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教授老公霸上门 > 第55章容总就是容与
    酒店现场。

    傅暖坐在休息室里,还有半个小时婚礼就要开始了。

    时间越接近,她心里紧张的感觉就越明显,毕竟是要跟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结婚,第一次见就是在等会儿婚礼上,而且即将成为她的丈夫……

    见傅暖满脸写满忐忑,两只手紧张地j叠在一起,手指曲起,关节泛白,陈茵茵安道:“暖暖,没事的,别紧张。”

    傅暖抬起头冲她笑笑,笑容却有些僵y。这种事情哪里是说不紧张就真的能够不紧张的……

    她只能反复深呼吸,让自己镇定下来。

    “小暖暖啊,今天是你的婚礼,不是来打仗的。放轻松放轻松……”陈茵茵站在她身后,给她揉着肩膀,打趣道。

    这时,休息室外,有人敲了敲门,是陈助理的声音传了进来——

    “傅小姐,结婚仪式马上要开始了,可以跟我过去做准备了。”

    “麻烦你了。”

    傅暖客气地说了句,然后起身出了休息室,陈茵茵在身后帮她拉着裙摆,以免被踩到。

    ……

    按照流程,新娘站在会场的门外等候着,伴娘陪在身边,两位小花童在前面手里捧着一篮子花瓣。

    时间越来越近,傅暖紧张地垂着眸子,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直到会场内,那婚礼的主旋律曲响起,傅暖面前的那扇门缓缓拉开了……

    一条长长的红毯从门口一直延伸向会场的尽头,红毯两侧是宾客的观礼席位。

    在宾客们的祝福与掌声之中,傅暖垂眼屏气,做好最后的心理准备。

    这时,她听到身旁的陈茵茵“咦”了一声,随即是啧啧的惊叹声。

    “暖暖,没想到你老公这么帅啊!”

    听到这话,身穿白se婚纱的nv人微微蹙眉。

    帅?不是传闻说,容总面目狰狞可怖吗?

    她缓缓抬起头,在看清站在红毯尽头的男人时,身子猛地一颤,刹那之间,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放空,整个人都呆住了。

    容……容与怎么会在这里?!

    只见男人的目光凝视着她,唇边噙着一抹笑弧,见她这副震惊的模样,眼中的笑意更深了j分。

    今天的他看起来和平日里不大一样……穿了一身墨蓝se的礼f,简约奢华却又不失庄重。

    可这不应该是新郎的礼f么?

    傅暖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的男人,耳边充斥着宾客们的掌声,而脑子就像是瞬间短路了一般,根本无法思考。

    蓦地,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容总,容与……

    还有这男人昨晚说的那句“明天见”……

    这些串起来,nv人恍悟,却又不敢置信。

    容与就是容氏集团的总裁?!她的丈夫!

    天呐,这也太……

    若非是现场有那么多人在,只怕傅暖早就脚软到跌坐在地上了。

    所以……这男人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但却一直在她面-- 前不说破,并且有意隐瞒他的身份?

    震惊之后,便是气郁,尤其是看到男人脸上略带j分促狭和自得的笑意,傅暖心中升起一g羞怒,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耍她,故意想看她此刻吃惊的模样,故意……

    一想到自己之前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傅暖恨不得钻进洞里!

    这时候,父亲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

    每位父亲,都要在nv儿出嫁时,牵着nv儿的手,将她送到丈夫身边。

    傅兆也不例外。

    只是,丈夫……

    傅暖迷惘彷徨了,虽然知道自己是被容与给套路了,可是……他就这么突然成了她的丈夫……

    眼前的男人和周围的宾客还有现场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但她又确实能感觉到父亲牵着她的手一步步走向地毯另一端时,她如擂鼓般的心跳。

    在众宾客的注视之下,傅兆牵着nv儿的手,朝着新郎走去。

    容家的老夫人坐在上席,看着缓缓走来的新娘子,微微点头。

    这个孙媳f看着还不错,虽然第一次见,但给她的印象还蛮舒f,挺让她满意的。

    而另一边,林蓉和傅思柔看着眼前的一幕,y沉着脸se。

    尤其是傅思柔,她此刻嫉妒得都快要发疯了!

    当看到台上站着的新郎时,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竟然是那天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男人!

    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比电视上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原本五官就格外精致,裁剪得t的西装穿在他身上,更将他显得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贵气和魅力。

    傅思柔后悔极了!

