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宗明天下 > 第1388章 会面三件事
    “民女李咏琳见过公主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在柔仪殿内,李咏琳一走进去,见到昀芷,就马上跪下说道。

    “免礼平身。”

    “谢殿下。”李咏琳又行了一礼,起身站在昀芷面前,微微低头。

    昀芷仔细打量了她几眼。她已经几年没有见过李咏琳了,虽然对当初她们在一块的情形仍然记得,但对面前这个人已经有些陌生了。她只见李咏琳上身穿着淡黄色绫袄,下身穿着蓝锻裙、外罩是水绿色的比甲,看起来虽不十分淡雅,可叫人瞧着舒服。

    再看长相,昀芷依稀记得六年多前见到她的时候就颇为秀丽,此时年纪长了几岁,脸长开了,而且她眉目已开,更加漂亮。

    但注意到她眉目已开后,昀芷忽然一怔,刚要出言,见到站在左右的宫女,吩咐道:”你们都退下!”

    “是,殿下。”几个宫女答应一声,低头退下。但她们在离开这间屋子时并未将门关上,而是虚掩上了。

    昀芷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她待宫女们都离开后马上问道:“你不是说你尚未嫁人么?怎么……”

    李咏琳也没想到她问的第一句话是这个,一怔,但随即答话道:“启禀殿下,民女确在两年前出嫁,但这次我李家出事,民女的夫家将民女休弃回娘家,民女已与前夫恩断义绝,所以自称未嫁。”

    此时被休回家可是大事,颇有些女人因为被休弃回家自尽的,即使不自尽,心里也绝对不会好受,何况她才被休弃不久,心里恐怕更不好受。但适才她说这番话,语气丝毫没有波动,脸上的表情也丝毫未变,就好像在说不相干的人的事情似的。

    “那家人真是混账!”昀芷马上说道:“眼见姻亲落败,不仅不帮忙反而落井下石,真是无耻至极!”

    一边说着,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李咏琳身旁,拉住她的手说道:“你放心,等此事过去了,若是那一家没有被处置,吾为你出头,狠狠的惩治他们家一番!”

    昀芷这番话倒不是因为与李咏琳的友情。她已经六年没见过李咏琳了,当年也只是见过几面,在一起玩过几次而已,没有多深的交往,虽然因为李咏琳是她仅有的可以称为朋友的人之一一直记着,但还不足以让她决定违背国法动用特权去打压一户人家;她主要是出于自己也是女子,物伤其类。

    “多谢殿下!”李咏琳却以为昀芷全出于对她境遇的愤慨,鼻子一酸,眼眶泛红,勉强说道。自从她被休回家,虽然人人都知道问题不是出在她身上,但家里的情形不好,人人心情都不好,见到她又想起她那个背信弃义的夫家,不顾她也是受害者,就对着她冷嘲热讽前夫家。

    她父亲对她当然是关心的,可家里情形这么不好也没心情安慰她,大哥也一样,只有母亲会安慰她,所以此时她听到昀芷这样说,忍不住就激动起来。‘殿下真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这次我将最后的砝码压在她身上,没错。’李咏琳想着。

    “你怎么哭了?”

    “民女这段日子因担心家中之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精神头不好,眼睛也有许多血丝,并非是哭了。”李咏琳马上说道。

    昀芷也没有就此多说什么,只是又道:“你还可以放心,李姐姐你这么好的人,岂会没有好夫君?等此事了了,吾为你,哎,我一个小姑娘,与你说这个做什么,反正你明白我的意思就成了。”昀芷话说到一半觉得这话自己说不合适,忙住了口。

    “多谢殿下。”李咏琳又道。

    “哎,你叫我殿下做什么?忘了咱们分开前我是怎么与你说的?与我互称姐妹就好。不过你不能叫我张家妹妹了,叫我朱家妹妹就好。”昀芷说道。当初她们认识的时候昀芷随口胡诌姓张,但她既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再叫张妹妹就不好了。

    “民女怎敢?”李咏琳马上说道。

    “这有什么?皇兄他与民间之人交往,从来都是让人家叫他公子的。”

    “陛下与民间百姓交往,民间百姓不知陛下身份,勉强可以;民女既然已经知道了殿下的身份,怎能如此!”

