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教授老公霸上门 > 第102章 那天给她发消息的男人
    “暖暖,这些年还好吗?”

    唐尧看着眼前既熟悉又有j分陌生的傅暖,脸上的笑意不减,眸中却镀上了j分晦暗。

    她成熟了许多,不再是当年那个ai笑ai闹的nv孩模样。

    这十年他虽然不在国内,但两人之间一直有联系,有些事情傅暖也会跟他说,包括谈男朋友,还有……结婚。

    是的,他的暖暖,已经是别人的q子了。

    “挺好的啊!”傅暖单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抱怨道:“这么多年你都不知道回来看看我,就连我结婚的时候邀请你,你和舅舅都没回来……”

    唐尧唇畔镀上j分不易察觉的凉薄,但仅仅刻,又恢复一贯的温和笑意,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丝,却并没有直面她对他缺席婚礼的抱怨。

    知道她要结婚的消息时,他内心的情绪,很复杂。

    找了借口推脱说不能回国,只是给她寄了一份新婚贺礼。

    “他对你好吗?”

    他,自然指的是,她的丈夫。

    “挺好的啊……哥,这些年你们……为什么不愿意回来?”

    “爸在国外习惯了,他说回到榕城总是会让他想起旧事,徒增伤感。”

    傅暖明白那些伤感的旧事是什么,兀自叹了声气,“一晃眼就是十年了,好怀念以前我们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的日子。你和我、舅舅、外公,还有……妈妈。”

    “哥,你这次回来打算待多久?”

    “暂时不会走了。”

    “真的?”

    看到傅暖眸子里那抹亮se,唐尧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这次回来,他是为了调查当年的一些事情,可现在还没有确切消息。

    有些事,他暂时不打算让她知道。

    如果可以,他希望她一辈子都无忧无虑。

    “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还想好好看看这座城市呢,当然要多待些日子。”

    两人多年不见,却一点未见生疏,相谈甚欢,全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傅思柔。

    ……

    “哥,今天能见到你真的很开心。”傅暖起身,莞尔一笑。

    “我也一样。”

    唐尧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意,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引来某人的小声抱怨。

    “哥,你怎么每次都像摸小狗一样摸我的头?我都这么大了……”

    “再大也是我的。”

    两人一起走出餐厅,唐尧问她:“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叫个车就行。”

    傅暖坚持不用他送,没过一会儿约的车就到了,她转身朝他挥挥手,打开车门就要上车。

    看着她的背影,唐尧忽然想起一件事。

    “暖暖。”

    “嗯?”

    傅暖顿住了动作,回头疑h地看着他。

    “我刚回来那天给你发过消息。”

    消息?

    她没有收到过什么短信啊……

    唐尧看出nv人眼中的迷h不解,淡淡一笑,说:“没事,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消息,就是想见你。现在也见上了。”

    “不好意思,哥。我没有看到你的消息,可能……手机坏了?”

    “没事,不必跟我说抱歉。很晚了,快回去吧。”

    目送着nv-- 人上了车离去,男人棕黑se的瞳孔渐渐黯淡下来。

    ……

    别墅。

    回去已经快九点了,傅暖原本以为容与今晚有应酬,这时候应该还没回家,但看到佣人端着茶杯从楼上下来——

    “先生回来了?”

    管家点点头,说:“回来有一会儿了,现在在卧房。”

    傅暖上楼回了卧室,今天她的心情颇佳,不仅因为见到了唐尧哥,还因为容与的应酬,似乎没她想得那么复杂,回来得还挺早。

    听到开门声,容与抬眸看向门口。

    “回来了。”男人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句,瞧见傅暖眉梢之间,是掩盖不住的兴意,看来她心情不错,但没问她去了哪儿做了什么。

    一是不想g涉她的自由,二就是知道她的x子,即便他不问,她也会忍不住跟他分享。

    “嗯。”

    傅暖走到他身边,难得地主动亲近他,坐到床边往他怀里蹭了蹭。

    “我刚去见了我哥,他回来了。”

    听到怀里的小nv人上扬的尾音,就能知道她有多开心。

    容与微微眯起眼睛,“你还有个哥?”

    “对啊。”傅暖点点头,这些年舅舅一家都不在国内,容与不知道也不奇怪。

    “是我舅舅的儿子,虽然舅舅是外公收养的,可他们对于我而言,就是最亲的亲人。”

    见容与不说话,傅暖又道:“我妈妈去世之后,舅舅一家就去了国外。”

    怀里的nv人说着那些过往事,丝毫没注意到拥着她的男人,面se渐渐变得沉郁起来。

    收养的……不就是没有血缘关系?

    “对了,我哥说如果方便的话想跟你见个面。我们结婚的时候他没能回来,我也想让你们见一见。”

    “你哥,叫什么?”

    “他随我外公姓,姓唐,叫唐尧。”

    说完,傅暖也没有多心,从男人怀里退出来,拿了睡衣就去了浴室。

    而容与,他沉下的脸se带着j许y鸷。

    唐尧,就是那天给她发消息的男人。

    ……

    半小时后,傅暖从浴室出来,用ao巾擦着洗过的s发,见容与靠坐在床沿边,手指敲击着笔记本键盘。

    这么晚了还在工作?

    大总裁都这么拼,她也不能松懈。

    看到书桌上放着的文件和资料,傅暖走过去坐下,开始分门别类整理起来。

    这些资料的内容,有的对于她而言,晦涩难懂。

    这是她第一次后悔当初没有多学习接触一些金融商务方面的东西,不然现在也就不用这么头疼了。

    起初那些她还能勉强看懂,越往后面越觉得云里雾里,求助般的目光看向坐在床边的男人,见他在认真工作,又不想打扰他。

    似乎……他今晚的话格外少,这么“乖”的吗?

    她长叹一声,小声嘟囔道:“太难了!怎么比备课写教案还难……”

    闻言,容与停下手里的工作,看向她。

    傅暖眼珠子转了转,心想着这么难的事情,要不还是请教请教这个现成的“老师”吧。

    古语有云: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呃……好吧,似乎用在她跟容与之间不太恰当,不过虚心求教总是没错的。

    拿着手里的文件,nv人蹭上c,靠到丈夫身边,娇声唤道:“容总~”--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