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不想躺赢啊 > 第三百零五章 这学生,你别来了!(2/3)
    教授很快锁定了徐茫,这位从来没有见过的学生,因为所有考研的学生,他几乎都认识,只有这位一脸呆萌的学生,他是第一次见到。

    “坐在最后一排的同学!”

    “不用看,就是你!”

    “你是?”教授好奇地问道“你是谁?”

    徐茫一脸无辜地说道“我本来是过来旁听大一学生的课程,结果一不小心就走错教室了,教授那就让我继续听下去吧。”

    听到徐茫的话,

    这位教授点了点头“既然是旁听,就不要影响到他人。”

    话落,

    开始了上课。

    徐茫自然不会影响到他的上课纪律,孤独的徐茫坐在最后一排,也没有带任何历史教材书,唯独带了一部手机。

    起初,

    徐茫觉得大学历史专业的教授,应该和自己高中时候的老师差不多,对历史人物有着自己的独到看法,结果不是的这位教授对待历史相当可观和严谨,很少掺杂个人情绪在里面。

    偶然也有,

    只是个人的点评,很快就此掀过。

    听着听着,

    徐茫就陷入到了困意,没办法只能开启头脑风暴,思考一些令人有趣的问题,比如历史专业的学生毕业了,可以做什么工作。

    对于这个问题,徐茫自己的答案就是找个不对口的工作,毕竟和历史对口的职位太少了,也就初高中历史老师,和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前者还是有希望的,后者比较绝望。

    哪有那多的博物馆

    历史对徐茫来说,是一个无法直接创造经济价值的学科,只能满足个人兴趣爱好,历史根系特别发达,可以延伸出许多学科,家庭条件不行的人,还真读不了。

    当然,

    存在既有存在的理由,徐茫不会去批判什么,只是觉得历史专业就业前景有些困难。

    最终,

    徐茫依旧无法逃脱自己的命运,他还是趴在桌子上。

    徐茫zzzz

    此时,

    教授发现了这个教室异状,对此非常不满,尽管这位学生没有扰乱课堂纪律,但他的睡觉行为在自己的视野中很刺眼。

    但此时所有考研的学生都一脸认真的样子,并没有发现最后一排的情况,考虑了片刻,教授最终决定等到下课时候,和这位旁听的学生好好谈一谈,顺便了解一下他来自于哪个系。

    很快,

    课算是上完了,

    教授看到徐茫依旧趴在桌子上。

    “这位学生!”

    “下课了醒醒!”教授冲徐茫喊了一句。

    “啊?”

    “噢”徐茫一脸呆萌地看着眼前的教授,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好意思呀教授,我不小心睡着了。”

    “你是哪个专业的?”教授问道。

    “我?”

    “我是物理系理论物理专业。”徐茫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来这里上课是因为有特殊原因,教授我不是来捣乱的,按照级别的话,我们还是同事呢!”

    听到徐茫的话,教授一脸惊愕,好家伙自己居然和学生成为同事了。

    这位教授年龄不大,看上去也就是四十来几,但是在业内非常资深,在国内重要的期刊上,有挺多他的学术论文,并且被广泛引用,远比某些活跃在荧屏上的人强很多。

    “你”

    “这位同学?”教授一脸好奇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哦我叫徐茫。”徐茫一脸认真地说道。

    徐茫?

    这名字很熟悉!

    噢!

    教授记起来徐茫究竟是谁了,说起来这位学生还真是自己的同事,听说明年三月份就被破格提拔为物理系副教授,然后开始独立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研究项目小组带头人,拥有挺多学校的资源。

    毕竟,

    这位学生在物理领域中有一点话语权,光是国际顶级期刊就有两篇属于自己的学术论文。

    但是

    他怎么会来历史系上课?

    难不成弃理从文?

    “徐茫”

    “这是放弃理科,选择文科了吗?”教授问道。

    徐茫摇了摇头“没有只要我这学期历史专业期末考试,拿到优秀的成绩,我就能评选为教授。”

    这位教授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再次问了一遍“你你再说一遍!”

