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小刁民 > 第949章 霸气的赵祥龙
    晃动的不仅仅是珍宝阁,很快就蔓延至珍宝阁外。

    人群纷纷被摇曳的七荤八素,找不到北。

    “这是怎么一回事?”

    “快点去检测电力云!”

    “是不是快要爆炸了?”

    …

    狼牙特种部队的战士们,一个个面色十分的凝重。

    “电力云有些不安分,但并没有爆炸的预警,电子数量和速度也没有增加!”

    负责监测的人,立马汇报道。

    “旅长!我们需要撤出这里,不然这样的能量波动会危及您的生命,谁死不要紧,您绝不可能出意外!赵宝玉那小子,超级不靠谱。”

    王副旅长再次向赵祥龙请命道。

    “事不过三,我相信那小子,大家都死不了。”

    赵祥龙淡淡地回道,一双清澈的眸子,比湖水还要平静。

    “事不过三,我们为什么要信那小子?”

    王副旅长不解地问道。

    无法控制好情绪的他,声音有些大,听起起像是在质问,不过,好在他很快反应过来,面向赵祥龙敬礼道:“旅长!对不起。”

    “不!你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里面的那小子!”

    赵祥龙转过身来,看向王副旅长道,“你知道,你父亲退下来,力荐你接替他的位置,我为什么同意?”

    王副旅长面色一红道:“因为你和我的父亲是生死之交,其次,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不!说来可能会打击你,在相对和平的年代,你并没有任何的功绩,只因为我相信你父亲的眼光!”

    赵祥龙淡淡地回道。

    “您意思是,要我相信赵宝玉那小子!他还身背杀死张本治和的嫌疑,拒绝接受处分,擅自离开铁旅等罪名!”

    王副旅长皱着眉头道。

    “去他妈的汉奸,死就死了,为了一个卖国求荣之人的死,去质疑我们铁旅一位优秀的战士?”

    赵祥龙突爆粗口道。

    所有人都沉默了。

    “…”

    王副旅长一时语顿,有些苦笑不得。

    不过旅长这一句话,他也听明白了,也知道为什么多年来,他们炎黄铁旅的旅长都不管事了,这护自己人的性格,确实不适合出席在一些公众场合。

    就在这时,电力云如坐火箭一样的速度,迅速膨胀。

    “旅长!你快跑!你信错了人!”

    王副旅长不敢地咆哮。

    然而,话音刚落,电力云以断崖式的速度,渐渐又恢复了平缓。

    “电力云的能量在减弱,电子的数量锐减!”

    检测员兴奋地报着数据。

    “真的是…事不过三啊!”王勇波不禁感慨地看着面前旅长,又看向珍宝阁内道,“赵宝玉这小子真行啊!”

    王副旅长的面色变了变,如果电力云就此解除,取消大撤离的方案,确实是省了很多人力和物力,不过在他看来,这仍是一场赌博,如果是他来决定,不开天眼的话,他毅然决然地会展开大撤离。

    “小王!你仍然不服气是吗?”

    赵祥龙笑看着王副旅长道。

    “没错!首长!”

    王副旅长坚定地道。

    “你父亲那天跟我说的重要一点,就是你和他很像!”

    赵祥龙笑了笑又道,“现实中的对错,都是唯结果论,结果是好的,我们都没有错,结果是坏的,那么我就会被贴上错的标签,而你的决定却并不会,坚持你所做,不要学我!”

    “首长!”

    王副旅长目光微动,长吁一口气道,“里面的小子,是和你很像是吗?”

    “不不不!那小子圆滑的很!”

    赵祥龙笑回道。

    话音刚落,电力云在顷刻间崩塌瓦解。

    王副旅长长出一口气,毕竟只有真正的尘埃落定,他才能大口呼吸。

    赵宝玉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

    这小子!

    得见少年不正经的步伐,王副旅长眉头锁在了一起道:“毫无军人之姿!”

    “王副旅长,你又来抓我来了?”

    赵宝玉笑问道。

    “旅长大人说不追究你!”

    王副旅长不甘地道。

    “这怎么行?你还得继续追究,这事没完呢?人不是小爷我杀的,你这么说,意思就是我杀的了?”

    赵宝玉滔滔不绝地反驳道。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王副旅长面色很不好看。

    “你把旅长给我叫出来,我要跟他好好说叨说叨,给我时间,我绝对能沉冤得雪,旅长也太坑了,这简直就是将罪名,给小爷我坐实了!”

    赵宝玉竭力反驳道。

    然而说完,他却发现王副旅长和王勇波队长都不说话了,再看看炎黄铁旅其他的队员,一个个面黑无比,显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看向赵祥龙道:“您不是龙组的?你怎么能骑龙傲天一号!”

    “我算是一个意外吧!”

    赵祥龙淡淡地回道。

    “行吧!旅长,我还是要跟你说这个事,我现在能力不够,但是这件事,我绝对要自己沉冤得雪。”

    赵宝玉依旧不弃地道。

    这小子是脑子不好使吗?

    王副旅长彻底无语了。

    “王副旅长,这小子这么做,不正是说明他没杀张本治和吗?”王勇波压低声音道,“您对他还是有偏见了。”

    好像是的!

    王副旅长没有说话,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不过在没有证据之前,他不会为少年撤掉嫌疑犯的身份。

    “旅长!把霸蔑抓回去吧!”

    赵宝玉回首指了指,身后的两米五巨汉道。

    赵祥龙的眸子里突然闪着点点星光,就像是在漆黑的夜里,闪烁的繁星,将零零散散地星光,照射在巨汉身上,摇了摇头道:“我们并不能断定他是霸蔑!”

    “猫耳女身上有我曾经丢掉的东西!小老弟,我会一直跟着!”

    两米五巨汉笑了笑道。

    “呵呵!愿意跟就跟着吧!”

    赵宝玉嘴角浮起狡黠的微笑。

    …

    太一宗,凡殿内。

    李太一领着四小天王,已经在凡殿内闭关修炼多日了。

    皆因凡殿内,有一种神秘且强大的力量能帮助他们修炼。

    力量源于地上“杀赵宝玉”四个血字,也时刻让他们牢记要杀死赵宝玉。

    李太一缓缓地睁双目,起身走向凡殿外,对着凡殿外一名老者道:“盂兰大会可以提前了,就定在二十天后,届时四个小家伙都能到达练气境八层!”

    “遵命宗主,我会立马昭告天下!”

    那名老者领命后,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