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满庭这边庭院之间通过曲折的回廊以及各种景色天然隔断,并没有锁门这个概念,本来,庭院里头应该要留几个“包间服务员”性质穿着古代下人服饰帮忙传菜听候传唤的人。因为贺聿臣别有用心,这几个都被打发走了。按照他交代的,传菜你就悄悄的来,摆好之后再悄悄退出去,理论上吃饭这个过程中他们应该没有特殊需要,若突发意外会直接发送信息,他就差没直接说你们不要来打扰我和淮淮二人世界。

    这样的说法其实不符合魏三的交代,态度实在有点轻慢,不过这毕竟是个特色餐厅,服务性质,还是要以客人的需要为主,这么想,经理痛快同意了贺少的安排,下去准备招牌菜去了。

    秦九川就是这时候过来的,认出秦淮的同时,他表情就僵硬了。最先发现有古怪的是与他并肩走的徐歆溶,看秦九川突然停下脚步,她也跟着站住,“怎么不走了?”

    “啊……”这话应该怎么回?

    秦九川琢磨这个空当,贺聿臣已经转过身来,状元郎对周围环境感知力没那么灵敏,察觉到身边人的动作才跟着扭头看了一眼。

    这时,秦、贺二人在观景台上,渣爸和他的新女友还在回廊那边,双方隔着颇远的距离,不便直接对话,秦淮就鞠了个躬,幅度很小,看到这一幕,贺聿臣对着秦九川勾了勾嘴角,这表情让远处那人胆颤心惊。

    上次通话之后,秦九川就猜到这位联盟最年轻少将的来历了。

    他和小贱人的生父是一个地方来的。

    蛰伏六年图什么这个很难讲。

    秦九川想过揭穿他的身份,他又想起那个男人霸气全开的模样,他们是怪物!高等星域来的怪物!别说弄死他,就算是炸了日曜财团总部也是抬抬手指的事。

    拜秦淮的亲生父亲所赐,对于高等星域的人,秦九川都有天然的畏惧。

    他害怕贺聿臣,就像他害怕那人一样。

    秦淮是四岁左右被送到他这里来的,对方好像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办,走得很匆忙,只留下了一张卡以及几句话。

    “好好照看我儿子,别给你自己后悔的机会。如果淮淮有任何闪失,他日我必宰你全家,饮血啖肉。”

    那是个金发张扬完全不讲理的人,因为某些原因,秦九川和他早有交集,要说的话,秦淮他爸是秦九川这辈子最厌恶的,没有之一。

    这事程芳是不知道的,那是还没有日曜财团,秦九川经营了一个中等规模的公司,正在上升期,拿到这笔钱以后,他就摇身一变跻身首都新贵族,公司快速发展,并在一年之内建立起日曜财团,一路高歌猛进。

    正常人受别人恩惠都应该心怀感激,秦九川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却不承认他的发迹是靠外星人帮助,这个事实让他很难接受,他觉得恶心。秦九川总催眠自己杀入联盟一百钱那是他有本事……真相如何反正自己清楚。

    对秦淮,他可以说是恨屋及乌,明明厌烦到了极点,却又不能表现出来。

    这么多年在外人看来他对这个私生子只是冷漠些而已,每次秦雪使坏想对秦淮做什么秦九川都会拦一手,久而久之,程家母女对秦淮的恨意就更甚,她们的想法很好理解,你一个私生子,凭什么?

    事实上秦九川真不是出于父子感情做这样的事,他就是对金发男人太过畏惧,生怕秦淮出任何岔子。对他实施冷暴力就够了,要是留下什么伤疤回头怎么交代?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就要回来。

    两个月前贺聿臣警告他不要算计秦淮,秦九川就查了这位年轻少将的资历,能够找到的只有这六年的功勋和荣誉,往前是一片空白。

    没有!完全没有!

