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代嫁童养媳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谋
    昌平气,还得努力平息怒火,不能吵架啊,吵多了,伤感情的啊!

    昌平正待放软语气,就听外院管家施山来报,“孙庭壆在府外求见!”

    “什么?!”昌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声音陡然高了八度!

    施山以前是胡俊的亲兵,受伤断了右臂,胡俊便将他给安排进了府中,一步一步的当上了外院管家,直接向胡俊负责的。

    施山硬着头皮道“孙庭壆在府外求见国公爷!”

    “什么?”昌平的声音再度飙升了八度!

    胡俊揉了揉耳朵,“见我?”

    施山道“是。”

    胡俊看向昌平,昌平气得满脸通红,“我去见他!这个混账!”

    胡俊也以为孙庭壆其实想见的人是昌平,毕竟和孙庭壆有交情的是昌平,不是自己,大概孙庭壆是怕自己有什么想法,所以才说要见自己,唉,若昌平对孙二有意,当初又何苦给自己当平妻?胡俊真心没一丝丝酸味,当即拉住了怒气冲冲要冲出去的昌平,“不要发脾气,发脾气解决不了问题,孙小妹在庵堂蹉跎十五载,孙二已没了理智,你若还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不如不见。”

    昌平怒不可遏,“他就是专门来给我添堵的!”

    却听施山道“孙二特意说了,他要见的是国公爷,不是公主。”

    昌平气得又往外蹦,胡俊拉住昌平,对施山道“请他到会客厅。”

    等施山走了,胡俊才对还在挣扎着要朝外冲的昌平道“他既然是要见我,我就去见见,你放心,他离间不了我们俩。”

    昌平这才停止了挣扎,红着眼道“你如今已经都不信我了,他再一乱说…”

    胡俊叹气“我不信你,以前,现在和今后,都不会是因为孙二这个人。”

    “我跟你一起去见他!”昌平吸了吸鼻子道。

    “那就一起吧。”胡俊道。

    于是,在会客厅背着手站着欣赏墙上挂着的骏马图的孙二一转身便微微怔了怔…虽然猜到如果胡俊在后院,昌平得了消息肯定会来,但在见到昌平时,还是忍不住怔住了…

    昌平也怔住了,这是孙二?怎么老成这样了?

    胡俊对孙二压根没印象,但也曾听说孙二也算是相貌堂堂,呃,实在是没办法将眼前这饱经风霜的人和传闻中相貌堂堂的纨绔联系在一起。

    “孙二爷?”胡俊扬了扬眉毛。

    孙二冲胡俊抱拳“英国公,叨扰了。”然后歪着嘴冲昌平笑了笑,“公主,别来无恙?”

    昌平眼眶微红,“这些年你究竟吃了多少苦?”

    孙二嘲讽的一笑,“想听我说什么?”

    昌平不语…

    孙二笑道“还是怕我说什么?”

    昌平急,“我怕你说什么啊?我为什么要怕你啊?!”

    孙二哼了声,“那你为什么跟着英国公一起来见我啊?喔,不是怕我给英国公说什么,难道是…想见我?”

    昌平咬牙…

    胡俊适时出声“孙二爷,请坐。”

    孙二笑着入座“英国公好涵养。”

    胡俊等昌平坐好了,才道“不知道孙二爷见我,所为何事?”

    孙二道“请英国公庇护。”

    胡俊笑了,“孙二爷莫非是在说笑?”

    孙二正色道“不是,在下实心实意的请英国公庇护。”

    胡俊也正色道“理由?”

    孙二道“还请公主回避。”

    昌平猛的站了起来,“孙二,你闹够了没有?!”

    胡俊笑了,“我能想得出我会帮你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昌平要帮你…而你,确定要昌平回避?”

    昌平缓缓坐下…微微侧着头,看向胡俊。

    孙二道“我会给出第二个理由。”

    胡俊笑道“孙二爷,请回吧,恕在下爱莫能助。”

    孙二坐着不动,“英国公,我孙二虽然不堪,可在京城也是能寻得到人庇护一二的,我寻到你跟前,不是为我的私事…”

    胡俊道“那就是为公了?我一武将,闲时只管练兵,战时只需披甲上阵,旁的,胡某不才,无权过问,也没心思过问,怕是要让孙二爷失望了。”

    孙二笑了,“为的是国公爷的私事!”

    胡俊先安抚的看了昌平一眼,见昌平忍住了火气,这才冲孙二扬眉“既然是私事,那昌平一并听听正好,还懒得我在浪费口舌转述了。”

    孙二依旧笑眯眯,“国公爷的私事难道就只和公主有关?”

    胡俊眼神顿时凌厉起来…

    昌平震惊…

    而郭昕刚到游府大门,就有婆子告知,宁氏已经等候多时了。

    郭昕也不矫情,干脆利落的直接去见宁氏,不等宁氏开口,就主动请教,“大伯母,你说皇后娘娘怎么想着见我呢?我还见着了皇上!”