    “评选为教授呀!”徐茫认真地说道“只要我历史专业期末考试拿到优秀。”

    教授苦笑道“那你要好好努力了,我看你这个样子几乎不太可能拿到满分,第一天过来旁听,就直接给我睡了,我还以为我上课出现了问题。”

    “不不不!”

    “教授您多虑了,这是我自己的原因。”徐茫尴尬地说道“而且我已经满分了。”

    “”

    “徐茫!”教授严肃地说道“谦虚啊!”

    徐茫囧

    这年头啥情况呀讲实话也会被质疑。

    自己可是存储了三十多万的历史技能值,并且高中历史学完了,可以直接作弊大学历史专业课程,既然天时地利与人和都达到标准,拿一个学期满分没什么问题。

    “教授!”

    “您现在提一个历史问题,我都能回答出来。”徐茫认真地说道。

    教授思考了一下,默默地说道“那我问一个比较综合性的问题。”

    “在南亚次大陆中的最大国家,存在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关于他们的人与人之间地位问题,贵贱问题,等级问题,你能不能根据历史角度,谈一下造成的原因。”教授说道。

    徐茫 ̄△ ̄;

    好家伙

    上来就是这种问题。

    教授是不是因为本盛世美颜在睡觉,从而对此不满?

    罢了,

    那就回答一下。

    “系统,懂的!”

    经系统识别,此问题的完美解释兑换20000(历史技能)

    支付!

    “咳咳!”

    “您问的是(禾中女生)问题吧?”

    “关于(禾中女生)问题的产生,有非常多的原因,在当地语言被称为varna系统,这个系统的诞生,是根据某一本典籍,四大(禾中女生)加最低下,是由原人的四个部分,所谓原初的人,在典籍中是宇宙的构成体。”

    “之后根据再生法进行分类,再生和非再生,脚需要和任何东西接触,是不洁的象征,所以无法再生,但大腿、手和嘴巴,是比较纯洁的,都可以再生的。”

    “接下来还能分,管理和非管理,从纯洁的程度来划分。”

    “最后是管理面的区分,从精神程度上来划分。”

    话落,

    徐茫说道“通过四次的划分,可以看到这是通过不断地二分构成了一个差别格局,但是(禾中女生)问题并不是次大陆某国的主要原因,其实它真正的问题是次(禾中女生)问题。”

    “也就是氏族问题,因为(禾中女生)包含的人很多,每一种都有千千万万的人,这些人都可能来自不同地方,不同的氏族。”徐茫说道“根据我的观察,在日常生活中,这些次大陆某国的人,已经对自己的(禾中女生)概念不是那么清晰。”

    “他们往往只能记住自己的氏族,然后大致给一个(禾中女生)。”徐茫看了一眼教授“在(禾中女生)问题中,有两个概念很多人不知道。”

    “首先是‘业’的概念,叫做kara,另一个是‘法’dhara,业和法是这套系统构成的最重要的概念。”徐茫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法就是人的行为准则,业的话比较复杂,要根据自己的法来判断,就是用法获取业力,业力高的话,那下辈子投胎能升级。”

    “还有就是迁移问题、入侵问题等等”徐茫说道“而且这也是一种征信体系,在某些情况下,带有一定的正面效果。”

    教授盯着徐茫,许久之后无奈地说道“徐茫以后我的课,你千万别来,我这里没有任何你想要的知识你去呃近代史很不错,你去学学近代史吧!”

    话落,

    这位教授直接离开了。

    徐茫???

    这

    这就走了?

    “教授等等我!”

