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浪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将赤阳当初入侵上古灵界之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得知赤阳作为七圣的后裔,竟跑去了下界兴风作浪,肆意杀戮生灵,梅山七圣脸色都不太好看。

    “一派胡言!七圣观潮图是我等留给最优秀后人的信物,我的后辈,岂有你说的那般不堪?”

    吴龙恼羞成怒,赤阳是他的后代,沈浪说出的这些话,等于把脏水泼到他身上了,自然让他十分不满。

    沈浪沉声道“事实便是如此,晚辈若真要撒谎,也就不会亲口承认自己杀了梅山七圣的后人。”

    “素闻二郎真君师承阐教十二金仙的玉鼎真人,小辈正是阐教十二金仙中太乙真人的记名弟子。真要说起来,也算与二郎真君有所渊源。”

    沈浪嘴上这么说着,自己其实不算是太乙真人的弟子,只是接受了太乙真人赐予的许多东西,仅仅算是和太乙前辈有所渊源。

    为了稳住局面,沈浪只能这么说。梅山七圣是二郎神杨戬的属下,若知道自己和阐教有所渊源,应该不会过分为难自己。

    果然,一听沈浪说出这话,梅山七圣的情绪骤然激动了起来。

    “太乙前辈早就在灭世之战中陨落,何时收你做的记名弟子?”

    “小子莫说大话,太乙真人岂是你能够胡乱编排的?”

    “小子,胆敢在我们面前虚言相欺,你也不怕神形俱灭?”

    除袁洪外的几人尽皆露出恼怒之色,觉得沈浪在胡言乱语。

    沈浪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心脉处闪过一道火光,一柄赤红色的长枪虚影渐渐从他肉身之中飞了出来,正是紫焰蛇牙火尖枪器灵。

    这副大天魔的肉身因为强度极高,所以沈浪能勉强控制器灵离体。

    火尖枪器灵因为先前脱离肉身太久,此刻显得极为虚弱,枪缨处的紫火也如快要熄灭了一般,枪柄表面的光芒也一明一暗,颓弱无比。

    “紫焰蛇牙火尖枪!”

    梅山七圣瞬间将火尖枪器灵的给认了出来,顿时面色大变。

    “这是三太子的仙宝器灵……为何会在你身上?”吴龙双目死死锁定沈浪身前的紫焰蛇牙火尖枪器灵,语气冰冷的质问道。

    沈浪面色平静道“自然是太乙前辈赐予晚辈的,不知这火尖枪器灵能否证明晚辈的身份?”

    这话一出,众梅山兄弟面面厮觑。  袁洪漠然道“我们只听从二爷的命令,你是什么身份与我们无关。这万兽林只是二爷挑选传承者设下的一场考验而已。既然你通过了那么多艰难险阻,手持信物踏入

    了真君殿内,也算得到了让我们考验的资格。”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进行考验。第二,我抹去你神魂中的所有记忆,送你离开灌江口。”

    沈浪脸色大变,咬牙道“袁洪前辈,这和你先前说好的不一样!”  袁洪不冷不淡的说道“我刚才确实说过保你不死,但没说你不用付出代价。你既已知道了灌江口和真君殿的秘密,我可以不取你性命,但必须抹去你的神魂记忆了。

    ”

    沈浪咬了咬牙,倘若这袁洪真要强行抹去自己体内的所有记忆,自己和死人有什么区别?

    “这么说来,晚辈是没有的选择了。”

    沈浪面色已然有些不快,但还是按捺住性子问道“敢问袁洪前辈,在下要接受什么考验?”

    “很简单,考验即是得到我们梅山七圣的认可。我等若承认你有资格得到二爷的传承,便算你通过了考验。若不承认,则算你不通过。”袁洪不冷不淡的说道。

    “这考验倒是直白,不通过会怎么样?”沈浪试探问道。

    袁洪沉声道“死!”

    沈浪差不多明白袁洪的意思了,等于说自己必须要参加这个考验,才有活下来的机会。  “听说袁洪前辈修有九转道经,晚辈此次来万兽林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九转道经的秘籍,不知通过考验后,前辈可否九转道经的秘籍给晚辈?”沈浪直接说出了

    重点。

    他并不稀罕什么传承,只要能得到九转道经的秘籍,这场考验自己现在就可以答应下来。  袁洪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不急不缓的说道“倘若你真能通过考验,我传你九转道经也未尝不可。只是此法异常难练,昔日我陨落前也只是练到第四层而已,最后一层

    秘籍已经遗失。”

    沈浪心中一定,如果真有前四层那也够自己修炼很长一段时间了!

    连袁洪这种战力不逊于大罗金仙的大能都只修炼到第四层,可见这九转道经的厉害之处。

    “好,晚辈接受考验!请问晚辈要如何才能得到七位的认可?”沈浪问出了最重要问题。

    袁洪平静道“你不是梅山七圣的后人,所以我等在原则上来说,是不会让你通过考验的!你唯有将我们形体灭杀,我等才认可你能得到二爷的传承之物。”

    “说来说去,晚辈还是要与七位前辈拼斗厮杀?”

    沈浪面色凝重,自己虽有大天魔的肉身,但想击败这梅山七圣的残魂傀儡之躯,估计也不是容易之事。

    “不错!小子你若有胆,就跟我们打一场。若没胆,还是乖乖留下记忆,滚出此地吧!”吴龙凶神恶煞的震喝出声。

    “小子,我等可不愿意让一个外人接手二爷的传承,奉劝你小子还是让袁洪大哥抹去记忆,这样你还能苟活性命!”杨显也轻蔑吼道。

    沈浪大手一摆,冷笑道“免了,既然各位前辈如此咄咄逼人,那就勿怪晚辈失礼了!”

    眼前的梅山七圣不过是七缕残魂诞生的生命而已,与昔日的梅山七圣大不相同。不过区区七缕残魂,沈浪可不觉得自己会败他们!

    “天魔烈风!”

    “天魔阴火!”

    沈浪先发制人,全身掀起一股骇人的黑色气浪,气浪骤然间形成数百道黑色火焰龙卷风,率先朝着吴龙和杨显两具雕像轰杀而去。

    “轰!!!”

    随着火焰龙卷风,铺天盖地的热浪侵袭整个真君殿。

    “哼,本星君就是来收拾烂摊子的。”  二郎神雕像旁的哮天犬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一幕,冷哼了一声后便张口喷出黑芒,形成一片黑色屏障笼罩真君殿四周,防止攻击爆发出来的威能余波毁掉真君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