    要是早知道容总长得这么好看,并不是所谓的面目狰狞,她根本就不用大费周折把联姻的事情推给傅暖!

    而容太太的位置,和这个男人,都应该时她傅思柔的!

    “你不是说容总长得丑陋不堪吗?”

    傅思柔已经气得快晕过去了,偏偏林蓉还在一旁问了这话,更是让她心里不舒f。

    “你能不能别说了!”她没好气地瞪了母亲一眼,林蓉见状,不明所以,却也不说话了。

    傅思柔的目光转而看向一身白se婚纱的傅暖,随视线落在新娘的高跟鞋上。

    这么好的事都能让傅暖给摊上了,傅思柔此刻只想看到傅暖能在婚礼上出丑,看到她在婚礼上摔跤,让在场的来宾都笑话这个‘容太太’!

    容与的目光一刻也不曾从傅暖身上离开,看着nv人缓步向他走来,她身上的那套婚纱,光彩夺目。果然,这件婚纱很适合她。

    洁白的婚纱衬得nv人的肌肤更加雪白,像瓷娃娃一般透着些粉红,一字肩设计恰好露出了她漂亮的锁骨,配以精致的项链点缀,更加明艳动人。

    伴随着婚礼的进行曲,傅暖在父亲的牵引下走到了新郎面前,就快要到他身边的时候,傅暖的高跟鞋突然崴了一下,鞋跟断了,她脚下不稳,整个身子往前倾去。

    傅兆想要伸手拉住nv儿,但已经来不及了。

    容与重瞳一暗,跨步上前,眼疾手快地揽住了傅暖的腰身,将人圈入怀里。

    真实的触感和男人掌心的温度,夹杂着那淡淡好闻-- 而又熟悉气息……

    傅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男人近在咫尺俊逸如斯的容颜。

    “还好么?”

    那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傅暖面露j分尴尬,看着眼前抱住她的容与,心中情绪复杂。

    傅暖咬了咬唇,未有言语,但脸上的神se,带着j分愠怒,却碍于有旁人在,不能表现出来。

    说不生气,自然是不可能的。

    毕竟,这厮耍了她那么久。

    容与看着怀里nv人那副羞恼的模样,眼中的笑意不由得深了j分。

    他又凑近了些,在她耳边低语:“你还是选了这套婚纱。”

    嗯,她丈夫一定会喜欢的婚纱。

    傅暖:……

    事到如今,她还能说什么,怒视一眼笑得春风得意的男人,心中的郁闷多了j分。

    为了不让nv人失去平衡,容与的手一直搭在她腰间,紧紧桎梏住她。

    他轻笑一声,清了清嗓子,“看来我的新娘迫不及待想要来到我身边。”

    台下的宾客们听了这话,都会心一笑,尴尬就这样化解过去。

    这么好的如意郎君,新娘等不及,也是人之常情。

    而傅暖,此刻除去无奈,只剩下无语。

    她余光瞥了眼脚下断了的鞋跟,看样子是从中间断裂的……这鞋子,应该是被人动了手脚。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搞鬼了。

    可那人应该没想到会弄巧成拙,不仅没让她出丑,反而还让在座的宾客们都觉得这对新婚夫f的感情很好。

    人都已经跌到新郎怀里了,婚礼还不开始,更待何时。

    此刻,司仪的声音在整个殿堂里回响——

    “容与先生,请问你是否愿意娶傅暖小姐为q,尊重她,ai护她,不论贫穷与富贵,不论健康或疾病,不论顺境或逆境,都愿意照顾她直到永远?”

    容与看着怀里的nv人,紧紧将她圈在怀里,字字清晰:“我愿意。”

    “傅暖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

    傅暖暗了暗眸se,听着这婚姻神圣的宣言,又看了眼四周来宾脸上祝福的笑容,还有父亲的慈目。

    事到如今,她还能说不愿意吗?

    况且,容与这厮看她的眼神,根本就是吃定了她。

    沉默刻,nv人缓缓动了动唇瓣,轻细的两个字从她唇间溢出:

    “愿意。”

    容与听到满意的回答,薄唇上扬的弧度愈发肆意。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挑起她的下巴,语气温柔而又带着j分不容置疑的霸道——

    “从今天起,你是我的。”

    傅暖失神,还没反应过来,男人捧着她的脸,下一秒俯身吻上了她的唇,那嚣张的气势,她根本无法抵挡。

    是他的……她成了容与的专属。

    这一切,恍若如梦,但唇上的温度却又那么真实,他的气息层层将她缠绕,包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