    “近代史的教室在哪里呀?”徐茫追了出去。

    中午吃过午饭,

    在小曼的宿舍,

    徐茫躺在她的床上,依旧带着一股特有的香味,还别说睡了一上午的徐茫,闻到这一股香味后,困意又席卷而来,然后又睡了,只是脸上多了一本化学书。

    在接下来的几天,

    徐茫偶然上午去历史系听听课,下午基本待在宿舍里,不是玩游戏就是睡觉,生活相当的安逸和松散,根本没有当代大学生该有的样子。

    也是,

    徐茫就是这种身上没有任何约束,就会变成咸鱼的人,而且他本身就是一条咸鱼。

    这一天,

    刚刚从历史系听课回来,徐茫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nature hysics》的审核时间,都已经快过去这么多天了,怎么连一封邮件都没有。

    后来,

    徐茫才注意到自己错过了最佳投稿时间,在《nature hysics》上审核的黑洞信息守恒论文,就算通过了那也要在一月份才能刊登。

    开玩笑

    十二月才刚刚开始没多久。

    叮~

    微信来消息了。

    是杨小曼发来了微信。

    点滴生活我好累

    全宇宙雌性生物的梦想我现在躺着

    点滴生活做人能不能有一点基本的良知 ̄︿ ̄

    全宇宙雌性生物的梦想事实上我就是躺着呀

    点滴生活滚!凸艹皿艹

    唉

    这女人。

    徐茫叹了口气,其实小曼真的非常粘人。

    下午,

    徐茫就出现在校长办公室。

    这些天可把徐茫折磨的够呛,他对历史本来就无感,加之听着听着入睡的习惯,几乎不可能坚持一节课,所以找到校长,打算直接摊牌。

    这次,

    没有薛定徐的果篮子!

    “请进!”

    徐茫听到后,推门而入。

    “”

    “下午不用去上课?”校长看到徐茫,满脸都是无奈“今天怎么没有果篮子?”

    “不带了。”

    “反正您也吃不到。”徐茫笑呵呵地说道“我历史专业期末考试,已经基本满分了!”

    校长愣了一下,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又满分了?你才上几天的课。”

    “二爷爷!”

    “我的话您还有所怀疑吗?”徐茫一本正经地说道“今天就是过来跟您说一声的,我不去上课了,什么时候考试,直接通知我一声,我去考个试到时候给您一个满分的答复。”

    我

    好家伙!

    这是要干嘛?

    校长一时间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徐茫,根据他接到的历史系教授们的情况反应,近期有一个呆萌的学生,经常过来旁听,旁听五分钟就睡着了。

    “二爷爷?”

    “我我想请一个长假。”徐茫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要去普林斯顿大学。”

    听到徐茫的话,校长眉头一皱,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不妙,这家伙上次去清大,整出一大堆的幺蛾子事情,而去普林斯顿大学,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弄不好就是国际性事情。

    “你打算做什么去?”校长一本正经地说道“就在这里呆着,哪都不能去!”

    徐茫在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会发生这个情况,之所以还提出这种要求,徐茫有自己的绝招。

    “校长!”

    “这次代表我们国家参加uac的队伍,小曼是主力选手吧?”徐茫笑呵呵地说道“如果她发挥不稳的话,恐怕影响是灾难性的。”

    “”

    校长很快就知道徐茫话中的意思,以杨小曼的稳定发挥为借口,以此让自己给他开一条绿色通道。

    怎么办?

    没有任何办法。

    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自己的小孙女真发挥有误,而原因是身边没有徐茫在陪她,损失将是空前的。

    “你小子!”

    “唉”校长哭笑不得地说道“随便你怎么样吧!但是我在这里强调一点,在国外不比在国内,一定要遵守当地的法律,不要胡搞乱搞,别人随便怎么样,但你就是不行!”

    “知道了吗?”校长严肃地说道。

    徐茫点点头,他大致能够猜到校长的意思,如果自己老丈人说得没有错,那么校长应该也是这个意思,不能留下任何的污点。

    “二爷爷?”

    “我走了呀?”徐茫起身,冲校长说道“再见!”

    回到小曼的宿舍,

    徐茫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驱车前往自己的宿舍,又拿了一点日常生活物品。

    徐茫出发了。

    他的第一站就是苏省南市。

    南大的同学们!

    哥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