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小刁民 > 第970章 治愈后的变故
    循声得见走廊门上的窗户外,一张翘首的熟悉脸蛋,秦虹月沉声质问道“赵宝玉!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来了好久!就听你们父子俩算计我婆娘呢!”

    赵宝玉龇着大白牙笑回道。

    “你有什么证据?我说话的分贝,手机是录制不下来的!”

    秦虹月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说的没错!我为什么要用手机录?”

    赵宝玉笑着反问道。

    “你没有录下来,有什么证据?”

    秦卫北旋即大笑出声来。

    “我听见了,就是证据!”

    赵宝玉目光一冷,一拳砸在了秦卫北的面门上。

    “赵宝玉!”

    秦虹月大喝一声。

    “别嚷嚷!小爷我不打女人只是常规情况,把我逼急了,我打了你,别说我欺负女人!”

    赵宝玉立马警告道。

    不过,随着秦虹月一声尖叫,还是吸引了众人围观。

    包括循声而来乐松福,上来就紧握着赵宝玉的双手。

    “小神医,终于见到了你了。”

    “走!带我去看看那女孩!”赵宝玉刚迈出步子,转身看向身后的父女道,“你们也过来。”

    秦虹月皱着眉头,搀扶着父亲,跟在了赵宝玉的身后。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秦瑶瑶的病床前。

    赵宝玉只留下了乐松福,和秦虹月以及秦卫北,剩下人都被请出了病房。

    来到病床前的赵宝玉,用手捏了捏秦瑶瑶的胳膊,从手腕开始一指一指地往上递揉着,看上去就像是占人姑娘便宜。

    “这就是神医?秦瑶瑶身上可能就这两条手臂是好的了!”

    秦卫北不禁吐槽起来。

    话音刚落,只见眼前的少年,捏完手臂竟然看都不看秦瑶瑶断掉的双腿骨和脊柱骨,就用笔在纸上写起了东西。

    “这就是神医?断骨的地方看都不看?”

    秦卫北再次吐槽起来。

    “喂!中年人,我问你一句,什么叫神医?”

    赵宝玉看向面前的中年男子,嘴角挂起一抹玩味的微笑。

    秦卫北思虑了片刻,回道“能治好别人治不了的病,叫神医!”

    “这特么的不就行了,等小爷我治好秦瑶瑶,在此之前别逼逼秀无知!”

    赵宝玉白了一眼秦卫北骂道。

    “你若是治不好呢?”

    秦卫北深感羞辱,不甘地回顶道。

    “那就打个赌?我赢了,把你女儿给我玩一下,我输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赵宝玉嘴角勾起一抹邪邪地笑。

    “不行!换一个赌注!”

    秦卫北没考虑就拒绝道。

    “换一个?你输了,滚出秦家!敢啊?”

    赵宝玉眼眸中噙着一道极致的冷光。

    这就是他真实的目的。

    秦虹月双目微眯,连忙出言阻止道“父亲!不跟他赌,他确实算得上神医!”

    “赌!为什么不赌?一个瘫痪近七八年,身上多处骨骼断裂,脊柱骨也断裂,颅腔内大块淤血至今不散,这样的病人能治好?他是大罗神仙?”

    秦卫北不顾秦虹月阻止,应道。

    “爸!不能赌!”

    秦虹月再度出言阻止道。

    “放心!我已经将职位以及股权移交书都写好了,我就赌他办不到!因为百里松泉说了,这病青阳子道长也治不好。”

    秦卫北信心十足地道。

    综合来看,药王和青阳子道长一档,实际上青阳子道长应该是人类医术最高的一档。

    听闻这一句话,秦虹月也开始有些犹豫了,毕竟眼前的少年,并不是那种刚正不阿的大侠,而是色胚子,小刁民一个,的确有可能是诈父亲的。

    她的思想也出现了一丝波动。

    “赌不赌?”

    赵宝玉不耐烦地问道。

    “赌!”

    秦卫北应声道。

    “很好!把协议签了,还有十分钟,你就能从秦家滚蛋了!”

    赵宝玉淡淡地回道。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能在十分钟治好秦瑶遥?”

    秦卫北羞怒交加地骂道。

    “要不要加个赌注?你输了,自尽!我输了,还是你随意!”

    赵宝玉笑回道。

    秦卫北目光颤动着,输了离开秦家这一点,尚且可以接受,可是输了死,就完全不能接受了。

    这时,乐松福敲门而入,拎着大包小包的药包,都是赵宝玉先前写下的。

    “燕京的乐老!办事也很快捷啊!”赵宝玉大赞,又道,“秦卫北,赌不赌,五分钟之内,我能救回秦瑶瑶!”

    说话的同时,他也已经起了炼丹炉着手炼药了。

    “你是在羞辱我吗?”

    秦卫北面色极度的难看,毕竟是赌命,他就不敢应的那么痛快了。

    “赌不赌?还有四分种,我不仅让她醒来,还会让她站起来,走两步。”

    赵宝玉又道。

    “少特么的吹牛!我跟你赌了。”

    秦卫北受不住刺激,应下了赌命之约。

    “很好!”

    赵宝玉嘴角露出一丝略显残忍的笑。

    他从不是大善人,意图伤害她婆娘的人,要么死,要么残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就进入了最后一分钟到计时。

    丹炉门打开,赵宝玉将鸡蛋大小的丹药,直接往秦瑶遥的口中噻。

    “白痴!这是在杀人!呛都能呛死!”

    秦卫北不禁摇了摇头。

    “咳咳…”

    当一连串咳咳声响起,秦瑶遥直接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病房门也打开了。

    秦老爷子和秦蒹葭,刚好目睹了这一幕惊人的画面。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了一切人和物。

    凝固的包括赵宝玉。

    这老头,好强!至少打破仙武之印了。

    赵宝玉深深地看着秦蒹葭身旁硬朗的老爷子。

    “姐!”

    秦瑶瑶一把扑进了秦蒹葭的怀里。

    “瑶瑶!”

    秦蒹葭瞬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时候,她并没有忘了赵宝玉道,“谢谢你!”

    然而,却发现眼前的少年,像是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一样,寻着少年的目光,发现赵宝玉正看向她的爷爷。

    “赵宝玉!这是我的爷爷!”

    秦蒹葭挽着秦瑶瑶一同来到秦老爷子身边,方才闯入了赵宝玉的视线里。

    “噢!”

    赵宝玉应声的同时,九幽一闪,一道血光挑断了秦卫北的脚筋,“看在老爷子的面上,不杀你!”

    就在这时,秦瑶遥突然昏倒,口吐出绿色的液体。

    …

    燕京北,荒木县。一名身着道服,算命先生模样的男子,看着摊摆在桌上的一排近乎全部碎裂的玉简,仅有一个玉简没碎,打开一看,喃喃地道“秦瑶遥,没想到竟是一个活死人,承载住了这药效,看来我要汇报师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