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敌小刁民 > 第972章 给你理由发难
    荒木县。

    一座荒山之上,寸草不生。

    如果不是曾经生活在这附近的百姓,外来人可能都会认为,这是一座人工堆积起来的稍高点的黄土堆。

    此刻荒山的内部,是一片中空的世界,没有任何支撑,却是形成了这片独立的空间。

    独立的空间内,除了位于正中间的一颗菱形的黑色石头,再无其它。

    “它们的皇令我颤抖!它们都离开了,为什么它们的皇还没离开?”

    一道声音环绕在荒山内部的声音,经久不散。

    “是谁在说话?”

    这时,空荡的山体内部,一名年轻俊美的男子走了进来。

    “白痴!自然是我!”

    菱形石头发出了轻微的颤抖,像是在证明它的存在。

    “噢!原来是块会说话的石头!”

    年轻男子笑回道。

    “青阳子!你很傲慢!”

    菱形石头,传递出不满的情绪。

    “从我发现你开始,我等了你三十年,你才醒来,我是来通知你,你是我的财务!”

    年轻男子笑回道。

    如果有人看见,一定会震惊传说中的人物青阳子道长,竟是一位如此年轻俊美的少年模样。

    “你把本皇当物品?找死!”

    菱形石头瞬怒,接着在其石头的体表,凝结出了许多透明的箭羽。

    “我专治各种不服。”

    青阳子嘴角扬起一抹轻笑,手上出现一件大到足有他两人高的硕大的拂尘。

    “你是来搞笑的吗?”

    菱形石头发出一声轻笑,将其身上凝聚的多达上千根水箭,同时朝向眼前的年轻男人飞射而去。

    “小儿科!”

    青阳子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手中的拂尘轻轻一抖。

    只见浮尘的根根白须,化作一条条银蛇,如万蛇出洞,各自找上一根水箭,如一根尖锐的针刺,穿透瓦解了上千根水箭。

    “圣器!”

    菱形石头沉默了。

    “好眼力,要么降?要么死?”

    青阳子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微笑。

    “主人!”

    菱形石头不甘地回道。

    “灵魂契约,来证明你忠诚的时候到了。”

    青阳子释放签订的灵魂契约。

    “我不甘!”

    菱形石头发出一声震动天地的咆哮声。

    “等我离开地球,就将地球留给你,可签在灵魂契约里。”

    青阳子淡淡地回道。

    “成交!”

    菱形石头连忙应道,要么死?要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对它来说,并不难选择。

    青阳子给了它一个希望,虽然有些遥远,但是总比没有强,因为就算没有这个希望,它也要答应。

    综合来看,其实青阳子,也算是在用一个希望来收买了它。

    当灵魂契约签订之后,青阳子双目渐眯起来道:“你果然是黑雾虫皇!”

    …

    秦家大厅。

    所有人被秦卫南传唤到场,包括秦家所有的保姆,清洁员,保镖,厨师等等…

    秦老爷子外出不在家,燕京秦家就大爷秦卫南说话为准。

    此刻的大厅,除了受惊的人群,还有散落在地上打碎的花瓶、茶壶、断掉的桌腿等等…

    很显然,大厅在数分钟前,曾承受了某人的怒火。

    坐在主位沙发上的秦卫南,放在桌子上攥紧的拳头的手,依旧瑟瑟发抖,即使刚刚发泄过了,还是因为气愤,很难平静。

    百里松泉无法为他的弟弟接上脚筋,是因为卫北的脚筋,已经融掉了。

    显然造成这种不可逆的伤害,必定是伤他弟弟之人,也就是赵宝玉干的。

    他和弟弟卫北从小感情极深,从湾仔岛一起逃回大陆的过程中,更是相互扶持着死里逃生。

    所以,赵宝玉伤了他弟弟,在他的心里已经为其判了死刑。

    当秦蒹葭和赵宝玉出现在大厅之中。

    秦卫南的眼眸中闪过一道不加掩饰的杀意,甚至于差点没忍住要出手。

    秦卫北断脚筋的缘由,他很清楚,是因为输了赌注,秦老爷子在场,所以他不能用这件事去追究赵宝玉,只能用新的理由。

    半响后,他方才语气不善地质问道:“赵宝玉,我想问问,你与我秦家签订的合同,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秦家?”

    “你脑子不好吧?你一平方的楼面价成本算你一万,小爷我的灵兽山,一千万一平,一成的话,你每平方都能赚99万,这钱,就小爷我送你秦家的。”

    赵宝玉丝毫不客气地回道。

    “你的意思是当我秦家是乞丐?”

    秦卫南面色变了变道。

    “小小安海首富,跟我华夏首富比?”

    秦卫北接过话,继续嘲讽道。

    “呵呵,华夏首富?小爷我想成为全球首富,只是想与不想的问题。”

    赵宝玉不屑一顾地回道。

    他想豁出去,培元丹,壮阳酒随便哪项,都能助他成为全球首富。

    “嘴巴长你身上,你愿意怎么吹都行!回到这纸合同的问题,一成,你是不是打发乞丐?”

    秦卫南沉声又问,目的是引赵宝玉上当。

    “秦卫南!你就在等赵宝玉回一句打发你们是乞丐,正好可以借机发难?”

    秦蒹葭冷冷地说穿道。

    她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怕赵宝玉冲动,着了秦卫南的当,不仅仅是她,家中的保姆等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秦卫南就是在找机会发难。

    我刻意点一下,赵宝玉应该不会冲动了!

    想到此处,秦蒹葭自我安慰起来。

    这时,赵宝玉吞开口道:“一成,对于秦家来说,是我给秦家赚的一笔钱,但是对于你们两兄弟分到手的那一份,我确实是在打发要饭的。”

    “赵宝玉!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在故意激你,你怎能上当?”

    秦蒹葭忍不住问道。

    “我知道!因为我就想干他们!若不是秦老爷子收留他死去堂兄弟的这两个儿子,恐怕蒹葭也不会不愿意回家吧!”

    赵宝玉先是狂妄,话到最后十分的暖心。

    秦蒹葭目光微微颤动着问:“这些都是常三跟你说的?”

    “嗯!我问三哥的!欺负我婆娘的人,一个字就是干!”

    赵宝玉龇着牙笑了起来。

    “好!”

    秦蒹葭笑着点了点头,拔刀指向了秦卫南。

    唉…这妞的性格,其实方才知道点审时度势挺好,现在又秒变横冲直撞。

    赵宝玉尴尬地笑了笑。

    “秦蒹葭!大胆!没大没小!”

    秦卫北扯着嗓子叫了起来。

    “都什么年代了?用武力解决问题?”

    就在这时,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响起。

    声源来自,秦卫南身边沙发上坐着的老者。

    所有人顿感头晕,无法支撑身体,坐在了地上。

    “你怎么没事?”

    老者惊愕地看着在场除了他和秦卫南之外,唯一清醒的少年问道。

    只见,少年扫了他一眼,淡淡地回道:“你是百里松泉吧?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