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黑篮]只有花知晓 > 第17章 疯狂度10%
    土御门手里抓着餐厅的纸巾拼命的擦拭着额头的虚汗,一脸心虚的偷偷看着灰崎。一坨坨白色的纸屑黏在了额头,灰崎不忍再看,悄悄扬起嘴角将头转到了一边。

    时也面无表情的从阴暗的走到里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他穿过开始变得有些拥挤的餐厅,朝灰崎挥了挥手,待走进了,他抬脚踹了踹灰崎坐着的沙发,“走了”

    灰崎起来从对面的沙发上捞过时也的背包和羽绒服递给他,土御门从沙发上起来,半条腿磕在了桌角上,痛的他赶紧捂住膝盖,他惶惑不安地着,“黑子、灰崎,你们现在还不能走呀,赤司先生都还没有回来呢。”

    他勾起唇角的一抹笑容,“土御门先生,不用等赤司君了,他被我塞在厕所里出不来了,当然啦我相信你很愿意去当英雄的。”

    时也拍了拍土御门的肩膀含笑道。

    土御门一时不知所措,他擦着汗问道,“真的被关在厕所了黑子你怎么能这么做呢。”

    转过身,时也嘴角的笑意不减,他在灰崎的背后推了灰崎一把,“走了,还呆在这里干嘛呢,真的要看赤司君从厕所里捞出来的样子吗”

    灰崎摸了摸鼻子跟在时也的身侧,“赤司征十郎真的被你塞厕所去了”他一脸不相信,怀疑的目光在时也的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

    “灰崎祥吾,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灰崎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土御门见他们两人的有板有眼,又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了一把纸巾捏在手里急急忙忙的朝洗手间的方向狂奔而去。

    时也非常不厚道地笑了起来,他歪过头看着灰崎道,“他打算拿这一大堆纸巾给从厕所爬起来的赤司擦的吗”

    严肃的灰崎忍俊不禁,伸手朝时也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你把土御门吓死了怎么办。”

    他毫不在意地反驳道,“反正我们一个礼拜之后就要走了,他只要坚持住这一个星期就行了,之后和我们也没有关系。对了灰崎,你之前要离开一阵子,是吧”

    灰崎和时也走到店门口,灰崎伸出修长的手臂打开门,时也从门缝间钻了出去。

    路边的枯叶被寒风卷起,在空中不停地打着转。阴冷的寒风吹进他的衣领,时也拎起领子遮挡着寒风,他将半张脸埋件了衣领里。

    灰崎随后跟着时也出来,两个人并排走在一块儿,他这才声地回答,“嗯,是打算要离开一段时间,你有什么要的”

    “什么”时也眼角飞出一抹笑意,“难道是抱着你的大腿哭着喊你不要走”

    “别搞笑了。”

    居民楼的房子还是一如往昔,比起夏天的炎热,冬天寒冷之时,四周水泥筑起的墙壁都透着冰冷,原热闹的居民楼竟在一个礼拜之内搬空,人去楼空平添伤怀之意。

    土御门夫妇早就找好了房子搬了出去,四五十岁的中年夫妇儿女不在身边,两个人带着行李借了别处的地儿住着。

    时也和灰崎的房间摆放着他们两人用的各式各样的物件,走进房间打开门口墙壁上的开光,白炽灯上的灯光打落下来,时也脱掉了身上厚重的羽绒服,他吸了吸鼻子后走到沙发边拿起空调的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温暖的房间内,到处弥漫着温馨。

    灰崎一步一步从身后靠近时也,他在时也的背后,一只手突然搭在了时也的肩上,人缓缓向前挪动,另外一只手放在时也的腹部。

    毛衣上带着些微刺痛的感觉,灰崎的手掌安安静静的搁在时也的腹部,下巴搁在他另一边儿的肩膀上。

    灰崎凑近时也,“会高兴吗我走了,你和赤司他们的关系也更进一步”

    “呵。”时也轻哼一手,抬起手肘重重地击在灰崎的腹部。灰崎吃痛,捂着肚子蹲下身哀怨的看向时也,“黑子时也,你谋杀呢”

    时也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在地上的灰崎,嘴角透着一股玩世不恭的笑容,带着美瞳的黑色眼珠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我可没有。”

    “灰崎,话可不能这么。”他不去看灰崎,反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你走不走和我没多大关系,至于赤司。”他搁在扶手上的手轻轻敲动着桌面,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就和我没有多大的关系。”

    “他们,奇迹世代每一个自以为是的人,都会受到他们的惩罚。”

    时也垂下手,狠狠地抓着毛衣,瞳孔中绽放着异样的神色,紧抿着的双唇血色全无。灰崎从地上起来走到时也面前,将时也的脑袋压向他的腹部,“我会帮你的。”

