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 > 第643章 庆典前夕
    翟思思将斜挎包扔在床上,刚想趴在床尾歇会,转念一想,便翻过身,平躺在床上,双臂张开,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可真累啊。

    靳白比她早到家,这会儿刚洗漱出来,见她疲乏地躺在床上,问:“很累吗?”

    翟思思闭上双眼,感受着床铺的柔软,回答道:“心累。”

    乌黑的眼珠子望向她身旁的斜挎包,靳白迈步走过去,将手机取出来,仍旧是老样子,把手机放进浴室,虚掩上门。

    出来后坐在她的身侧,擦拭着还挂着水珠的短发,声音低了几分:“要是真那么累,就休息一段时间,等身体好些了,再去上班。”

    翟思思摇头,睁开水眸,有些无力道:“不是医院的事累……”

    靳白明白了,说:“黄玉芬那边,不用管她,等解决完靳言以后,她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就会理解你,你也别着急着和她上火,再怎么说她也是表哥的妈妈,况且不管她做什么,都是为了表哥好,人都会护短。”

    就好比黄玉芬要是当着他的面子刁难翟思思,管他过去什么亲戚,管他是靳乔衍的谁,他决不允许。

    道理翟思思都懂,让她心累的不是黄玉芬的态度,而是事情闹到今天这地步。

    睁着眼,望着天花板,她说:“我知道,不孕不育的事我瞒着她也是我的不对,现在看我怀孕了,她会生气,也是正常。”

    在所有的事情发生之前,黄玉芬还是对她视如己出的,纵然后面为了抱孙子做了不少的事,但也是被靳远的死所刺激,能够理解。

    真正让黄玉芬对她态度起变化的,还是那一张被发现的检查单,也许黄玉芬气的根本就不是她怀不上孩子,而是那一种将对方视为女儿,却发现一直被对方欺骗得团团转的背叛感,令得黄玉芬霎时就爆发了,把所有的气都怪在她无法生育的这件事上。

    那一种背叛感,就像她一直以来都信任着徐彬立,却发现徐彬立早已和别的女人勾搭在一起,是同样的扎心和难过。

    感觉就像是你付出的真心,不过是别人手里的一个玩具罢了。

    听着翟思思说出这番宽容大量的话,靳白有些错愕地看着她,好奇她这个人的底线到底能低到什么程度,被人这样欺负了,还帮着人说好话?

    察觉到他的目光,挂在天花板上的视线,微微往下一瞥。

    靳白摘下了眼镜后,那双隐匿在镜框后的桃花眼一览无余。

    平日里靳白戴上了眼镜,浑身上下随时散发着一股恬然、儒雅却又不失男子气概的冲突气息,如今眼镜一摘,那双如同狐狸般妖媚的桃花眼,更是为他平添了一股妖娆。

    就像是西方吸血鬼的模样。

    靳白的五官和靳乔衍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模样,后者是刚毅中带些冷酷,很是符合军人的气魄,前者则是看上去优雅平易近人的邻居大哥哥。

    出自同一血脉的基因还是非常强大的,不管是哪种五官,都不外乎一个帅字。

    靳白知道自己摘下眼镜后是另外一番帅气模样,在上学的时候就没少被姑娘追捧。

    因此他与翟思思四目相对的时候,是非常自信的。

    不料翟思思连眼都没眨一下,兀自说道:“别这么看我,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圣母,只是我有过被人背叛的经历,对于那种滋味,我是深有体会,才能理解她。”

    除了这个原因以外,还有三分原因是看在黄玉芬是靳乔衍母亲的份上,她也就不和长辈一般见识了。

    靳白想起靳乔衍给他的资料里,详尽地写过徐彬立背叛的事,也就明白了她为什么会理解黄玉芬。

    只是让他感到挫败的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英俊外表,翟思思居然连看都不看一眼,当真是挫人威风。

    心里这么想,却是转过脑袋,追上回应道:“我只是没想到你还挺能忍,居然没和她起冲突。”

    翟思思两手一撑,坐了起来:“不忍怎么办?是和她拉扯着嗓子像泼妇一样吵起来,不把她吵到躁郁症发作,又或者是不把我吵到动了胎气才罢休?这种损己不利人的事,我才不干。”

    嘴上是这么说,可靳白清楚得很,说到底,她还是担心黄玉芬躁郁症发作。

    医生嘛,在性命面前,一切都不重要了。

    知道她的口是心非,靳白也不戳破,一挑眉,起身走到衣柜前。

    打开衣柜,取出挂在中间的一条晚礼服,转过身来:“明天是鼎安的开业庆典,你就穿这个去。”

    那是一条大红色的连衣长裙,袖子是法国进口蕾丝做成的,绣有一朵朵攀爬向上的花朵,一直从袖子蔓延到上身,下身是一片片不规则的长纱订成的,腰部有一条非常细的红色腰带,末梢仍是两朵小小的玫瑰花。

    通体大红色,没有任何杂色。

    目测长度能遮到她的脚踝。

    做了个咽东西的动作,她瞠目结舌道:“这么红?”

    靳白提着裙子朝她靠近:“开业典礼是一件喜庆的事,你要是不穿这大红色,我爷爷会不高兴。”

    长裙举到面前,翟思思伸手摸了把轻纱,道:“那也不用这么长吧……这么一大片红色,怪扎眼的。”

    靳白睨了她一眼,伸手拉着她转过身去。

    提着裙子往她后背比划比划,嘴上说:“你们女人搭配礼裙不都喜欢穿恨天高拉长身段嘛?你这不是怀孕了不能穿高跟鞋,那就给你买长一点的礼裙,你在里面穿一双带点儿跟的平底鞋,能遮住,就不丑了。”

    要不给她挑个长裙,她还真打算穿着一条短礼裙,然后怀着靳乔衍的孩子,踩个高跟鞋?

    就算是不悠着点孩子,那也得悠着点自个儿啊!孩子摔没了可以再要,可这人摔一下送手术台,就未必能出来了。

    继续比划着长度,嘴上无心道:“你要真穿个短礼裙和高跟鞋,表哥明天看见了,准能削我!”

    翟思思诧异地扭转过头:“明天乔衍也会来?”

    长度还算合适,靳白拦腰将礼裙挂在臂弯中,回答道:“靳言那种高调的人,能不请表哥来?不仅他会来,基本上上流社会圈的都会过来走一个场子,所以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准能上演大戏!”

    美N小说"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