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后一个赶尸人 > 第1008章:深深的绝望
    这时候就能够看出一个好习惯的重要性来了。

    在用黑雾困住我之后,娄其水就要去杀昏迷中的木棉花,如果车门没有锁的话,等我搞定了无角的犀牛符回来,木棉花只怕早就被分成几断了。

    但是,我在将木棉花扶上车之后,顺手锁上了车门。

    娄其水困住我之后来杀木棉花,因为车门锁住了,他一时间没有办法打开,而这时候,我已经解决了无角犀牛符,来到了他的背后。

    我将娄其水的尸体拨弄到一边,打开车门。

    木棉花已经醒了来,虚弱地看着我道“陈烦哥,我我我……”

    她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脸。

    木棉花此时虽然极度的虚弱,但是脸上的伤已经恢复了,可能因为她潜意识觉得,恢复容貌是头等大事吧!当看到娄其水伏在草丛中的尸体时,木棉花的眼睛一亮,期待地看向我。

    我叹了一口气,我一直不愿意木棉花的戾气变得越重,但是一直事与愿违,就拿眼下的情况来说,木棉花伤成这样,不补充能量,能行么?我几不可察地点点头,回到了驾驶位。

    而我的身后,木棉花下了车。

    我将车子往后移了一些,这是为了防止木棉花的行为被过往的车辆发现,虽然我心里觉得自己这么做没有错,但是脑海里,会不自觉地升起两个大字“帮凶!”

    不一会儿,木棉花回到了车上,回到车上的木棉花精气神都恢复如初了,她用化妆镜照了照自己的嘴唇,又抹了唇膏,见我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我“陈烦哥,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

    望上窗外时,已经不见了娄其水的尸体,也不知道是被木棉花推到沟里去了还是掩埋起来了,我没好意思问,顿了顿道“棉花妹子,好了么?”

    木棉花点点头。

    “嗯……不然咱们继续赶路吧!”我重新放下了手刹。

    “好!”木棉花点头。

    就在这时候,电话响起,我接起问道“谁啊?”

    “我,孔听雨!”

    “听雨妹子,你找我有事?”一听是孔听雨的声音,我立即紧张起来,现在情况特殊,如果不是有极为重大的事情,孔听雨是不会冒险给我打电话的。

    “别往前走了!”孔听雨的声音很冷“槐树岭事件,丁香坡事件已经犯了众怒了,现在不独藏龙道人和我们,整个天下都将你和木棉花列为了头号大敌,他们正在集结,往你所在的地方赶,所以,你无论前进,后退,都没有意义!……”

    说实话,当我初听孔听雨的话时,我心里没什么感觉的,天下人视我和木棉花为头号大敌,这特么的也太夸张了,夸张得像是美国超级英雄里才有的情节,但是,当我回过神来之后,我的想法就改变了。

    普通人很难有机会见到真道人,但是这并不是说真正的道人很少,不过他们都隐居于这九十六十万公方公里的大地上罢了,真要将他们聚集到一处,起码有一万人。

    同样的,普通人见到游尸的机会很少,但是这并不是说这么大的中华之,地没有游尸,相反的,可能比道人还要多,不仅有游尸,还有伏尸,不化骨,他们绝大多数人做的恶比我和木棉花多得多,但是他们都没有遭到灭顶之灾,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他们足够低调。

    而我和木棉花这一路的“战绩”太过骇人听闻了,尤其是在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发到网上扩散开来之后,我们做的恶也许不如任何一只游尸,但是,我们被架到了高台之上,成为恶的典型了!

    这样的恶的典型,引得天下人共诛之!

    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副副的画面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

    夜王横扫北境?

    满天神佛捉拿孙悟空?

    不不不,我比他们都不如,光明顶有那么多的明教高手,北境守卫有龙,有红衣女巫,有刺客,有骑士,有无数慷慨赴死之人,孙悟空虽然是孤身一人,但是他有通天的本事,而我和木棉花,我们什么都没有……

    将孔听雨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之后,有一种深深的绝望,扼住了我的心神。

    木棉花见我神情有异,关切地问道“陈烦哥,你怎么了?”

    我问孔听雨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能等死吗?”

    孔听雨的声音停滞了一会儿,问我道“陈烦,我让你等死,你便会等死么?”

    “不!”我坚定地说道“怎么可能呢!”

    “那就好!”孔听雨叹了一口气道“往东走吧,出海,如果能够去到别的国家的话,或许可以避过一劫!我得挂了!……”

    收起电话,我有短时间的失神,说实话,如果天下道人与我们为敌,而我们还在西北腹地,从东边出海,漫漫长途,可能么?

    我摁了摁眉心心说陈烦你怎么回事啊,刚才还在孔听雨面前信誓旦旦地说不会等死,这一下怎么就焉了呢,男子汉大丈夫,即使要死,那也是战死的。

    木棉花不明就心,疑惑地问我“陈烦哥,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摇头道“没事,没什么,只是我们不能再往西走了,得往东边走!”

    “为什么啊?”木棉花问。

    我回头看着木棉花,嘴角扯出一丝笑容道“棉花妹子你忘了吗?我有内线的,那个叫孔听雨的道姑,就是我的内线,她告诉我,现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往东边走,因为没有人会想到我们会这么做!”

    一番言语,总算是将木棉花说服了,在前面的路口掉转车头,我们往回过去,一边开车,我心思电转,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车子恐怕不能要了,目标太大,咱们就混在人群当中,坐公车出川……

    而且还不能去大地方坐车,容易被发现,最好是一个小山城,那里人少,眼线也少,说不定能够混出四川呢?虽然我心里知道,即使出了川,前面仍然危机重重,但是至少跨出了成功的第一步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