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教授老公霸上门 > 第41章要不要试试婚外情
    “你……你g什么?”

    傅暖下意识从椅子上跳起,就要往一边躲,却被容与拽了过去。

    他伸出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微眯着眼睛细细打量起她来。

    这玩味的目光,让傅暖心跳漏了一拍,却又有j分羞恼。

    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人了?

    感觉到钳制着下巴的力道越来越重,眼前男人的脸渐渐放大,他温热的气息也愈发浓烈,充斥着她的周围。

    傅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可身后就是桌子,桌上的杯子摇晃了一下,里面满盛的茶水溢出,顺着桌角缓缓流下。

    “我觉得,我可以比你老公更好……”

    他俯身贴近,在她耳边呵出热气,那带着丝丝暧昧不明的嗓音,只让她招架不住,j乎就要沦陷。

    “要不要试试,婚外情?”

    什么?!

    傅暖只道是自己听错了,满目惊慌地看着男人,却发现他似乎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她只觉三观都要被颠覆了!

    就是那么一瞬间的怔愣,傅暖就被男人压在了桌子上。

    “不……放开……”

    自下而上望向眼前的男人,他脸部的线条轮廓似乎更加分明,象征着男x特点的喉结也越发清晰,上下滑动着。

    不知什么时候,他衬衣的领口已然微微敞开,精致的锁骨一览无余。

    听到了她的拒绝,容与眉头微微蹙起,轻声耳语:“不要?这么刺激,为什么不要?”

    刺激!

    要她婚外情叫刺激吗?!

    为人师表,他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和道德观!

    正当容与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

    傅暖如蒙大赦一般,整个人松懈下来,赶紧应了一声:“谁?”

    “您好,客房f务。”

    听到门外f务员的声音,她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真是来得太及时了,救她于水火之中啊!

    傅暖想要起身去开门,但男人似乎还不愿意放开她,脸sey沉沉的,像是被坏了好事正郁闷着。

    “容主任,客房f务……”

    她指了指门口,小声提醒道。

    容与淡淡看了她一眼,也不知是不是觉得无趣了,就把桎梏住她的手松开,然后兀自理了理衣着,单手cha进兜里。

    nv人前一秒那侥幸逃过一劫的小表情根本逃不过他的法眼,就这么不乐意和他待在一起?

    虽说她口中的“老公”也是他,但此刻还是没来由地一阵气闷。

    傅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心里那口气总算长长地舒了出来。

    容与黑着脸站在那里,直直盯着来做清洁的f务员。

    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个这么好看的男人,并且盯着自己看,nvf务员脸上一红,羞怯地偏开头去,却又时不时偷瞄j眼,选择x忽视了男人不悦的目光。

    傅暖在房间里等着f务员打扫,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容与,他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难不成他想等着f务员走之后继续刚才……

    傅暖立刻chou了房卡装进兜里,作势要离开。

    “去哪?”

    “出去吃点东西,容教授你自便吧。”

    说完,她迈开步子,头也不回就跑了。

    走出房间一段距离之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身后空无一人,容与并没有跟上来。

    傅暖幽幽叹了声气,这趟差出的,真是危险!

    ……

    --

    第二天nv人特意起了个大早,独自离开酒店去了江大的报告厅,找了个角落坐下。

    半小时后,她就看到容与从前门走进来。立刻收回目光,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起来,心中默默祈祷: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容与单手cha在k兜,笔挺地立在门口,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一周,锁定了nv人的位置,菲薄的唇轻抿成线,朝她走去。

    听到靠近的脚步声,傅暖把头埋得更低了。

    脚步声戛然而止,听起来离她似乎还有一段距离。

    心里正疑h着,忽而听见头顶幽幽飘来一句:“还真像只鸵鸟。”

    “……”

    傅暖微微抬起头,偷偷瞄了一眼,发现容与并没有打算坐到她旁边来,而是停在了和她隔一条过道的前j排。

    她正求之不得,也不理会他的嘲讽,端正坐好等待着研讨会开始。

    今天的研讨会主要是由江大国学院的一名教授来进行分享,傅暖原本听得认真,余光瞥到男人的背影,却走了神。

    他今天似乎……很安分。难道是昨天自己义正言辞的拒绝让他死心了?

    就在她盯着那挺拔的背影看得入神之际,男人就像是有了感应一般,蓦地回头,视线精准地看向她,唇角还勾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

    额,被发现了……

    傅暖急忙移开视线,心虚地低下头,假作自己没看到他的视线。

    整场研讨会她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好不容易熬到结束,立刻起身离开了报告厅。

    然而接下来的j天,她随时都能感受容与颇带玩味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每天数着日子盼望着快点结束这趟出差,以后再有这种事,能拒绝就拒绝吧。

    ……

    为期一周的研讨会终于结束,返回榕城的飞机上,依旧是头等舱,她依旧是……坐在容与身旁。

    听着男人手指在笔记本键盘上敲击着声音,傅暖来了j分困意,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醒来时迷迷糊糊,只感觉头枕在什么东西上,稍稍有些硌人。头往上蹭了蹭,伸手摸了摸。

    这手感……

    傅暖蓦地惊醒,差点没跳起来。

    自己靠着的竟然是容与!

    见她反应如此激烈,男人微微侧头看向她,扬了扬下颌,略带嘲弄地笑问:“傅老师醒了?枕得可还舒f?”

    “那个……不好意思容主任……”

    nv人的声音宛如蚊子叫一般微不可闻。

    容与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活动活动肩膀,没有多说什么。

    方才见她睡着,脑袋摇摇晃晃的,容与实在看不下去,伸手将她揽了过来。

    “林同,还有多久。”

    容与合上笔记本电脑,微微侧头看向林同。

    “二十分钟。”

    容与点点头,抱着胳膊往椅背上一靠。

    气氛又陷入沉默之中……

    傅暖低着头,还没从刚才的尴尬中缓过劲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容与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

    “傅老师。”

    “嗯?”

    nv人条件反s般地应了一声,侧脸看向容与,正对上他一双眸子,漆黑如墨,令人移不开视线。

    “关于我那天的提议,你觉得如何?”

    傅暖迷惘,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男人眼中的笑意愈发浓重,缓缓靠近,薄唇微张,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声音轻轻的。

    “就是,试试刺激的……”--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