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小刁民 > 第969章 燕京秦家的复杂情况
    “秦虹月!”

    秦蒹葭已然恢复了往日清冷的模样。

    “不好意思!无意撞见,其实我是和表姐同班飞机回来的,我觉得表姐你都那样说了,以赵宝玉的性格,应该不会来了!”

    秦虹月故作叹息道。

    秦蒹葭目光随之暗淡了下来,如果换作以前,她相信赵宝玉会来,但是自从经历那次赵宝玉的手机失联,她就不确定了。

    从那之后,她也逼自己接受了赵宝玉会有很多女人的事实,所以她也不确定自己在赵宝玉的心里,还有没有多少的分量。

    这时,拄着一根移动点滴的乐松福,走进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秦老爷子立马握住乐松福的手道谢:“谢谢!”

    “谢谢你乐老!”

    秦蒹葭紧跟着致谢道。

    “蒹葭小姐!你是在埋汰老夫吧!”

    乐松福哭笑不得地回道。

    “乐老!我怎么会埋汰你?我感谢你来这里救治瑶瑶,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让您对我有什么误会?”

    秦蒹葭立马道歉道。

    “…看来蒹葭小姐不知情啊,能救回瑶瑶小姐,多亏小神医对我进行了一个小时的视频指导救治!”

    乐松福见状,笑着解释道。

    “哪个小神医?”

    秦蒹葭顿时觉得心里有些慌慌的。

    “你男朋友赵宝玉啊!”

    乐松福怪异地看了一眼,面前精神有些恍惚的美女,又补充道,“安海小神医啊!”

    视频电话,原来赵宝玉是为了救瑶瑶才不登机的,是我错怪了他,他应该不会来了吧!

    想到此处,秦蒹葭的目光更加暗淡了。

    “赵宝玉果然有点能耐,只是似乎他不会来了!”

    秦虹月得意地笑了笑,有意说道。

    秦蒹葭没有理会秦虹月,而是面向乐松福询问道:“乐老!瑶瑶救回来了,有几分机会苏醒?”

    “蒹葭小姐,瑶瑶小姐并没有苏醒的可能,她还是一个植物人,这一次她是因失血过多导致的濒临死亡!”

    乐松福如实地回道。

    “瑶瑶真的没有醒!”

    秦蒹葭失魂落魄地自语道,眼眸中再度覆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蒹葭!你跟我来一下!”秦老爷子背身离去,转而看向乐松福又道,“松福,你的办公室借我用一下!”

    “好的!”乐松福应声将钥匙交到了秦老爷子手中,而后叫住一名护士道,“带秦老爷子和蒹葭小姐去我的办公室。”

    在护士的带领下,秦蒹葭和秦老爷子来到了乐松福的办公室。

    “蒹葭,把你的手给我!”

    秦老爷子沉声道。

    精神恍惚的秦蒹葭将手伸出,秦老爷子搭脉后,面色大变。

    这小妮子命煞孤星命格,只能靠仕途冲煞,虽然升至林阳县长,但是不至于命格中的煞气减少了近一半吧?其次,小妮子天生纯阴之身,体内只有阴气,无阳气调和,但如今丹田内有一层浩然正气保护着,虽然依旧没有阳气调和,但有这浩然正气微调,也不至于将生命陷入危

    险之地。

    最后,小妮子的实力进步神速,看来是有高人相助,那浩然正气应该也是一部了不得功法,长此下去,说不定能变成正常的人。

    想到此处,秦老爷子不禁眼中泛起了热泪。

    长此以来,都是他默默地为秦蒹葭强行续命,只是随着秦蒹葭年岁越来越大,续命的困难程度,也越来越大了。

    “爷爷!你怎么了?”

    秦蒹葭感受到手背上暖暖的热泪,不禁缓过神来,看向面前的老人问。

    “蒹葭!你是不是遇见高人了?你修炼的功法能保护你!”

    秦老爷子关切地问道。

    “我修炼的功法能保护我?”

    秦蒹葭神色复杂地复述道。

    “没错,功法能够稳定你体内的阴气值,也能助你冲煞孤煞命格,所以简单说,这功法在保护你!”

    秦老爷子如实地道。

    “保护我!”

    秦蒹葭眼眸中升起一层薄薄地雾气,脑海中回想起少年曾对她说的话——“我是你父亲派下来保护你的守护神!”

    想到此处,她的眼眸上的雾气凝结成眼泪,打湿了眼眶道,“是赵宝玉!”

    “赵宝玉!”

    秦老爷子淡淡地复述道。

    …

    燕京第一人民医院,走廊的尽头。

    秦卫北和秦虹月父女两集合在一起,窃窃私语。

    “合同的事!搞定了?”

    秦卫北皱了皱眉头问。

    “嗯,我们只拿一成!”

    秦虹月面色不甘地道。

    “一成!很好,就拿着个做文章!”

    秦卫北眸子里噙着一道冷光。

    “父亲,瑶瑶的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秦虹月问道。

    “确实是替她割腕的,不过瑶瑶的确曾经苏醒!”

    秦卫北压低声音道。

    “这怎么可能?”

    秦虹月惊呼起来道,一个植物人躺了快十年,绝对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是我问百里道长求的药!瑶瑶意识清醒了,是她主动要求死的,只是她无力自杀,我才帮她的!”

    秦卫北将声音压的极低很低。

    “那你为什么不如实说呢?”

    秦虹月皱了皱眉头。

    “百里道长不让说,我猜测百里道长是在试药!”

    秦卫北又道。

    “好的!我知道了!”

    秦虹月点了点道。

    “月儿,你将萬大地产做的这么好,我可以将东升集团彻底交给你了。”

    秦卫北笑看着眼前的女儿,满目的宠溺。

    “爸爸!你要退休了吗?你还年轻!”

    秦虹月直言拒绝道。

    “老爸是年轻,但是东升集团董事长兼CEO才是你与秦蒹葭竞争的筹码,而不是一个副总裁的位置。”

    秦卫北笑了笑,又道,“东升集团是爸爸打下的华夏第一财团,我希望在我女儿手中,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财团。”

    “爸!”

    秦虹月一把扑进了秦卫北的怀里,情绪十分的激动。

    “加油!月儿,你还有大伯在军政界帮你,秦蒹葭是斗不过你的,燕京秦家下任家主就是你了!”

    秦卫北眼眸中释放着强大的野心。

    “父亲,我们终归是旁系,大爷爷是掌权人,虽然东阳叔叔失踪了,秦蒹葭毕竟是她的独女!”

    秦虹月说出了担忧。

    “秦蒹葭有命跟你争再说!命煞孤星格,都不用暗中做掉她的。”

    秦卫北阴冷的笑了笑。

    “背后算计人好吗?”就在这时,一道懒散地声音闯入了父女两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