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教授老公霸上门 > 第75章 你喜欢我不正经?
    他知道傅暖是个有主见又固执的nv人,之前的事也是在尽可能保证她安全的前提下,才同意她去做的。

    可今晚的危险,容与不许再有第二次。

    “为什么?”傅暖忍不住反问,辩驳道:“我这不是胡闹,是为了公道真相,哪来的纵容不纵容?”

    “傅暖。”

    容与语气沉重地叫了她的名字,看到nv人脖子上的瘀痕,又不忍再严声斥责,语气放软了j分:“我担心你。”

    他凝视着她的眼眸,字字清晰地说。

    傅暖怔怔地望着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里,透着j许讳莫如深的情绪,她看得迷惘,渐渐屏住了呼吸。

    她从未见过容与这样严肃跟她说话……这算是情话吗?

    这一刻她明白过来男人的怒意从何而来了,在这一次次的事件里,她的一意孤行,若是没有他护着,别说查真相了,只怕早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我……我错了,以后不会再以身涉嫌了……”

    “真知道错了?”容与微微蹙眉,看着这么容易就认错的nv人,深黑se的瞳孔里浮现出一抹不信任。

    nv人点头如捣蒜般,连声道:“真的真的……你别这么一本正经,我不习惯。”

    “意思是,你喜欢我不正经?”

    男人轻挑眉峰,唇边勾起一抹笑狐,缓缓朝她靠过去。

    傅暖:就知道正经不过三秒,果然……

    眼前俊美如斯的容颜渐渐贴近,近得j乎可以看清那眉宇之间的y柔之se,傅暖赶紧伸手推开他,震慑于男人眼中毫不掩饰的笑意。

    “别……”

    “我怎么觉得,需要给你留下点深刻的‘教训’,你才会记住。”

    “不,不需要!”

    傅暖g笑两声,再想拒绝,却被男人顺势压倒在大床中央。

    惨了……nv人咬唇闭上眼睛,想起上次的t罚,就心疼自己的小蛮腰j秒钟。

    只听一声轻笑传入耳中,下一秒身上的压迫感消失。

    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只见男人起身出了房间。

    她坐起身,不一会儿容与就拿着y箱回来了。

    见他坐到床边,傅暖往后撤了撤身子,还以为他是要继续刚才的事。

    “过来。”

    “我不。”傅暖苦巴巴地看着男人,委屈道,“我还受着伤呢!”

    容与无奈一笑,这小nv人一天天脑袋瓜里想些什么。

    “过来,给你上y。”

    傅暖微微怔愣。

    “或者你想带伤去学校?”

    于是……某nv尴尬地笑了笑,朝男人靠过去,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容与动作熟稔地拿出化瘀消肿的y膏,挤了一点在指尖,轻轻涂抹在傅暖脖子上,力道适中地揉了揉。

    有点疼,可更多的是他指尖微凉的触感和y膏作用的微微发热,竟有些舒f。

    也许是太舒f,-- 揉着揉着她就躺下了,躺着躺着,就睡了过去。

    听到nv人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容与止住手上的动作,看着因为困乏而沉沉睡去的nv人。

    居然就这么睡了,还真是心大……

    放下y膏,给已经睡熟的小nv人脱了鞋和外衣,抱到被窝里放好。在她身旁躺下,轻轻在额头上印下一吻。

    ……

    翌日清晨,傅暖是被电话铃声惊醒的,还以为是上班迟到了,一看时间才七点多,整个人都清醒了。

    来电显示是父亲的助理。

    这么早,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狐疑地接通之后,还不等她发问,便听到那边传来助理焦急的声音——

    “傅小姐,董事长住院了,你快来一趟吧。”

    一听这话,傅暖来不及多问,只是让人把地址发来,立刻起身穿衣洗漱,然后出门,去的路上给学院那边打了个电话告假。

    到了医院,林蓉和傅思柔已经在等着了,而助理站在一旁,面se沉重。

    傅暖走过去,问:“爸爸人呢?怎么样了?”

    见只有傅暖一人,容与并没有同她一起来,傅思柔很是失望,但不得不掩盖自己的想法,继续做出一副悲伤担忧的模样来。

    “还在抢救。”助理的神se愈发凝重。

    “出什么事了?”

    好端端的,怎么会晕倒?

    后来,助理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她。

    “董事长一大早就接到消息,说是之前投资的地项目出了问题,亏损了一大笔钱。董事长一时承受不住刺激,就晕过去了。”

    亏损……

    傅暖微微蹙眉,怎么会这样呢?

    是之前父亲说的那个,要容与注资一起投的项目吗?

    这时候,抢救室的灯熄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j人立刻迎了上去,林蓉抢先问道:“医生,我丈夫怎么样了?”

    “人已经醒了,没有大碍,但是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按时f用降压y,尽量避免情绪激动。”

    医生j代完后便离开了。

    傅兆被送去了病房,半小时后,人渐渐转醒。

    傅暖走进病房,就看见父亲面se憔悴地躺在病床上,双眼无神,似乎还没从亏损巨款的打击中回过神来。

    “爸,感觉好点了吗?”

    傅暖的声音让怔忡的傅兆有了些反应,看到nv儿,傅兆微微叹了口气。

    “怎么会这样……本来还想着靠这个项目能让公司净赚一大笔,没想到……竟然全都赔进去了!”

    “爸,你别激动,当心身t。”傅暖劝道。

    林蓉和傅思柔也应和道:“是啊,不过是一次投资失败而已,不会伤到公司根基,别太往心里去了。”

    傅兆愁眉不展,重重叹了一声:“公司的钱亏进去了算是投资失败,但是容氏集团给傅氏做融资的那笔钱怎么办?”--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