    “哎,你,”昀芷说了两个字,眼珠一转,说道:“李咏琳听吾命令:吾命你称呼吾为朱家妹妹!”

    “这,”李咏琳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昀芷打断:“这可是命令,若是你不听,就犯了罪过!”

    “民女遵命。”李咏琳只能这样答应一句,随即炸着胆子说道:“朱,朱妹妹。”

    “这才对。”昀芷笑道,同时在心里说道:‘皇兄的做法果然管用。’

    之后昀芷拉她坐下,说了几句闲话,回溯了当年她们一起在苏州饮茶聊天、挑选首饰的情形,说的昀芷不时大笑几声,十分开心。屋外侍立的宫女听到笑声面面相觑:‘殿下见到这个女子,怎么这么高兴?’

    他们说了一会儿,将当年二人在一起的事情完全说了一遍,昀芷止住笑声,拿起茶杯喝了口茶,说起了正事。“李姐姐,我就直说了,你为何非要求见我?莫非是要求我为你家主持公道?你放心,皇兄必定不会偏向大臣,他可宝贝你们这些做大生意的人了,不会愿意你们家的产业被官员瓜分;莫非是要求我出面报复你的前夫家?姐姐放心,我适才既然已经说了,就不会忘在脑后,我定然不会让你前夫家里好过。”

    “殿,朱妹妹明鉴,这些确实是我求见朱妹妹的缘故之一,但不是全部。姐姐还有别的事情要告知朱妹妹。”

    “何事?”

    “我们李家,愿意将全部产业投到殿下名下,求殿下成全。”这句话中前一个‘殿下’她觉得无论如何不能用‘朱妹妹’这几个字来代替,就这样说道。就在说这话的同时,她还从椅子上站起来,又在昀芷身前。

    “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昀芷先将李咏琳扶起来,之后说道:“李姐姐你还是担心皇兄偏向官员,担心皇兄不会重处涉及的官员,以后他们再对李家报复。你把心放回肚子里,皇兄肯定不会轻饶了涉及的官员,至少会将他们罢官。你也不用将家中的产业都投到我名下。”

    “殿下,并非如此。”李咏琳说道:“陛下公正之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岂会这样想?只是一来,即使是民间,一家帮着另外一家渡过难关,被帮助那一家还要报答,何况陛下、殿下对我家如次大恩,我家岂能不有所表示?”

    “二来,也是我家的一点小心思。若这些产业是殿下的产业,旁人岂敢图谋?我家虽然只能替殿下打理,挣的钱少,但安心,不必像这次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过得恐怕更快活些。所以我李家愿意将产业全部投到殿下名下。”

    “中山长公主殿下对我家也有大恩,我家也会报答,不会忘记。”

    “这,”昀芷听了她的话,认真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说道:“我可不敢甚至接受姐姐家的产业,等妹妹问过皇兄后再说。”

    “既然如此,姐姐就等着妹妹的话。不过,”李咏琳从身上拿出一条项链,对昀芷说道:“这条珍珠项链送给妹妹。不过是一条项链,也不值什么,妹妹应当可以接受吧。”

    ‘这还算不值什么?’昀芷看向这条项链,总共串了十八颗珍珠,晶莹剔透,都是一般大小,绝对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就算宫里也没几样能和这条项链相提并论的首饰。不过再怎么值钱,也就是一条项链,昀芷当然不会不敢接受,马上伸手接过,笑道:“妹妹就要了姐姐的项链。”

    “这才好。”李咏琳笑道:“妹妹本就美,有了这条项链,更添二分颜色。”

    但她虽然笑着,可心里却有些焦急。她本以为将自家的产业投献给昀芷,她一定会接受,却不料她竟然拒绝了,让她不仅惊讶,还有些焦急。‘好在我今日的底牌也不仅这一张。’她最后想着。

