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不想躺赢啊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会这么巧合吧?(求订阅,求票票)
    徐茫查看了自己的技能值,数学技能值在努力下,好不容易突破了一万值,有点舍不得花掉,毕竟只是为了一根棒棒糖,没有必要。

    然而徐茫头比较硬,他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如果复制了此题,在未来将属性——智升级到三,获得新的技能,有可能把质数问题从此破解。

    当然,

    前提是升级后的技能必须有用!

    “不管啦!”

    “如果什么都算到了,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徐茫牙齿一咬,直接支付了技能值,然后拿起粉笔,开始奋力书写。

    这一写,

    就是整整四个小时。

    “啊”

    “不行了不行了。”徐茫写完过程后,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失去对右臂的控制权,四个小时途中没有休息,幸好这是麒麟臂,如果换做其他人可能就挂了。

    “不许动!”

    徐茫Σ`д′ノノ

    我去!

    什么情况?

    徐茫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给吓了一跳,四处张望一下,发现在远处有一群人影窜动,很明显他们的目标就是自己。

    靠!

    圈套!

    瓮中捉鳖的大圈套!

    徐茫果断选择了撒腿就跑策略,背包在此刻已经是累赘,直接丢掉,徐茫找到了之前经常翻的窗户,结果发现窗户完全打不开,竟然被固定了。

    我了个去!

    “完了完了这特么的是前有追兵,后有堵截啊!”

    “唉?”

    “算了暂时不管是不是逻辑错误,先逃出去要紧!”徐茫敲了敲窗户的玻璃“不是防爆玻璃吧?”

    深吸一口气,

    嘭!

    直接一拳!

    徐茫从破碎的窗户中翻了出去,或许是上天要惩罚徐茫,不小心把手臂给划伤了。

    撕拉!

    “哎呦!”

    “我了个靠!”

    徐茫摸了摸自己受伤的左臂,整个手掌都是血。

    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徐茫清洗了一下伤口,然而血却一直流个不停,虽然徐茫的头特别硬,可他也非常惜命,家里这么多钱,死了实在有点可惜。

    “喂?”

    “小曼我受伤了,大出血!”徐茫痛苦地说道“趁我现在还活着,赶紧来看我最后一眼。”

    “啊?”

    “你你不要紧吧?”

    接到徐茫的电话,杨小曼的睡意全无,惊恐地问道“你你暂时不要动,我马上过来!”

    匆忙穿上衣裤,杨小曼直接来到徐茫的房间,门是半掩着的,推门而入并没有人在房间内,来到厕所发现地上留有一滩血迹,紧接着看到徐茫坐在马桶上抽着烟,以及满是血污的左臂。

    此时,

    数学系大楼。

    滕老师等一干人对错过捉拿归案的机会感到遗憾,想不到这家伙如此搏命,选择打破窗户逃离,讲真的有必要吗?又不是让你去坐牢。

    唉

    可惜,太可惜了!

    打开大楼的灯,滕老师一干人来到黑板前,他们想要看看这位搏命的天才究竟蕴含着什么样的实力。

    短短的几分钟,

    众人觉得自己打开了一道通往天堂的大门。

    “这”

    “完全正确!”章天惊恐地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数字,脸上尽是震惊的神态“这家伙究竟是谁?”

    谁?

    他是谁?

    此时这个问题成为了众人最大的疑惑。

    滕老师比较冷静,从地上捡起徐茫的作案工具,里面全是扳手、老虎钳、螺丝刀之类。

    “他好像受伤了。”滕老师来到被打碎的玻璃窗前,发现一块玻璃残渣上沾有血迹,认真地说道“明天请假的通通记下来,受伤的也不能放过!”

    医院,

    徐茫在医生的帮助下处理完伤口,然后进行包扎,可能是真的通,在消毒的过程中,徐茫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甚至忘记技能这一事。

    杨小曼站在边上,看着徐茫痛苦的表情,含着眼泪埋汰道“让你皮!你又不是皮皮虾现在知道痛了吧?以后还敢不敢?”

    “哎呦”

    “不敢了。”徐茫苦笑道。

    “好了。”

    “已经处理完了。”医生对徐茫说道“伤口不要碰水,避免二次感染,也不要用力过猛,让伤口再度裂化。”

    “谢谢医生。”杨小曼急忙说道。

    叫了一辆出租车,

    杨小曼冲后排的徐茫一个劲儿的追问。

    “喂!”

    “你究竟在干什么啊?”杨小曼问道“之前光心疼你了,没有问原因,现在说吧。”

    “那什么”

    徐茫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师傅,凑到杨小曼耳边,说道“回去再告诉你。”

    不久,

    两人到了房间,

    此时早上五点不到。

    “说吧!”