    心里那个猜想基本已经得到证实。

    贺聿臣也是那个地方来的。

    让人深深惧怕的恶心的高等星域人。

    一般情况下,面对秦淮这样恭敬的态度,秦九川能坦然接受,非但如此,他还会觉得暗爽,你特么牛|逼,你费心生出来的儿子不也管我叫爸爸?老子想怎么揉捏他简直太容易,就是靠这种变态的爽感支撑,这段不正常的父子关系维系至今。贺聿臣的出现打破了其中的平衡,秦九川无法再理直气壮的听秦淮叫爸爸,每一次他都心肝颤抖,生怕知道真相的怪兽一巴掌把自己拍死。

    这会儿,秦淮一鞠躬,秦九川就觉得屁|股着火,待不住。

    他不想同贺聿臣正面冲突,就要退出去,这节骨眼上徐歆溶却开口了,她看着秦淮那方很费解的开了口:“抢我们预定位置让雪满庭的经理出来撵人的就是你家老二?”

    徐歆溶这话满满都是讽刺。

    做爸爸的被儿子打脸,也是稀奇,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还敢让我嫁给你?

    她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秦九川听懂了,他很为难。

    要在新欢面前维护形象就得硬着头皮上。上去的话,没准更惨,小杂种已经不听话,至于贺聿臣,惹他的后果联盟里头没几个人承担得起。

    这是个艰难的抉择。

    他还没想好,背后又有动静传来,秦雪也知道渣爸被别人抢了地盘,甭管他过来是找场子或者跪舔豪富,都是一出好戏,秦雪就是看戏来的。

    “哟,这不是二哥?”

    “西庭不是爸爸预定好的?和徐姐约会来,怎么被你抢了地方?”

    她一下就把事情捅破,气氛就尴尬起来。

    秦九川敢和贺少瞪眼?听到这话之后他立刻扫了一眼贺聿臣的表情,转过身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秦雪一个措手不及。“我和你妈是双方自愿和平分手,婚是离了,我还是你爸爸,你这姿态摆给谁看?”

    ……这才是神转折,就连徐歆溶都没想到,正常逻辑都应该和秦淮开战了,他怎么和秦雪掐起来?就算小姑娘说话有点冲,上去就扇巴掌也是醉了。

    徐歆溶早就接到家里人警告,和秦九川玩玩可以,要嫁给他那就净身出户自己滚,这种靠着婆娘起家发达之后把人一脚踹了的白眼狼徐家人看不起。徐歆溶没想着为了真爱做多大牺牲,她就是骗吃骗喝玩够了拍拍屁|股就分手的那种,甭管秦九川遭到怎样不公平的对待她都不上心。徐歆溶就朝观景台上那两个长身玉立的男人身上瞄了瞄,心里有数了。

    贺少是不能得罪的。

    热闹又不能不看。

    那就只能对不起雪儿妹妹。

    徐歆溶关切的迎上前去要帮秦雪看脸,嘴里还说着责怪秦九川的话,“女儿家这张脸最重要的,就算说得不好你也不该动手的,雪儿你怎么样?当心点,让我看看……”徐歆溶很极品,这一点她自己就要承认,原本就是个没什么顾忌喜欢乱来的,这会儿看似热心关怀,实际已经把这对父女算计上了。

    秦雪是大小姐脾气,你删我一巴掌,我就要还回去,不然一肚子气晚上睡觉都不安稳,她不敢对秦九川动手,毕竟是亲爸爸,徐歆溶凑上来那就怪不得她。秦雪拿出军校作风,以极快的动作扇了一巴掌出去,实实在在抽到徐歆溶脸上。

    白嫩的小脸上立刻浮出五指印,看着骇人得很。

    这疯了一样拔足狂奔的剧情……

    秦雪成全了徐歆溶看好戏的心。

    和别人家假装被打相比,徐歆溶一早就有觉悟,这一下她必须挨,最好能搞出个伤情鉴定,徐家都是什么人,捉住这个把柄还不玩死秦家人。

    分庭抗礼这么多年,平衡在程芳生日聚会那天打破,而今次,就是鲸吞蚕食的好机会。

    徐歆溶捂住脸,先是一愣,然后就委屈的说:“雪儿你……我是好心……你……”

    “嗤!别装了!你这点演技还是留着糊弄我那精|虫上脑的亲爸!”

