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教授老公霸上门 > 第54章 我知道你没睡
    容与的声音轻轻的,像是在对她耳语一般,温柔低沉的嗓音发出的每一个音节仿佛都在撩动她的心弦。

    “不过,这件婚纱并不适合你。”

    原本还沉浸在男人赞美之中的傅暖,在听到这话后,眼中透着j分茫然,看着他。

    “美则美矣,但和你的气质不搭。你的锁骨很好看,不妨试试一字肩。”

    听完,傅暖微微蹙眉,垂眸看着身上这套婚纱,不好看吗?

    奇怪了,她穿什么,g嘛要听他的。

    nv人蹙眉,语气带着j分不悦,反问他:“我穿成什么样跟容主任好像没关系吧?我丈夫喜欢就行。”

    这厮是来捣乱的吧?她挑选婚纱,又不是跟他结婚,他哪来那么多意见?

    容与倒也不怒,习惯了这nv人一向在他面前的肆无忌惮,他的视线看向她身后的橱窗,扫视一周,最后目光锁定了展示柜左手边的第一件一字肩婚纱。

    “那件婚纱,穿上之后你丈夫会很满意。”

    容与唇畔的笑意更深了j分,聪明的nv人,就该听取男士的意见。

    可很显然,傅暖不是聪明nv人,亦或者可以说,她向来迟钝。

    此刻她心里暗自恼火,这人什么情况,以为他是她丈夫吗?哪来的自信认为她穿上那件婚纱,那素未谋面的丈夫就一定会喜欢?

    她重重闭眼,最终选择没再理会容与,脚步往后退开一步,与男人之间保持了一个安全却又疏离的距离,然后没有多余的话,她转身就进了婚纱店。

    回到婚纱店里,傅暖悄悄回头偷看了一眼外面,方才容与站的位置已经没了他的身影,应该是事情办完了,就走了吧。

    她的视线扫过展示柜左手边,刚才容与说的那件婚纱,目光停留在上面刻,复又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这件。

    那件真的更适合她吗?

    陈茵茵试完伴娘礼f出来,见傅暖看着婚纱发呆呢,便问她:“暖暖,选好了么,就定身上这件?”

    听到闺蜜的声音,傅暖犹豫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指向那展示柜左手边第一件婚纱,说道:“我想试试那件。”

    ……

    傅暖原本以为十j天的时间会很长,却不知怎的一晃眼就到了婚礼前夜。

    她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自己j乎空了的房间。

    下午陈助理来过一趟,说明天就是婚礼了,容总j代他过来将太太的行李先搬到新别墅去。

    太太……

    直到这一刻,傅暖才真真切切地认识到,自己即将在一个新的家庭里开始新的生活。

    听到敲门声,傅暖回过神来,就看到父亲站在她的房门口,慈ai地看着她。

    “爸,你怎么还没睡?”

    “想到你明天就要结婚了,睡不着。”傅兆感慨道:“总觉得好像还是昨天的事,你明明还很小,怎么突然之间,就长大要嫁人了。”

    父亲的话听得她不禁鼻头发酸,她想要是母亲还在的话,看到她即将穿上婚纱,步上婚姻的殿堂,应该也会开心吧。

    “你妈妈不在了,有的话就只能爸爸来嘱咐你。去了那边不比在自己家里,不能由着-- x子胡来。容总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家里只有个老夫人,也就是他的nn。老夫人年纪大了,身t也不大好,要是她说什么,你就听着,能忍则忍,知道吗?”

    傅暖点点头,说:“放心吧,我都明白。”

    傅兆眼眶微微泛红,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着说:“早点休息,明天做最美的新娘。”

    “嗯。”

    父亲走之后,傅暖并没有睡下,而是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窗外那一轮明月,心想着,明晚的月亮会不会也这么圆这么好看呢?

    这时候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容与。

    犹豫良久,她还是决定不接,调成震动模式之后任由手机响着,过一会儿便没了声音。

    很快又是一声短促的震动,是那人发来的消息。

    『我知道你没睡,接电话。』

    紧接着电话又打了进来,傅暖无奈,心情莫名有些糟糕,最后还是选择接起电话,问:“这么晚了,容教授到底有什么要紧的事,一定要我接电话?”

    “今天去学校,看见你放在我桌上的东西了。”

    电话那边,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喑哑好听。

    而傅暖,身子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容与说的是那盒喜糖。

    都这么多天了,他竟然才看到,到底有多少天没去学校了?

