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194章 愚蠢傲慢的梁璐
    “梁老师。”顺着沈隆的眼光,陈海和侯亮平也看到了梁璐,他们回头打了个招呼,只是语气不怎么好,祁同伟和陈海的姐姐陈阳是男女朋友他们都知道,而梁璐明知道祁同伟有女朋友还一直死缠烂打倒追,这种行为让他们很不齿,更何况梁璐还大祁同伟十岁。

    “哦,我听说同……祁同伟同学受伤了,就代表汉东大学政法系来看看。”梁璐的眼神有些慌张,她让自己的父亲、省政法高官梁群峰将祁同伟分配到岩台山区司法所只是想磨磨他的性子,以解自己倒追不得的愤恨,没想到祁同伟竟然去了最危险的缉毒队,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原本她还有些内疚,可刚在门外听陈海说陈阳要回来看祁同伟,她的那点内疚马上就变成了嫉妒和不甘。

    她自小在大院儿长大,长得又漂亮,不管是高中还是大学,一直都被同学当成校花捧着,可以说只要她想,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然而偏偏在祁同伟这儿碰了钉子。

    当初追她的老师利用她家里的资源出国,潇洒地拍拍屁股分手走了,将她留在了国内,害得她不得不去做流产,这让她对男人产生了愤恨,转而去追祁同伟。

    之所以选择祁同伟,一方面是因为祁同伟是她周围最优秀的男生,人长得英俊帅气,学期成绩好,还是学生会主席,可以说是整个汉东大学女生心中的偶像,她梁璐从小到大得到的东西总是最好的,男人也一样,她想拿下这个男人,然后骄傲地站在抛弃了她的那个人面前,告诉她,离了你,我梁璐照样能找到更好的男人。

    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陈阳,陈阳也是大院子弟,这些大院子弟之间互相攀比是常见的事情,你有了好东西我就要有个更好的,或者直接从你手中抢过来,赵立春的儿子赵瑞龙就没少抢别人的女朋友。

    因为陈岩石性格的缘故,陈阳和陈海都不大怎么和他们来往,每次见到他们这些人都流露出一股子不屑来,显得特别傲气,梁璐对这种傲气早就很不爽了,你长得没我漂亮,家里职位没我爸高,凭什么傲?我这回就要抢了你的男朋友给你个教训。

    原本她想着只要自己勾勾手指,祁同伟就会乖乖地跑过来,谁曾想祁同伟比陈阳还傲气,根本就不搭理她,一来二去梁璐就更不甘心了,临近毕业的时候听到陈阳和祁同伟商量毕业后的去向,干脆让自己的父亲将他们分开。

    人家陈阳傲气,家里好歹有个老革命父亲,你一个农村出来的穷光蛋凭什么傲气?你要是不求我,就一辈子待在那个穷地方吧!

    哎,看看你都造了什么孽啊,看到梁璐,沈隆微微叹了口气,因为嫉妒,梁璐借用父亲的权力小小的任性了一把,却导致祁同伟彻底黑化,但是她也没从中得到什么好处,梁璐和祁同伟婚后的生活根本没有一点儿幸福。

    没过几年,他们就分床睡了,祁同伟长期留恋于山水庄园,和高小琴双宿双飞,让梁璐成了整个圈子的笑话;套用一句电影台词,你敢把脚踩在老虎头上,就意味着你永远也不能抬脚,梁群峰还在位的时候,她还可以踩着祁同伟,而一旦梁群峰的政治资源被消耗干净,梁璐马上就遭到了祁同伟的报复。

    《人民的名义》里,反派各有特色,赵立春是坏人,但汉东整个恶人体系是他一手构建的,格局自不在话下;高育良是坏人,但举手投足之间有着极深的城府,一出手就让反贪行动急刹车;高小琴是坏人,但一颗心上十八个窍,由内而外透着一股机灵,汉东阿庆嫂真也名不虚传;祁同伟是坏人,但真是豁的出去,能跪下求婚,能跪下哭坟,下手撞伤陈海,还能舔着脸去陈岩石家当花匠;就连最不堪的程度,也能出色地完成秘密监视李达康的任务,关键时刻纵身一跃,渡了脱警服这一劫。

    可以说这几位,只坏不蠢,他们的坏为他们谋取了好处;唯独梁璐,是把坏和蠢占全了,坏事做了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这一切的根源来自傲慢,越傲慢就越愚蠢。

    正思索间,梁璐已经走进来了,沈隆看到她手里同样提着保温桶,只是她的比陈海的更高级一些,代表学校来看望祁同伟还用带着保温桶么?她对祁同伟还是没死心啊,果然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梁老师,同伟刚醒,不适合多说话,我们也准备走了,同伟需要好好休息。”陈海看了一眼她的保温盒,婉转的提醒道。

    “那你们先走吧,我说两句话就走。”陈海都把话说道这份上了,梁璐还要厚着脸皮留下来。

    侯亮平想要说话,却被陈海一把拉住,他看了一眼梁璐,回过头来对沈隆说道,“同伟,我俩先出去了,你要是头晕就睡会吧,明天等我姐回来,我俩再来看你。”他特意重读了我姐两个字,希望梁璐能明白点。

    其实他和侯亮平都说好了,这两天会轮流当陪护,只是这些话没必要给祁同伟说,免得他过意不去。

    沈隆听到这些心中暗暗叹气,要是能明白就不是梁璐了,向她这种被惯坏了的大院子弟是什么德行他再清楚不过了,在《血色浪漫》世界他可见识了不少。

    说完他俩就走了,病房里只剩下梁璐和沈隆两个人,梁璐手忙脚乱的端起保温桶试图打开,“同伟,我给你熬了点鸡汤,还加了好多补药,你喝点吧!”

    “我不喝。”沈隆冷声说道,他对眼前这个女人一点儿好印象都没有。

    “是不是刚醒不想喝啊?那我再放一会儿好了。”或许刚开始时候梁璐追祁同伟还是出于报复,可时间一长,她还真有些喜欢他了。

    “哎。”沈隆叹了口气,费力地侧过脑袋看着梁璐,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说梁璐,你还能要点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