系要来蹭功勋?”何荣马上想到了这种情况。

    要说是有人来蹭功勋,何荣倒是也会给人家方便,毕竟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不过名额也不会多,怕皇帝责怪,并且会问好到底是单纯的蹭功勋还是想真正立些功劳,不同的类型处置方法不一样。

    何荣又说道:“若是也是爵爷家的人来,那么可以答应,一个参将给不了,游击还是可以的;但是也不能多了。现在托关系的人有几个?”

    秦氏说道:“倒是有一个都督同知来托关系,待会儿在和老爷说。我想说的是咱们家的老三……”

    何荣一听他说道老三这个词,马上打断道:“三儿还想去蹭功勋?让他做梦去吧,他不嫌丢人,我还怕丢人呢!”

    “整日的不学好,就会浪迹于青楼楚巷,还和人争锋吃醋,要不是……,我早把他拉回家打断腿了。”要不是他觉得让朱元璋认为他儿子不成器没什么坏处,他其他的儿子还算好,他早就把三儿子何弘圈在家里了。这半年因为妓院大多歇业了他是忘了这件事情,要不然他三儿子不可能还能出家门。

    对于何荣来说,他有四个儿子,不缺这一个;但是对于秦氏来说,她就两个儿子,大儿子身为嫡长子将来有伯爵继承前程无忧,但是小儿子整日的浪荡,他们家又不是顶级的勋贵可以和允熥请求为其它嫡子加封世袭的世职,所以秦氏一直为了自己的小儿子前程忧愁。

    所以她找一切机会为小儿子的前程奔波。但是不仅她身为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好去登门求人家帮忙,并且不亲近的人家她也没法求,亲近的人家也知道何荣对于这个儿子的态度,不会答应,所以她的努力一直都是徒劳的。

    现在家里的老爷正好当了统帅,所以她求着何荣带着儿子去从蹭功勋。

    听到何荣这样说话,秦氏也毫不气馁,不断的劝说。一连劝了好几天。最后何荣耐不过夫妻情分,只得同意了。

    =======================================================

    齐泰下班回家,他妻子于敏月到大门口迎接。齐泰马上握住她的手说道:“天气虽然在转暖,但是还是凉的,你又何必来到大门迎接。”

    于敏月抽了一下手,没有抽出来,也就只能脸红着一边与他一起走进来。同时她说道:“从前咱们家我做饭的时候我好歹在你进家门的时候可以做饭,现在却没什么事情,咋们家又不是像大宅门一样有数不清的事情,所以你回来的时候我觉得出来迎接一下挺好。”

    齐泰走进家里,女儿颦儿走了出来对他说道:“爹爹。”齐泰摸摸女儿的头说道:“嗯。”

    不多时,家里的厨娘把饭做好了,端出来让齐泰一家人吃饭。于敏月抱着才四岁的儿子喂他吃饭。

    自从允熥的官员工资新政已来,官员们再也不必因为除了工资没有其它的收入而钱不够正常的开销了。以齐泰一家为例,洪武三十一年他担任户部尚书,一年的收入足够维持在京城内居住八九口人的开销了,齐泰又过得节省,府邸又是官府的,所以足够他父亲、兄弟全家都来京城居住的开销。

    于敏月因齐泰的官位提升也是正经的朝廷诰命了,按照当时人的观点再自己下厨就不合适了,于是他们家雇佣了一对夫妇在府中即做饭又做一些打扫的活儿。其它的家务还是齐泰夫妻自己负责。

    不一会儿,齐泰吃完了饭,让女儿颦儿带着儿子齐甫下去,自己与妻子于敏月来到客房。

    于敏月心知齐泰是有话和她说,等到关上了门之后就问道:“怎么了?是老家族里的事情还是官场上的事情?”齐泰一向觉得自己的夫人很聪明,很多事都与于敏月商量。

    齐泰叹了口气,说道:“是官府的事情。”

    “自从洪武二十五年开始,我辅佐陛下至今。当时陛下藩第的人都互相及其友善,又十分团结,即使是文武不同,也是及其亲近。”

    “没想到陛下继位不过半年多,现在就已经开始争权夺利起来,相互之间见面虽然表面上仍然友善,但是已经面和心不合了。”

    齐泰说的就是这些允熥的亲信大臣已经开始互相闹矛盾了。现在允熥继位半年多,虽然允熥尚未完全掌控朝堂,但是他派出去掌管某个部门的人差不多都能掌控自己的部门了。

    这人都是得陇望蜀的,手中没有权力的时候期盼权力,等着有了一点儿小权力之后就盼着权力更大。允熥的这些大臣就是这样的。

    当着侍郎的,觉得自己是允熥的亲信而你尚书不是,就在部门内争权,尚书却不好处置;当了尚书或者总管一部的,就在与别的部门职权模糊的事情上争权。

    练子宁担任六部之首的吏部尚书,现在颇有些目中无人,与暴昭、陈性善的关系弄得不好;现在齐泰当了冬辅官,又与齐泰时常因为一些事情争吵。

    已经当了兵部尚书的景清与陈性善也弄得很不愉快。景清自认为兵部的事情都得由他来管,除了允熥亲自吩咐陈性善管的专职军医的事情以外,凡事都要和陈性善争一争。陈性善虽然性情温和,但是也不能允许别人侵犯他的权力,所以他们两个,尤其是在陈性善不当冬辅官之后,也时常吵架。

    户部齐泰在的时候还好些,但是齐泰为冬辅官升李仁为尚书之后也是暗流汹涌;杨任觉得自己是詹事府出身,虽然知道允熥给他了重任不便于当尚书,也是心中不服;李仁则是认为自己从洪武二十五年开始就与允熥熟识,也不惧杨任。虽然二人现在还是互相谦让,面上也很好,但是也较劲呢。

    武将方面齐泰不是很熟悉,但是郭镇现在自诩詹事府出来最受信任的武将,与资历其实更老的耿璇也不是很愉快。

    这还只是允熥的藩第老人。宫里的中书舍人们,暂时还不敢与四辅官争,但是互相之间争权夺利也是有的。好在在宫中允熥眼皮子底下,还不敢做的太过分。

    齐泰不是很了解的通事舍人们好像也有问题。

    这些人毫无疑问都是忠于允熥的,但是争权夺利也是少不了的。

    齐泰一边叹气,一边把一部分事情与于敏月说了说。他其实知道于敏月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只不过是因为他也没有谁可以分享这些事情,自己憋在心里又难受,所以与妻子于敏月说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