    “不超过三天,我就会回来。”灰崎着,一只手轻轻地抚摸过时也黑色的短发,他一遍遍安抚着怀中躁动不安的黑子时也。

    时也暴力地推开灰崎,一脸烦躁道,“别把我当懦弱无力的人来看行么灰崎。”时也一只手点了点自己的胸口冷声到,“我啊,可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趁早死心吧。”

    罢,时也起来走了三步倒在了床上。

    灰崎紧随其后倒向床边紧贴着时也的后背,一只手透过时也白色的毛衣朝里来回的摸着。

    他腹部的皮肤全然不像其他成年男子一般粗糙,反而带着一丝柔软,一丝不易察觉的脆弱。时也哼了一声,抬脚踹上了灰崎的脚。

    而灰崎早有应对之策,他抬起一条腿压在了时也的两条腿上。灰崎的下半身顶着时也,时也的后背正对着灰崎。

    灰崎凑近时也的耳边,低声诉,“就不想在我离开的时候好好地想念一下我,想念一下我身体的味道吗”

    时也的耳尖在灰崎话间,可耻的发烫。耳垂上是粉嫩的红色。

    他的笑声中带着些许笑意,时也转过身和灰崎面对面,“到底是谁想谁呢,灰崎祥吾,可别睁着眼睛瞎话哦。”

    着,时也腾出一只手捏着灰崎的下巴,而灰崎成功的脱掉了时也身上的牛仔裤,手掌覆盖在他被白色三角裤包裹的器官,脸上挂起一抹神采飞扬的笑,“是我想你,可以了吧”

    时也似笑非笑的看着灰崎,眼角微微吊起,他伸出红色的舌尖先是在自己的唇上舔了一圈,随后凑近灰崎,照着刚才一模一样的方法从他的唇角舔的唇中。

    灰崎微张双唇,时也毫不费力的撬开灰崎的唇,两人的舌尖接触一下,目光流露着暧昧的湿意。时也仿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轻笑了一声,一只手往下摸去,“祥吾君可真经不起挑逗呢。”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彼此,暧昧的喘息声在狭的房间内响起,灰崎抓过时也的手放在他的滚烫上,用染着情yu的声音道,“那是因为挑逗我的人是你。”

    他压下时也的手,声音沉沉道,“帮我。”

    时也挣开灰崎的手,抚摸着他身体的一部分,上上下下的移动着。两个人的头凑在一块,口水濡湿地啧啧声响起,唇畔离开彼此时带起一律银丝。

    在时也暧昧的挑逗下,灰崎的下shen越来越硬挺,他一只手绕过时也的腰在时也的后方试探着,指腹在穴口暧昧的揉转着。

    探入一根手指,时也皱着眉头用膝盖顶了一下灰崎,“轻点,疼死了。”

    灰崎失笑,“时也,看来这种事果然还是要经常做呢,下次你再让我半路暂停我可不干了哦。”他脸上涌起不满,手中的动作不停,又进入一根手指。

    “你胆子变大了嘛,居然敢跟我讨价还价。”

    “哪里敢。”灰崎献媚道。

    时也眼中闪过雾气,他眯着眼,右手报复性的在灰崎的坚硬上来回挪动。两个人的上身都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液,灰崎带着时也坐起来,脱掉两人穿着毛衣,内衣裤。

    散落了一地的衣物。

    灰崎双手拖着时也,对他,“坐下去,自己动。”

    时也一双雾气蓬勃的黑色眼珠先是不解的看向灰崎,了然之后脸上泛起一层薄暮般的红晕。他的下巴搁在灰崎的肩膀,一只手抓着灰崎另一边肩膀。

    他慢慢地让他进入他的身体。

    待全部没入,灰崎脸上溢满了一种叫做满足的东西,而时也则是皱眉看向灰崎,“你确定要我来动”

    他额头的汗珠低落到鼻尖,人仿佛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无二。老旧的立式空调呼呼地运作着,房间内的暧昧喘气声有增无减。

    灰崎一个翻身将时也压在了身下。

    年轻的他们仿佛有用不完的体力,直至精疲力竭,他们抓着彼此的手,许下坚定的信念。

    灰崎离开时,时也还在睡觉,他亲了亲时也的睡颜,柔声道,“等我回来。”

    他的脸上,是连他都未曾察觉的宠溺和温暖。灰崎替时也掖好被角,贴了一张便签条在床头便穿好衣服离开了他们共同居住的屋。

    床上的时也转过身拉起被子对着墙壁悠悠然的吐出一口气。快来看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