    贤妃在宫中,郭昕认为,游家迟早会知道刘皇帝去了皇后处。

    宁氏微微一怔,“你见了皇上?”

    郭昕点头。

    “不着急,你慢慢说,从头仔细说。”宁氏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郭昕清了清嗓子,语速飞快的将宫中的经过挑挑捡捡的说了一遭,然后略带紧张的问宁氏“大伯母,会不会是皇上不满意石头啊?可掖县那地方,我们除了卖羊皮卖羊肉干,真没其他办法啦!”

    宁氏安抚郭昕不要急,沉吟着确认“皇后娘娘只问了掖县的风土人情?”

    郭昕紧绷着脸,用力的点头,“嗯,皇后娘娘好像很喜欢掖县的风光,要不是皇上来了,没准能听我说一天。”

    宁氏看着郭昕“皇上仔细问了掖县的民生?”

    郭昕又重重点头,“但没责怪我们到京城卖冬衣和羊肉干。”

    宁氏笑了,“你公爹和皇上是打小的交情,皇上自然关心石头,你不用多想,若有什么不妥当的,皇上肯定早就让你大伯给石头写信提醒了,今儿皇上应该只是问问情况,无碍的。”

    郭昕轻轻呼了口气,“那就好,瞧皇上的样子,应该也是没恼的,可我总是揪着心,都说君威难测,我琢磨着,我怎么可能弄清皇上的喜怒呢,也许弄错了呢,如今听大伯母如此说,我就放心了。”

    宁氏笑道“你呀,瞧着胆子大,终究还是经历的少了。”

    郭昕不好意思道“那可是皇上啊!”

    宁氏笑着摇头,“对了,皇上还提起其他没?”

    郭昕好似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端起茶杯,一口气喝了一盏茶,“都怪姓胡的,否则我哪至于担心这么久啊!”

    宁氏对胡俊和郭昕说了些什么完全没兴趣,只道“胡俊问你宫中的事没?”

    郭昕摇头,“一见我就是一通指责,所以,让我更担心了,他毕竟是英国公,他都在说石头做的不妥当了,皇上肯定也会有想法啊,唉,还是大伯母说的对,皇上之所以是皇上,那眼界自然不是区区一个英国公能比的。”

    宁氏微微笑着,“是啊,皇上的眼界哪是臣子们能比得上的,臣子们多少都会有自己的小心思,多少都会想着自己的前程,可皇上却是至始至终都是将百姓放在第一位的。”

    郭昕…宁氏是认真的么?自己几乎没机会再见到皇帝的,不可能将这话转达给皇帝的啊?呃,得向宁氏多学学!时刻准备着…拍马屁!

    “皇上有没有问起游茗呢?”郭昕刚给自己树立了个榜样,就听宁氏又转了话题,这次是直接问了。

    郭昕忙点头,“问了的,还问游茗为什么不回京,我都一五一十的给皇上说了,皇上也没想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叹了口气,就没提这事了。”

    宁氏“你是怎么说的?”

    郭昕道“就像给大伯和大伯母说的一样啊,就是…”

    宁氏忙问“就是什么?”

    郭昕道“就是我要紧张些,说话可能有些结巴…”

    宁氏“紧张是正常的…”

    “对了,大伯母,孙二回府了没?”郭昕道。

    宁氏摇头,“还没?怎么?”

    郭昕道“皇上还问了孙二,听不出喜怒,我打算再去赶孙二,可不能让石头被孙二给连累了。”

    宁氏想了下…默许了…

    郭昕…公爹出事,宁氏是否也是这般默许态度呢?…

    而刘皇帝在办完公事后,便去给太后请安,再度很直白的问太后,“处置孙小妹是否还有别的隐情?”

    太后冷笑“哀家就是看不惯她!”

    刘皇帝头疼不已,“孙二那混账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齐国公和秦国公也都站出来帮孙小妹说话了,这事若闹到朝堂,儿子也为难得很啊,母后,若有什么隐情,你先和儿子通通气,免得儿子被他们弄个措手不及…”

    太后不满“旁人都是光明正大的,就你母后我有隐情,是吧?就哀家心怀鬼胎,喜欢搞阴谋诡计是吧?”

    刘皇帝…母后威武…

    而孙家孙老大此时正跪在孙老爹的牌位前,“爹,二弟回来了,他什么都不知道,却不管不顾的闹起来了…天意如此啊…爹…”

    而远在掖县的石头则是盘腿坐在游老四的牌位前,“爹,昕儿一个人回京了,我这边竟然也有人打主意呢,想爬上我的床,是三婶家的远方亲戚,你料到如今的情况没?你放心么?你也不放心的吧?如果你也不放心,今晚就给我托个梦吧,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