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教授老公霸上门 > 第99章 一会儿轻一会儿重
    傅暖坐到自己特别的“工位”上,看着办公桌前已经开始处理事务的容与。

    她无奈拂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先把秘。

    想起梁秘书走之前说十点有个会议要开,会议都是需要提前准备资料的。

    虽然没有做过秘书,但基本的整理会议资料,多少还是会一些。

    傅暖大致了解了一下今天的会议内容,把梁秘书j给她的一沓文件分门别类,之后找到接下来会议需要的资料,放到一个文件夹里准备好。

    容与缓缓抬眸,睨了眼nv人认真忙碌的样子,唇畔镀上j分笑意。

    看在她这么努力的份上,是该给点“奖励”才对。

    他停下手里的工作,曲起指节轻轻敲击桌面。

    闻声,傅暖抬眸看向那边,只见男人朝她勾了勾手指,眼神略带j分玩味。

    nv人左右看了看,这里似乎除了容与,就只有她,那就是在示意她过去咯?

    不过……勾手指这是什么动作?召唤宠物?

    起身走到办公桌前,她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有什么吩咐?”

    说完,还刻意在后面加了“容总”这个称呼。

    容与不置一词,指了指桌上的茶杯。

    傅暖拿起杯子,保持微笑说:“明白,容总。”

    说完便转身出了办公室。

    不一会儿,她就端了一杯热茶回来,放到办公桌上。

    正打算回自己的工位继续做事,容总又发话了——

    “捏肩。”

    傅暖顿住脚步,侧头诧异地看着他。

    有没有搞错,捏肩?

    s人秘书还需要做这些活?她怎么不知道?

    不过她也就只能自己心里发发牢s,可不敢说出来,否则以他的劣x,今晚她大概是别想睡了。

    不就捏个肩吗?她捏!

    站到男人身后,开始揉捏……力度什么的,她也不知道轻重。

    毕竟她是个老师,又不是按摩师。

    看着男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倒是挺会享受。

    容与低头看着文件,装作不在意的模样,嘴角却勾起一抹弧度。

    “重一点。”

    傅暖默默翻了个白眼,手上加重了j分力道。

    谁知男人还是不满意——

    “左边。”

    傅暖撇嘴,手往左边挪了挪。

    才刚捏一会儿,又听男人说了:“右边点。”

    一会儿左一会儿右,一会儿轻一会儿重,被他反反复复折腾了半晌,她手都酸了。

    她撤了手,自顾自地揉了揉手腕,刚想抱怨j句来着,就被男人搂住了腰身,下一刻天旋地转,跌进了他的怀抱。

    容与紧紧攥着她的手腕,将人禁锢在怀里。

    “你……”

    话还没能说出口,男人温凉的唇便覆上了她的唇瓣,将她剩下的话悉数堵了回去。

    一时间,办公室里安静得只剩下令人遐想的暧昧声音。

    傅暖刚开始是拒绝的,毕竟这里是公司,在总裁办公室里,万一有人进来……

    可是很快,她就沦陷在容与霸道而炽烈的吻中,情动不已。

    他的手指攀上她的衬衣扣子,灵活地解开了她领间的那颗纽扣,微凉的指尖划过她的肌肤,让她恢复了j分理智。

    他们这是在g嘛?

    这里可是办公室!

    察觉到容与眼中的危险之se,-- 就在他想继续下去时,傅暖准确地判断出他手落下的位置,遮挡住,想要推开他。

    这种事情怎么能在办公室里做……

    他不要脸她还要脸呢!

    万一不隔音,万一有人推门进来,那可怎么办?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傅暖瞳孔一颤,不是吧,说万一还真来啊。

    闻声,容与止住了动作,却并未放开怀里的nv人。

    低头看了看呼吸紊乱的q子,容与轻笑一声。

    怀中的人儿双颊绯红,咬着下唇愤愤瞪着他的模样,在他看来,可不像是羞恼,倒像是在邀吻。

    “暖暖……”

    他喑哑的嗓音喊出她的名字,令她心头一颤。

    但是!

    傅暖抬眸看向外面,厚重的玻璃门上隐隐可以看出有人在。

    她低声警告:“不许再乱来!”

    这时候,陈助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容总,会议还有十分钟开始。你……”

    陈助理并没有进门,而是选择站在门口,用不高不低的音量提醒着。

    停顿刻,复又清了清嗓子,正se道:“你注意时间。”

    办公室里什么情况,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知道不该耽误boss的好事,但……公事也不能误了。

    陈助理说完这话后,自顾自地点点头,对于boss的自控能力,他还是有信心的。

    而“注意时间”四个字传到傅暖耳朵里时,她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

    还好人没进来,不然她得尴尬死!

    她慌乱地逃离容与的怀抱,站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衬衣,把方才被他不安分的手解开的扣子一颗颗重新扣好。

    傅暖又羞又恼,无奈什么话都说不得,只能用一个幽怨的眼神来表示此刻内心的愤懑。

    容与淡着,言语中恢复了平日的温淡:“准备好文件,现在去开会。”

    “我也要去?”

    “不然呢。”

    “哦……”

    ……

    会议室。

    这次会议是容氏集团的g东大会,除了j位在国内的g东能出席会议现场,其余在国外的g东只能通过视频电话参与。

    见到跟着容与进来“新秘书”时,g东们面面相觑,有些不淡定了。

    之前容总的婚礼,公司里的g东们大多都出席了,自然认识傅暖。

    今天这是演哪一出啊?总裁夫人也来参加会议,还成了容总的小秘书。

    傅暖微微颔首,将准备好的资料放到每位g东面前,然后坐回首席主位右侧,那专门留给秘书的位置。

    心想,这下应该没她什么事儿了吧?

    她只要认真听着就行,就像学校开会那样,做个记录就好。

    扫了一眼会议桌旁的各位g东董事们,似乎谁都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她先把笔记本和笔准备好,做好样子。

    这些小动作落在容与眼里,不免有些好笑。

    这装得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会上,集团各个分公司负责人汇报了业务版块的发展情况,傅暖认真地听着,并记录重要信息。

    想拿资料看一看的时候,纸张勾带着放在桌上的笔,掉到地上。

    安静的会议室里,笔落的声音,格外清晰。

    傅暖尴尬了……

    尤其是下一秒迎上了容与那略带j分戏谑的目光。--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