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教授老公霸上门 > 第103章 大总裁果然不好伺候
    容与穿了一身深蓝se的缎面睡衣,傅暖盯着他柔和的侧颜看了半晌,也不见他有回应。

    “容教授~”

    这下男人有了反应,抬眸看了她一眼。

    傅暖“得寸进尺”地往他身边靠过去j分,丝质睡裙的领口颇低,柔软的身tj乎是贴在他的手臂上,还不明所以地蹭了蹭。

    “这资料里有个地方我不太懂,能给我讲讲吗?”

    容与沉着脸,瞥了一眼她指尖所指之处,不做回应。

    傅暖满头黑线,这个问题很白痴吗?

    大概对于容与而言是如此,可是对她一个新人来说,不懂这些不是很正常吗?

    “容总~你就跟我讲讲嘛!”

    她伸出手指在男人胳膊上戳了戳,然而后者依然什么也没说,完全忽略了她。

    nv人不死心地又戳了j下,男人还是不予理会。

    这很不寻常……

    怪怪的,往常她要是这么戳他,早被他给强压了,今天这反应不太对劲啊!

    她回想一番,好像没有惹到他吧,方才进浴室之前还好好的,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变得冷冰冰不理人了?

    这尊“大佛”情绪变化也太快了……大总裁果然不好伺候。

    “行吧,那你就别管我了。反正我是个新手,要是资料哪里出了问题,丢的是你的脸。”

    正yu起身离开,想着凭感觉把资料弄好时,手腕却反被男人一把扣住。

    傅暖毫无防备地转了个身,脚下重心不稳跌入容与怀中。

    手里的资料散落一地,满地凌乱,她正要起身去捡,却被他反身压倒在床上。

    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如鹰隼般犀利的眸光,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强势和压迫感。

    她伸手推了推他的x膛,然而只是徒劳,身形和力量的悬殊注定主动权掌握在容与手里。

    “你……唔……”

    本来想问他到底怎么了,话还未问出口,容与便攫住了她的唇。

    不同于以往调情般柔和的吻,今晚的他显得有些粗暴。

    傅暖瞪大了眼睛,满目迷茫。

    不对啊……她明明是在跟他讨论资料的事,怎的这发展走向突然就变了?

    容与吻得极为用力,摆明了不打算给身下的nv人一丝一毫喘气的机会,霸道的索取,心头那g无名火愈烧愈旺。

    尤其是在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更得好好“教训”她一番,敢在和他亲吻的时候走神。

    再一想到她今天这般开心,竟是因为别的男人,即便那个男人是她所谓的“哥哥”。

    她是他的nv人,她所有的情绪都只能因为他。

    温热的大掌覆上她的前襟,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一动,前襟那碍事的系带便完全散开。

    她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身子微微颤栗。

    傅暖抓住了那不-- 安分的大掌,一双蒙上雾气的眸子凝视着容与,她咬了咬下唇,可怜巴巴地讨饶道:“今天白天在办公室不是才来过吗?能不能不来了?”

    容与不置可否,但他眼中丝毫未退去的“兴致”已然替他做了回答。

    “我不舒f……”

    傅暖一双柔荑紧紧攥住容与的前襟,眼波流转,想卖个可怜求放过。

    奈何某人今天是铁了心要好好“收拾”她一番,只把她的推拒当作是yu拒还迎,眸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一会儿你就‘舒f’了。”

    他刻意咬重“舒f”二字,不等她从怔愣中回过神来,便欺身压下,再度吻上她的唇。

    “容……容与……”

    破碎的音节从傅暖嘴里溢出,脑海中一空白,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下意识地唤着他的名字。

    “叫老公。”

    “啊?嗯……”

    “快叫。”

    傅暖紧咬着牙关,脸上的红晕越发明显,这种时候她哪里叫的出口?

    无奈,她可不想再被折腾得下不了床,只好臣f。

    “老……老公……”

    声音如蚊子般微不可闻,倒也勉强让他满意了,只不过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腰酸背痛的命运。

    关于这一点,事后的容先生云淡风轻地说了句:“谁让你的模样太诱人。”

    傅暖也不知道自己被折腾了多久,迷迷糊糊感觉到容与抱着她去了浴室,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深夜。

    唐尧立在落地窗边,从看着这座城市的夜景,陷入沉思。

    响铃打破了房间里的寂静――

    他按下接听键,语气凝重:“父亲。”

    “事情进展得如何?”

    电话那头传来唐远山沉暗的声音,略带着j分沙哑。

    “检举信起了些作用,稽查局已经成立了调查组,着手调查沅成集团的财务状况,也许还能翻出当年的旧账。”

    电话那边的唐远山咳了j声,幽幽叹气,语气越发沉重:“我们就只有这一次机会,一旦打c惊蛇,让那边的人有了防范,当年的真相就再也查不到了。”

    “我明白,父亲。”

    电话那头沉默刻,复又问道:“暖暖那丫头……现在还好吗?”

    “今天和她见面了,看上去过得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

    唐远山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情绪激动又忍不住猛咳了j声。

    “父亲,你要保重身t。”

    唐尧担心父亲的身t,但同时也知道,父亲的病很大一部分源于心病,只有调查出当年的真相,才能让他宽舒心。

    “在揭开真相,还唐家一个公道之前,我不会让自己倒下。”--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