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又名:神级龙卫) > 第3165章 梅山七圣残魂
    沈浪吓了一跳,惊诧问道“你……你是刚才的那位哮天犬前辈吗?你怎会出现在这里?”

    哮天犬没好气道“那不是废话?本星君就不能回来啊!”

    先前灌江口封印解除后,已经变成了魂体的哮天犬第一时间回到了真君殿,守护在主人身旁。

    沈浪面露一丝尴尬,好奇问道“前辈刚才提及‘考验’,敢问是什么考验?”

    哮天犬冷哼道“你进入大殿内自会知晓。”

    沈浪颇有些犹豫,这真君殿内不但有哮天犬这么个活物,还有梅山七圣的雕像。

    自己先前就通过七圣观潮图感知到真君殿内有梅山七圣的残魂,梅山七圣的这些雕像指不定会活过来,向自己发难。

    毕竟沈浪不是七圣后人,而且此刻还占据着百眼魔君的肉身,处境实在说不上是安全。

    特别是,沈浪刚才灭杀了哮天犬的那具傀儡肉身,还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找自己麻烦。  “莫要犹豫了,自从你进入灌江口的那一刻开始,就等于自行接受了考验。如果通过不了考验,你会被永远困死在这里,再也无法出去!”哮天犬冷喝出声,语气中夹

    杂着一丝威胁之意。

    沈浪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经过之前的几天折腾,沈浪明白自己想以正常的方式离开灌江口,几乎是不可能之事。

    脑中挣扎了良久,沈浪最终只能妥协,选择接受考验!

    深吸一口气后,沈浪走进了真君殿中。

    不料,沈浪刚一踏入真君殿内,宫殿中就传来一股极其强大吸力,瞬息间就将他吸了进去。

    “轰!”

    后方的殿门轰然紧闭,严丝合缝,看样子是难以再打开了。

    与此同时,真君殿内的七名梅山七圣雕像个个泛起刺目耀眼的金光,此刻竟活了过来!

    老大袁洪,满面白毛,体格魁梧健硕,目光深邃,气度沉稳。本体是上级真灵浑天白猿,天庭封号“四废星袁洪”,位列天庭一百零八星将中第5位。

    老二金大升,身披金甲,浑身肌肉盘根错节,不怒自威。本体是上级真灵四象金牛,天庭封号“天瘟星金大升”,位列天庭一百零八星将中第95位。

    老三戴礼,身形瘦小,赤袍长发,面带诡笑。本体是上级真灵红日犬,天庭封号“荒芜星戴礼”,位列天庭一百零八星将中第96位。

    老四朱子真,肥头大耳,身形矮胖。本体是上级真灵远古巨彘,天庭封号“伏断星朱子真”,位列天庭一百零八星将中第97位。

    老五吴龙,身披赤甲,凶神恶煞。本体是上级真灵赤影蜈蚣,天庭封号“破碎星吴龙”,位列天庭一百零八星将中第98位。

    老六常昊,白袍长发,五官英俊,面相邪魅妖异。本体是上级真灵花白银蛇,天庭封号“刀砧星常昊”,位列天庭一百零八星将中第99位。

    老七杨显,满脸扎须,面如重枣。本体是上级真灵五色青羊,天庭封号“反吟星杨显”,位列天庭一百零八星将中第100位。

    在刚才沈浪踏入真君殿的那一瞬,梅山七圣雕像内的残魂觉察到生人的气息,仿佛受到某种刺激一样,纷纷苏醒了过来。

    借残魂之力复活的梅山七圣,目光齐刷刷的扫向沈浪,一股冲天灵压席卷整个大殿。

    沈浪心中一阵发毛,他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朝着梅山七圣的雕像抱拳道“小……小辈沈浪,见过梅山七圣前辈。”

    “喂,哮天犬,这就是把你打死的那个小辈?”金大升打量了沈浪几眼,转而对着哮天犬的雕像嗡声嗡气的问道。

    哮天犬心中一阵腻歪,反驳道“什么叫把我打死?只是我那具傀儡强度太弱,承受不住太强烈的冲击而已。”

    “这小子能灭杀掉你的傀儡之身,实力确实不错。不过这百眼魔君的肉身,倒是令人厌恶的很!”杨显瞪视了沈浪一眼,目放寒光。

    “呵呵,二爷生平最为憎恶魔族,即便这小辈不是魔族,但也以魔物之躯进入真君殿,此举简直是玷污了二爷的名声!”朱子真也面露不满之色。

    “不错,如此肮脏的小辈,有什么资格继承二爷的传承之物?我看不如将其速速灭杀,继续等待我们梅山七圣的后人接受传承吧!”

    吴龙面色不善的厉喝出声,双眼泛起森然杀机。  听着梅山七圣的议论声,沈浪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赶忙朝着众人抱拳解释道“诸位前辈,小辈占据这百眼魔君的肉身实非所愿。我进入真君殿仅是为了寻宝而已,并

    非想得到二郎真君的传承。如有冒犯,小辈深感抱歉。传承我可以不要,还请诸位前辈给我一次离开真君殿的机会。”

    不到万不得已,沈浪并不想和梅山七圣起什么冲突。自己这具百眼魔君的肉身固然强大, 但也未必能以一敌七。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无言的袁洪突然发话了“小辈,我且不管你肉身如何,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这七圣观潮图从何而来?”

    这话一出,沈浪心神大凛。

    自己若是将灭杀赤阳的事情抖露出来,眼前这梅山七圣势必不会放过自己。但自己若不说,恐怕很难搪塞过去。

    先前自己告诉过哮天犬七圣观潮图的来历,现在袁洪再度发问,想必是质疑自己话语中的真实性。

    见沈浪似在犹豫,袁洪面色平静道“小辈,你如实说来,我可保你性命。但你若有半点欺瞒,后果自行承担!”

    沈浪咬了咬牙,决定豁出去了。与其卑微的撒谎,还不如一口气抖露出来。

    哪怕真要以命相搏,自己也未必会输!  “袁洪前辈,小辈久闻您的大名,今日得见也算是三生有幸!小辈不愿对诸位前辈撒谎,先前我确实对哮天犬前辈有所隐瞒,这七圣观潮图并非我偶然所得,而是灭杀

    了一位梅山七圣后人,从他手中得到的。”

    沈浪坦然说道。

    “什么!”

    “混账小子,敢杀我们后裔,你找死!”

    这话一出,除袁洪之外的六名梅山兄弟勃然大怒,正欲动手。

    “慢着!”  袁洪震喝了一声,制止了六名梅山兄弟,转而继续朝着沈浪道“你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说与我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