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218章 临时借调
    沈隆打听过了,梁群峰除了梁璐外,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叫梁瑜,在京州市法院上班,副处级干部,一个叫梁瑾,先前在司法局上班,现在辞职下海做生意。

    像梁群峰这样的老政客,轻易不会露出什么马脚,然而这两个孩子可就不一样了,按照电视剧里的描述,梁家在梁群峰退休后就一蹶不振,全靠祁同伟撑着,现在梁瑜就是副处了,有这样的家庭背景,但凡有点能耐,梁家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所以梁瑾和梁瑜身上肯定有很多问题,要是能找到严重的爆出来,恐怕就够梁家喝一壶的了,坑爹这种传统可不是打李刚那儿开始的。

    当然,实际操作并没有那么简单,就算要曝光也得找到合适的人,而且就算爆出来也不一定会对梁群峰造成致命打击,但是提前做些准备总是没错的,沈隆也需要给自己积攒一些弹药,总不能光承受梁家的打压而不做任何回应不是?

    梁家在吕州市的安排被自己轻松化解,其后也没什么动作,但是沈隆可不认为今后就平安大吉了,一旦有合适的机会,梁家肯定会发动进攻,自己应对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沈隆将目标放在了梁瑾身上,梁瑜在体制内多多少少会懂得收敛一些,而那些体制外的公子哥是什么德行,从赵瑞龙身上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梁瑾要是敢和赵瑞龙一样无法无天,沈隆不介意给他点厉害的看看。

    带上从京城买回来的相机,沈隆来到了梁瑾的公司外面,在对面找了家茶馆耐心地等候着,才下午三点多,梁瑾就从公司出来,带着商业伙伴去保龄球馆应酬,然后去京州最好的酒店吃饭,去ktv嗨皮,日子过得可谓是异常潇洒。

    到了晚上十点多,醉醺醺的梁瑾搂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姑娘从ktv出来,这俩姑娘可不是公主,而是白天那位商业伙伴带过来的,这会儿直接就跟着梁瑾回了家。

    梁瑾住在一处环境优雅的别墅当中,进出都有人看着,不过这难不倒沈隆,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借着筋斗云的帮助就翻了进去,在窗户外拍下了他们放纵的照片,按道理说梁瑾这样算是翻了聚众淫乱罪,哦不对,眼下还没有修改刑法,应该叫流氓罪才是,只要公正执法,梁瑾怎么也得进去待几年。

    不过这点事情还不够,等他们筋疲力尽的睡去,沈隆又悄悄摸进房间,找到梁瑾的保险箱,戴上手套用阿星的特异功能打开,现金珠宝什么的维持原样不动,拿出文件笔记本仔细研究起来。

    这里面的确有一些问题,但是依旧找不到关键的证据,不过沈隆也没有着急,只要发现梁瑾行为不端就足够了,眼下没犯致命的错误并不代表以后没有,保险箱里找不到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他有的是耐心和时间。

    小心翼翼将东西放好,沈隆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找到墙角的文竹,轻轻捏着它的枝干进行了一番交流,然后起身在书柜的背后找到了一个隐秘的保险箱。

    担心吵醒梁瑾,他先没有急着打开,而是用透视眼观察一番,在里面发现了一些白色粉末状的东西,这玩意儿可比刚才那些照片还有文件严重多了,但是如何采取合法的手续拿到证据呢?沈隆陷入思索之中,这恐怕得自己到京州市或者结识京州市公安系统和梁群峰不对付的重量级人物才行。

    不过,今天有这些收获沈隆已经很满足了,他抹去自己进入的痕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梁瑾家,回到宾馆琢磨如何利用这些信息。

    他在琢磨如何对付梁家,而梁家现在也在琢磨怎么对付他,汉东省公安厅的会议室里,梁群峰正在主持会议。

    前段时间京州市发生了一起性质恶劣的押钞车抢劫案,两名蒙面歹徒光天化日之下持枪抢劫了京州市某家银行的押钞车,打死两名押运人员,抢走现金上百万和押运人员的两支微型冲锋枪、子弹若干发,在逃离现场的时候还打死了一名私家车司机,抢走了他的汽车。

    案件发生后,整个京州乃至汉东省都为之震动,省高官严令限时破案,责任压倒了梁群峰头上,梁群峰来到公安厅坐镇。

    然而由于犯罪分子小心谨慎,并没有留下太多线索,所以案发过去三天,他们还没有锁定犯罪嫌疑人,案件进入了停滞。

    “怎么?今天还是没找到线索?”梁群峰环视一圈,相关人员纷纷低下脑袋。

    “好吧,既然厅里还有京州市的警察抓不到犯罪嫌疑人,那么就只能从外面调入了!”梁群峰有了决定,“立即召集全省刑侦战线上的得力干将来破获此案,林城市刑警支队的张强去年破获了多次恶性刑事案件,岩台的林虎这些年表现突出,哦,对了,还有吕州市的祁同伟,他之前利用dna连破大案要案,还是咱们公安系统的一级英模,把他们都临时借调到京州市来!”

    他们来了能破案子最好,如果不能破案,自己就有借口继续打压祁同伟了,这次借调不管结果如何,自己都不吃亏。

    “是!”公安厅的领导起立敬礼,马上安排人通知下去。

    等众人散去,梁群峰在厅里的亲信悄悄过来问他,“书记,吕州来的那位该如何安排?”他知道梁家和祁同伟的关系。

    “这样的好同志当然是要用到最合适的地方。”梁群峰说话滴水不漏。

    “是,我明白了!”这位心下了然,等祁同伟来京州市之后,留给他的显然不会是什么好位置。

    于是,沈隆前脚刚回到吕州市,后脚就接到了省里的通知,要临时借调他去京州市,参与这次押钞车抢劫杀人案的工作。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这次去了京州市,不知道还会有什么等着我呢!不过这又何尝不是一次机会呢?沈隆面带微笑应了下来。