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宗明天下 > 第1426章 好奇
    “哥泽来滋,好久不见。”克拉维约笑着同吉哈诺打招呼。

    “阿隆索,你在欧洲与东亚之前跑来跑去,而欧洲与东亚的距离也是现在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往返一次至少要一年,咱们二人当然每次见面都会相隔很久。”吉哈诺也笑着回应。

    克拉维约笑了几声,与他寒暄几句,又左右看了几眼,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明国政府负责外交的官员呢?”他打量几眼,虽然还有几个东方人长相的人跟在吉哈诺身后,但他们穿得不是朝廷官员的服饰。

    “我就是明国政府负责外交的官员。”却不料,吉哈诺这样回答。

    克拉维约上下打量他几眼,笑道:“你怎么当了明国的官员?我听说,现在的明国政府与从前蒙古人建立的政府不一样,在蒙古人的政府像咱们这样的‘色目人’可以做官,但在明国政府,咱们这样的色目人不能做官。”

    “你说的不对。在明国政府里,色目人也可以做官的,只要能通过他们的科举考试。现在明国的刑部尚书铁炫就是色目人。我见过他,也见过他的父亲,他父亲的头发是橘黄色的,大约也是一个欧洲人,被蒙古人强行带到东方的欧洲人,只是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祖上来自哪里了。”

    “可是你不可能通过科举考试。”

    “我确实不可能通过科举考试。”吉哈诺点点头:“但是明国皇帝陛下在三年前力排众议,允许没有通过科举考试的外国人在理番院为官。明国的官员当然不满,但一来明国皇帝的话有道理,二来外交在赛里斯人的政府中一向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拥有的权力不大,地位也不高,涉及的官位也不多,不影响科举出身官员的核心利益,就没有坚决反对。我也因此获得成为明国理番院官员的资格。”

    “不过我不会一直在理番院做官的。我的侍从正在学习明国先进的造纸术与活字印刷术。他们真的是太笨了,学习语言就用了很长时间,现在仍然不能流利说话,学习技术也更困难些。但最多再有三年,他们就能学会,到时候我就辞去官职,返回卡斯蒂利亚,凭借我的侍从学会的技术,一定能够赚到很多钱,哪怕是用钱买,我也要买到一块封地。”吉哈诺又道。

    听到这番话,克拉维约神色略有些变化,但只是说道:“咱们在这里说了好一阵话了,我的腿都酸了,快带我们去番馆住下。我虽然不晕船,但在船上也没有岸上舒服,我要好好休息一天。”

    “这当然可以。距离过年还有十多天,你也是曾多次面见陛下的使者了,礼仪培训可以免去,你有充足的时间休息。”吉哈诺说道:“不过有件事我一定要先问清楚:吉尔贝蒂与巴尔迪这两人这次是否与你一起来到了京城?”

    “是的。”克拉维约马上吩咐侍从将吉尔贝蒂与巴尔迪叫来,等他们两个走过来后,他介绍道:“这位就是菲利普说的意大利雕塑最好的艺术家,洛伦佐·吉尔贝蒂。”

    吉尔贝蒂弯腰对吉哈诺行礼。吉哈诺笑道:“十年前我还在欧洲的时候就听说过你,很高兴见到你。希望我也能有获得你的雕像的资格。”

    “多谢您的夸奖。”任何人听到别人恭维自己都会变得高兴,所以一向高傲的吉尔贝蒂也露出笑容。

    他们寒暄几句,克拉维约转过头看向另外一人。“他就是就是菲利普说的意大利最好的画家多纳托·巴尔迪。”克拉维约又介绍道。

    “您好,克拉维约子爵阁下。”巴尔迪笑道:“与我熟悉的人都叫我多纳泰罗。”

    “希望我也有称呼你为多纳泰罗的资格。”吉哈诺道。

    “您当然有。在欧洲,您已经是比马可波罗更加传奇的人物,您能够亲切的称呼我是我的荣幸。”巴尔迪道。

    “但是在明国,你一定能会比我更有名,所以能亲切的称呼你也是我的荣幸。”克拉维约道。

    “好了,你们也不要这么互相恭维了。那些人都已经站了很长时间,一定很想去休息。如果想聊天,等在番馆安排好住宿后再聊也不迟。”吉哈诺笑着打断他们。

    克拉维约转过头对身后的杂役吩咐几句话。他刚才与吉哈诺等人说话使用的是卡斯蒂利亚语,这些杂役完全听不懂,感觉好像在听鸟叫,早就不耐烦了。听到他的吩咐,他们马上把车赶过来。

    克拉维约陪着吉哈诺、吉尔贝蒂、巴尔迪四人上了第一辆马车,其余人提着行李依次登上后面的马车。等所有人都登上马车后,手艺精湛的车夫调转车头,向城内的番馆赶回去。

    “有件事情我差点忘了。菲利普呢?他应当也知道我再次来到明国,为什么没有来迎接?”