    “到底什么情况?”杨小曼坐在床边,大眼睛直愣愣盯着徐茫,并且散发着审判的光芒。

    徐茫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半夜去了一趟数学系大楼,结果被人发现,慌忙中打破一扇玻璃,翻出来的时候划到手臂了。”

    我

    这

    太特么的能作了!

    听到徐茫的解释,杨小曼恨不得掐死他,好端端的去什么数学系大楼?

    “去做什么了?”杨小曼气急败坏地问道。

    “散步。”徐茫低下脑袋,不敢看暴力飞机场的表情。

    杨小曼 ̄︿ ̄

    幸好伤口救了他一命,

    否则

    “你发誓没有做坏事?”杨小曼问道。

    “没有!”

    “窗户是我打破的,其他的对了,我还把门锁给剪了。”徐茫说道。

    杨小曼叹了口气,都说不要指望男人成熟起来,因为他们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真有道理!

    清晨,

    滕老师早早站在数学系大楼前,看着学生们一个一个进入大楼。

    “等一下!”

    “你手怎么了?”滕老师抓到一位学生,看到他手背贴着创可贴,急忙问道。

    “啊?”

    “不小心弄开了。”这位学生说道。

    “进去吧。”

    滕老师点点头,这点伤口不可能是被玻璃扎伤的。

    之后,

    几乎每一位受伤的学生,都被滕老师给询问了一遍,可惜目前为止,未有发现任何可疑目标。

    不久章天发来短信,告诉滕老师没有任何学生请假。

    这什么情况?

    难道我猜错了?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滕老师都处在魂不守舍的状态,给省奥队上课也没有那么用心了,主要他太想知道那位神秘的天才究竟是谁。

    中午,

    滕老师和章天一同进餐,两人彼此交换了自己的意见。

    “老滕。”

    “你说他会是幽灵吗?”章天问道。

    “别扯淡!”

    “不要把神学扯进到科学中,这是对科学的一种侮辱!”滕老师严肃地说道。

    “唉”

    “我也不想。”章天苦笑道“到现在依旧毫无头绪,我估摸着以后要找到他不太可能了。”

    面对这个观点,滕老师很赞同,机会往往只有一次,如果没有把握住,那么今后再也没有了,当时没有抓住他,此人一定会加强防备之心,甚至从此不再出现。

    唉

    做了完全的准备,结果忘记玻璃这一茬。

    “你那省奥队怎么样了?”章天问道“临近比赛,成员们还行吧?”

    滕老师摇了摇头,默默地说道“和我预期有点差距,能有前三已经是万幸,主要你知道吧,接触过徐茫和杨小曼后,我对很多人没有什么兴趣,沉默的天才除外。”

    “杨小曼的确厉害,我知道她一点传闻,可是这徐茫老滕?”章天笑道“我怎么感觉徐茫这个人有点名不副实。”

    “徐茫这个人。”老滕一想到徐茫,面露微笑道“出乎预料,却在情理之中。”

    章天对自己同事给徐茫如此高的评价,一直就不明白为什么,在之前接触中,那个叫徐茫的学生,明显就是智力有问题,怎么到老滕那里,就成为稀世珍宝。

    “老章。”

    “我跟你说句掏心窝的话。”滕老师说道“徐茫只要把他引入正轨,他的天赋足矣撼动整个数学界!”

    章天囧

    “菲尔兹奖也不在话下?”章天笑道。

    “这个”

    “有点难度。”滕老师无奈地说道“阿贝尔奖可以!”

    章天没有去戳破他美丽的幻想,人嘛不就是靠着梦想而活着的。

    此时,

    杨小曼拽着徐茫来到了餐厅,这次和以往不一样,杨小曼打饭。

    “”

    “怎么都是草啊?”徐茫看到眼前的餐盘,上面全是素菜,一脸不悦地说道“你知道我这个人喜欢吃肉,还给我装这么多素菜,我怎么吃啊。”

    “医生说让你吃的清淡点。”杨小曼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等你手臂伤口好了再提吃肉的事情。”

    “唉”

    “我们人类经过繁衍和进化,终于爬到食物链的顶端,为了就是吃一口肉,然而你们却倒开历史的车轮,这是要向全世界人民谢罪的!”

    “闭嘴!”

    “吃饭!”

    杨小曼瞪了一眼,利用自身的威严,把对方的气势压了下来。

    由于离得不远,

    滕老师和章天自然目睹了这一过程,这时章天苦笑道“现在的爱情比以前来得更加早了些。”

    滕老师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我和你在那个年纪牵个手都要犹豫半天,岁月催人老,不服不行呀!”

    “唉”

    “不知不觉中都四十岁了。”章天叹了口气“徐茫好像受伤了呀。”

    “别管他。”

    “这个人野得很!”滕老师随后说了一句。

    几秒后,

    两人突然抬起头,看着对方。

    “”

    “”

    天呐!

    不会这么巧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