    她这话说完,秦九川抬起一脚就踹过去,让秦雪摔个一身灰,他本人则来到徐歆溶跟前,想要摸一摸她被打肿的脸,“溶溶你还好吗?小雪被程芳惯坏了,你别和他计较。”

    “不计较?”就有个低沉的男声响起来,那是个邪肆非常的年轻男人,瞧着同贺聿臣一般大,他看都没看跌在地上满身狼狈的秦雪,而是与秦九川针锋相对,“秦小姐不过说了句实话而已,就被你打成这样,毁了大爷我的约会,敢说不计较?你拿什么赔?”

    说完这句,他没等秦九川反应,就捂着左胸朝观景台那方示了个意。

    动作还是很标准的,周身气质却吊儿郎当得很。

    “哟!贺老大!你也今天约会?”

    他这话来得太突然,贺聿臣身体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然后才恢复正常。因为距离太近,这点古怪秦淮察觉到了,状元郎看了看远处那不正经的家伙,又偏着头瞅瞅贺聿臣,然后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他问了个震撼人心的问题:“你其实是想和我约会?在追我?”

    都这么问了,他能说不是?

    贺聿臣就觉得嗓子眼堵得慌,半天才嗯了一声。

    “什么时候有这想法的?”

    “……”

    “难道是星域网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五对五机甲决战之后?”

    “……”

    “你是天生欠虐吧。”

    “……”

    贺聿臣觉得好像哪里不对,按理说他才应该是问话的那个,以咄咄逼人的姿态让秦淮同意自己的追求,怎么就反过来了?秦淮这些问题简直就是丈母娘才会关心的!“我们先吃饭,这个以后再说。”

    状元郎挑眉,“你骗我到这儿来不就是想谈谈风月聊聊人生?都这种时候了还吃什么饭。咱们相处也算愉快,你帮了我不少的忙,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我给你透露两个重要信息:第一,我的确是个基佬;第二,我欣赏的不是你这种类型。”

    包括摔得一身狼狈的秦雪在内,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才是真牛|逼。

    他是在胡闹吧?还是今天的特别节目?

    贺聿臣一直没了解过秦淮,现在他更不懂了,想问问自己到底哪里不符合标准,刚张开嘴,就被秦雪抢了个先,那女人自从在深渊战场丢了脸之后就彻底放开了,不再遮掩本性,她就冷哼一声,讽刺道:“瞎了狗眼才看上这恶心的私生子,沾上他就要倒八辈子霉的!害了我们全家还不算,现在要祸害别人去了?贺少这么好的条件找谁不好,怎么就看上他!”

    二人世界被打扰,贺聿臣已经很闹心了,好在闹过这场也有益处,至少秦淮已经明白了这份心意,以后就能温水煮青蛙,逐渐俘获他。正是因为这点贡献,贺聿臣准备放几个捣乱的一马,没想到就听到这番话。

    呵呵。

    恶心的私生子?

    沾上就倒八辈子霉?

    害你全家?

    贺聿臣笑得讽刺极了,他慢条斯理的开口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秦淮是什么来历秦会长最清楚,若不是他,能有今天的日曜财团?”

    “我提醒过你的,最好记住自己的本分,否则一定会后悔。我不收拾你只是留着那位亲自动手罢了,管好你女儿,别给这样的机会。”

    ……

    听不懂啊。

    西庭这几个人里头,除了秦九川之外,其他人都云里雾里的。

    徐歆溶已经感觉到不对了,按照贺少的说法,秦淮还大有来头?

    那位新来的男子也连连咋舌,一次听到两个秘密,这回玩大了啊。

    秦雪双眼瞪得溜圆:“你想说我们秦家能有今天还要感谢他?真是天大的笑话!”秦雪已经顾不得脸上的红肿,顾不得周身狼狈,她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慢慢的她发现,这群人里头笑的只有他而已。

    渣爸的脸色很难看,表情已经挂不住。

    “……到底怎么回事?”

    “爸你说啊!秦淮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倒是想说。

    那样的出身说了有谁信?

    一个金色头发变态男人的亲儿子,来自高级星系的外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