    “他正好今天上午有课,所以不能来接你。”

    “上课?他在哪里上课?给谁上课?”

    “他在五城学堂上课。上次来的时候你应当听说过。”

    “忘了。当时我只顾着生意,没有注意其他事情。”

    “你应当注意的。五城学堂是明国的贵族学校。所有的学生都是贵族。”

    “贵族学校?”吉尔贝蒂忽然插嘴道:“这是不是明国的大学?”

    “不论从教导的知识,还是从学校的制度,我都觉得与欧洲的大学很像。但是,皇帝陛下说这所学校比他心目当中的大学还差很远。只能算作中学。”克拉维约道。

    “中学?这是什么意思?”刚才‘中学’这两个字克拉维约使用汉话说的,他们听不明白。

    “ol。是的,当时皇帝陛下与我说话的时候,‘中学’这个词就是用英语说的。不过我一直在想,如果这样的学校只能算作中学,那大学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克拉维约用充满期盼的语气说道。五城学堂现在教授的知识已经与欧洲的大学差不多了,他实在难以想象大学会是什么样子。他也很期盼见到。

    (在欧洲国家,大学先出现,小学与中学后出现,所以大学的词根与中学、小学截然不同,不能互相推导出含义)

    “明国皇帝为什么会说英语?”吉尔贝蒂很惊讶。

    “我不知道。或许他最信任的那些赛里斯人大臣知道,但他们都对我很疏远,除非必要,否则也不与我交流,我无从得知。”克拉维约回答。

    “如果可以,真希望能够去这所五城学堂看一看。”巴尔迪说道。他原本就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听说在大明有这么一个与欧洲的大学似是而非的学校,就很想去看看。

    “你一定可以的。皇帝陛下对你们这些艺术家和科学家很客气。前些日子,有几个天方教徒科学家来到京城,皇帝陛下亲自接见了他们,留他们在格致监进行科学研究。”

    “但他对于其他天方教徒都很严苛。他禁止其他天方教徒在明国国内定居,甚至连他们在市舶司做生意都要受到限制,那几个科学家的随从也几乎被驱逐出境,经过恳求才同意他们留下一个男仆。但同时也严禁他们传教。不仅是天方教,咱们所信奉的主也禁止在明国境内流传,科学家和艺术家允许自己信奉,但不允许传教。”

    “这与在格拉纳达是一样的。”吉尔贝蒂对此倒不是很在意。格拉纳达是伊比利亚半岛上的天方教徒政权,不允许十字教徒传教,但允许十字教徒去学习和研究。欧洲有许多学者都去过格拉纳达交流。

    说话间,他们已经抵达番馆。克拉维约将他们带到已经安排好的院子,又拨了几个杂役暂时为他们服务,又对吉哈诺说道:“如果你与这些艺术家、科学家需要什么,尽管与杂役说,只要在一定限度内,他们都可以满足。如果杂役告诉你他们无法提供,你就来告诉我。正常情况下,我都在番馆这边办公,少数时候是在理番院衙门。在成为明国政府的官员后,我也得到了购买、租住房屋的资格,就在从理番院衙门到番馆的中点上租住了一个院子。明天一早我带你去看看,你如果有事,也可以去哪里找我。”

    “我现在要入宫向陛下汇报你们已经到了京城。”

    吉哈诺欲言又止,只是与他道别。克拉维约感觉他应当有话要与自己说,但也不急在这一时,与他道别向皇宫而去。

    吉哈诺看着他的背影,吐了口气,说道:“还是明日再同他说吧。”又吩咐自己的侍从:“一定要将夫人安置好了。”

    ……

    ……

    “哇哇!”一阵嘹亮的哭声传来。

    “皇兄,你看你,又把致远给弄哭了。”昀芷听到哭声,忙转过头来,一把从允熥手中将孩子抢回来,好不容易安慰的不哭了,用略有些责怪的语气对他说道。

    “致远真的是太可爱了,我一把他抱在手里就忍不住逗他。不小心将他逗哭了。致远,是舅舅错了,舅舅向你表达真挚的歉意。”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