    “都是好j天前的事儿了,那些糖要是不能吃就扔了吧。”

    “已经吃了,很甜。”

    嗯,这话听上去,还像是人说的。

    傅暖心里舒f了一些,却不想,男人接下来所说的,再度让她无语至极——

    “不过,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

    俨然,语气中还带着j分嫌弃的意味。

    nv人只想狠狠翻一白眼,真是够了这男人,喜不喜欢关她什么事儿?反正以后她又不是跟他生活在一起。

    不过这次傅暖也没想反驳,只当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没听见。

    两人无言沉默,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就在傅暖想说困了想睡觉的时候,容与突然出声了——

    “我猜你正在看月亮,对不对?”

    呐?

    nv人立刻收回原本看向夜空的视线,内心有一丝被人看穿举动的慌张,面上故作镇定地说了句:“没有,你猜错了。”

    “傅暖老师,撒谎鼻子会变长的。”

    男人的语气中带了j分促狭的笑意,好像是能轻易洞悉她的心思和举动一般。

    如果不是知道不可能,她都要怀疑容与是不是在她家里装监控了。

    “如果容主任这么晚打电话来,只是为了跟我研究月亮,那恕我不奉陪,这并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

    正要挂电话的时候,她听到容与轻声说了一句:“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研究,明天见。”

    前半句,她云里雾里。

    最后三个字:明天见?

    傅暖愣了两秒,明天是她的婚礼……

    --     也许他还还不知道。

    虽然容与是她的直接领导,但他这j天都不在学校,所以应该也不清楚她请了一周婚假的事,大概还以为她明天会去学校吧。

    “明天我……”

    却是不等傅暖把婚礼的事情告诉他,对方便先一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傅暖咬了咬唇。

    算了,没什么好说的。

    ,她低声自言自语道:“明天不会再见了,明天会是新的开始……”

    第二天,傅暖起了个大早,陈茵茵也很早就过来了,陪着她一起穿婚纱、化妆,给她整理裙摆的褶皱和头纱。

    大约九点多,佣人上楼来说容总那边派来接新娘的婚车已经到了。

    “出门吧。”傅兆笑中带泪地看着nv儿,声音有些哽咽。

    这时候傅思柔拿着一双系带水晶高跟鞋过来,说:“姐姐,鞋子也都打理好了。”

    傅暖不疑有他,淡淡地说了句“谢谢”,然后把鞋子穿上。

    她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瞬间,傅思柔脸上露出了一丝y柔的笑意。

    那高跟鞋的鞋跟……

    希望能撑到婚礼的时候吧,到那时,她就等着看傅暖出个大丑,看这nv人怎么收场。

    ……

    陈茵茵在傅暖身后帮她拉着裙摆,一起下楼,先来的车是接新娘和伴娘的。

    傅暖看到陈助理等在车前,微微点头致意,然后上了车。

    送完傅暖出门,林蓉拉着nv儿回了房间。

    这么重大的场合,她们母nv俩可得好好打扮,毕竟这是她和nv儿第一次以傅家人的身份出席重要的婚宴。

    上次的酒会规模很小,只请了一部分人士,傅兆也只是简单向来人介绍了她们母nv两的身份,两人根本没有寻到机会跟那些宾客接触。

    但这次不一样,容氏集团容总的婚礼,现场不知道有多少豪门显贵到场。

    傅思柔也精心准备着,到时候婚礼上说不定就能遇到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

    “思柔,好好表现。”林蓉低声说道,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放心吧!妈,你先下去,我再补个口红。”

    “好。”

    这边,傅兆和林蓉下楼后,傅思柔补好妆,脸上扬起大方得t的笑容,下楼出门。

    但下一刻,在她看到站在车前,给傅兆和林蓉开车门的男人时,nv人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容容总?!”

    傅思柔满脸写着震惊,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怎么了?”而车里的傅兆和林蓉不解地看着车窗外的人,什么容总啊?

    傅思柔惊呆了,眼前的男人分明就是她上次见到的那个容总,只是……现在戴上了眼镜,看上去不像上次那样吓人,倒显得有j分温和有礼。

    怎么会

    还不等她想明白,李叔便朝她颔首微笑,“傅二小姐你好,我不是容总,我是他的司机,我姓李。”--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