    “我听说陛下已经着人调查我家这件事。真是罪过,就在过年这几日,却麻烦陛下还要为我家的事情伤神,姐姐家里都自感罪过,也感陛下厚恩。”

    “这也没什么,”昀芷笑道:“过年本就没什么事,皇兄只是吩咐几个衙门先调查一番,也用不了多少功夫。”

    “这些被陛下差遣的官员大过年的还要忙碌,我家真是羞愧。待我家的事情过去,定要感谢这些官员。”

    “不过是锦衣卫与宫里的宦官做了些事情,也没什么。而且你也不会知晓到底是哪几位官员大过年的为姐姐家的事情忙碌,感谢不到的。这也是好事,姐姐家是商人,送官员礼物可不好。”

    “姐姐知道了。妹妹,”李咏琳斟酌着说道:“虽然姐姐自知姐姐家是无辜蒙冤,但姐姐也知道为保公正,官府查案向来都是先假定双方都可能有罪,之后查到证据了才不再认定某一方有罪。姐姐冒昧的问一句,可查到了姐姐家无罪的证据?”

    “你关心自家的事情,有何冒昧?”昀芷先说了一句,然后说道:“已经查到了,姐姐家确实有过偷税,但早已处罚过;最近完全是苏州官府没事找事,影响姐姐家的生意;那些人命案,锦衣卫也都查到是当地的官府勾结恶霸栽赃陷害,不是姐姐家的人犯了错。”

    说到这里,昀芷又恨恨的说道:“苏州知府赵岩,都察院御史明良,这两个人,为朝廷效力却做下这样枉顾君恩之事,皇兄必定不会轻饶了他们。”

    听到她提起官员的名字,李咏琳心中一喜,说道:“妹妹,只有这两个官员涉及此事?”

    “暂且只查到了这两个。其它苏州府和附郭县的官员虽然都知道此事,旁观并未上报朝廷十分失职,但确实未参与。不过你放心,皇兄定然也会惩治他们。”

    “可是,”李咏琳欲言又止。

    “怎么了?李姐姐你要说什么?”

    “妹妹,姐姐家里听说,苏松道的李佥事好像也涉及了我家的事情。”

    “李佥事?是谁?”昀芷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是浙江按察佥事,提调苏松道,李士鲁。”李咏琳说道。苏州、松江归属直隶,没有布政使司、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这样的衙门,所以提调某一道的官员都是挂都察院御史,或者隔壁浙江的按察佥事官衔。

    “李士鲁?这个官员我好想听说过,似乎是个十分出名的儒臣,也会做这样的事情?”昀芷有些惊讶的说道。

    “姐姐家里只是听说,没有证据。”李咏琳有些慌张的说道:“若是李佥事并未参与此事,可就是我家诬告了。”

    “这你不必担心,”昀芷对她的惊慌不以为然:“你不过是私下里与妹妹说了,妹妹也只是会私下里与皇兄说,算不得呈堂证供,皇兄也不会因为你家没有证据的一句话就定李佥事的罪,你不必担心。”

    “这就好。多谢妹妹。”李咏琳好像听了她的话才安心般大口喘了几口气,胸脯起伏了几下才缓过来。

    “哎,李姐姐,你就算觉得这算是诬告,难道妹妹会将姐姐供出去?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是姐姐告诉妹妹的?”昀芷又笑道。

    “是姐姐错了。”李咏琳又马上说道。

    “你也是关心则乱。”昀芷道。

    她们又说了几句,李咏琳忽然又变了脸色,十分郑重地对昀芷说道:“殿下,适才有关李佥事只是只是我家偶然听说,并无证据;但之后民女要说的事情,确是民女亲眼所见,绝非诬告。”

    “什么事?”昀芷见她忽然变得郑重,下意识觉得一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郑重的问道。

    “此事与我家的事情无关,但十分要紧,民女不敢隐瞒。”李咏琳随即说道:“民女的前夫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